<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17 打的便是你 上
    马车外。

    中年双刀剑客身形飞转如一片墨色流光,于剑气之中动如脱兔,紧紧围在青年男子一丈之处,手中双刀替他挡去半数剑气。

    木易凌空俯冲,速度渐缓,手中秋水软剑所携剑气却是一涨再涨!

    霎时,剑罡缤纷,剑气囚困之处,范围缩至不过两丈。

    中年双刀客手中长刀于冷冽狠辣的剑气之下,早已扭曲变形,就连他握刀双手手腕衣袖、血肉也随之节节炸裂,但他却依旧死死护住身旁惨叫连连的青年。

    青年抱头,惊慌转身几欲冲出剑气所困之处,却皆都被身旁中年双刀客出手挡住,“公子小心!”

    青年长发如草,身上华贵衣袍已被那飞升剑气划成条条染血破布,形容竟比路边行乞之人还要褴褛几分。

    双刀客仰视头顶俯冲而下的清寒剑尖,左手短刀横扫,护住身旁青年,右手长刀直直劈向木易手中剑刃。

    他手中动作虽一气呵成,心中却早已明了,按头顶少年招式来看,下一刻,他便会血肉横飞殒命于当场。

    中年双刀客双目紧闭,似在平静等待死亡,只是心中略有遗憾——今早出门匆忙,未曾给家中久病于榻的老父亲再多备下一些草药与吃食。

    不知过了多久。

    中年刀客依旧未等到肢体分离的疼痛之感,他原以为是那少年剑速极快所致,但当耳边响起一清脆声响之后,他才猛然睁开双眼。

    “啊啊啊!!!”

    只见,被他护住的青年抱头跪伏于地,惨叫不止。

    只见,原本凌空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立于他身前,右手短剑如铁板一般狠辣抽打着他身旁早已毫无人样的公子宋滕。

    他刚要用剑去挡,面前少年却先一步封住他周身几大穴位,令他动弹不得。

    “这禹州城的男人就这般不中用?”少年语气轻蔑,右手短剑剑鞘抽打的力道却是不减反增,“自己被人当众扒了衣服,没本事反击,只会像丧家之犬一般跑回家哭鼻子搬救兵!”

    被抽打的青年疼的满地打滚,却只敢抱头求饶。

    “大侠,不要杀我!大侠!求求您不要杀我!”

    “我爹……我爹是这禹州太守,只要大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荣华富贵香车美人,都随大侠您挑!随您挑!”

    木易闻言冷哼一声,手中动作却停了下来。

    青年觉察到头顶不再有剑鞘砸下,他以为面前少年已被自己言语蛊惑,心中恐惧才稍稍缓和,却依旧不敢抬头,只双手颤抖的指着身旁刀客残损衣裤,怒道:“大侠,方才是这老小子想要挑衅于您!我我我……我只是一时糊涂,才受他蒙蔽的呀!您要是心中有气,在下绝不姑息这般恶奴!”

    “这便是你誓死都要保护的主子?”木易看着面前双臂溃烂却依旧刀不离手的中年男人,面上笑意说不出是同情还是鄙夷。

    而后,他侧目瞥了眼脚边求饶之人,冷哼一声,一脚将他踢开数丈,“就你这等货色,小爷不屑于杀你!”

    免得脏了自己两柄好剑。

    青年身体重重着地,惊起尘土飞扬。

    可当他再次抬头之时,一张伤痕满满的脸上,却带着狰狞笑意,连滚带爬的移向一处墙壁。

    一身形如虾看不清面容的枯瘦男人,身上衣袍颜色几乎融入身后墙壁,手中银钩却是架在西江月光洁修长的脖颈之上。

    “你这大胆狂徒,不屑……不屑于杀本公子?”青年男子以手扶墙才勉强站起身来,用残损袖袍擦去脸上血迹,而后才将那血肉模糊的一只手,伸向西江月胜雪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