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16 剑走龙蛇
    我有一剑,可断三千繁华。

    空中,少年身形如风,俯冲而下,手腕剑柄翻转之间,秋水软剑胜似游龙翱翔,于空中勾连不断。

    霎时,木易手中剑身罡风渐起,由最初微微月白渐转莹亮。

    那一脸青紫剑痕的青年见状,瞳孔瞬间收缩,连浑身毛发亦随周围越发稀薄的空气一同炸开。

    “……”青年胸中震惊万千,嘴上却是张口无声。

    方才于酒肆之中,即使众人说那木姓狂徒并非出自稷下学宫之言乃是隐晦托词,但那少年剑招却也不过平平,只胜在身形奇巧罢了,若他们素日勤加练习,不出三月必能望其项背。

    可现在……

    那狂妄少年手中剑招虽与方才相差无几,但周身剑气,却有天壤之别!

    难道,方才酒肆之中……

    青年男子只觉细思极恐。

    手握双刀的中年男人,较之身旁世族子弟,面色要稍显镇定许多,只是一双握刀之手,冷汗已浸湿了刀柄。

    西楚在中原三国之中,以重义多侠客而闻名,但这一名望,不过是与轻武的东越、南梁相比。

    且,在楚国境内,侠客多出身寒微,武功于他们而言,是扬名立万于江湖的手段,亦是将自己置于众矢之的燎炉。

    因而,唯有那些心志坚毅,一生苦心孤诣追求武道精髓之人,亦或是名声武功在江湖之上早已是众人皆知的高手,才有资格仗剑纵情于天下之间。

    其余多数侠客不是潦倒终生,便是放不下富贵荣华或者有把柄在人手中,而成为大家世族所豢养的鹰犬爪牙。

    眼前这位中年双刀客,显然便是后者。

    木易手中软剑剑罡愈发清寒冷冽,紫电青光间,只见少年手腕翻转,已将身下两人当做圆心,条条剑气将其层层包裹,所圈范围也随之越缩越小。

    说已是迟,剑气聚拢之快,木易从凌空而起,到执剑俯冲,不过眨眼之间。

    剑气好似万千蛛丝,将猎物紧裹,而后骤然收缩。

    “啊啊啊!!!”青年男子只觉自己身体已被千万银针穿过,惨叫不止。

    中年双刀剑客握刀于剑气之中奔走,试图为身边小主人寻一条逃生之路,却是枉然。

    *

    与此同时,马车之内。

    西江月透过半卷车帘,看木易将全身内力灌注于剑身,手中软剑游龙一般回环翻转,破空剑气留下片片莹亮光线,颇有天女散花之妙。

    可惜,木易乃男子之身,即便他悟性极好,对剑招剑意领略亦是超于常人,但这三千繁华一式,从他手中舞出,依旧还是少了些许意境之美。

    西江月以指作剑,重复木易方才动作。

    少女眸光清寒,袖角缓缓滑落,露出胜雪皓腕,纤纤十指,于身前翻转游动。

    本就生的倾世好容颜,清瘦身形随手臂力道微动,照月扶风之间,更显西江月动作俊逸飘渺又不失女子柔韧灵动。

    许是西江月早年心脉受损无法习武,致使她身上并未留下丝毫武者冷硬粗糙的痕迹,以手为剑使出三千繁华一式,说是舞剑,外人看来却更似剑舞。

    “咳咳咳……”西江月胸中气息一滞,只觉喉间腥甜。

    一口鲜血吐出,落入身前水月浅纱裙摆之上,倒剩了红梅傲雪。

    西江月双眉颦蹙紧捂胸口,墨玉清泉般的眸子微阖。

    较之先前数次强行运功练习剑招的惨痛失败,此次,她雪肌朱唇间竟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原来如此。”有些招式,即便她悟性再高,若不躬行,亦是难以领略其中深邃奥妙。

    西江月用锦帕拭去唇边鲜红血迹,服下老妖鹤为她炼制的护心丹后,抬手轻敲身侧车壁,原本光洁车壁瞬间弹出一方暗格。

    西江月从中取出笔墨纸砚,将方才所悟记录下来。

    泛黄宣纸之上,笔走龙蛇浓墨勾连洒脱,好似下一刻,眼前这饱满字迹便能挣脱身下那单薄纸张的束缚而飞升似得。

    待做完这一切,西江月方才注意裙摆之上点点血迹,她清澈眼眸微转,胜雪肌肤更显眉眼顾盼生辉。

    少女素手纤纤,燃了一块檀香放入白玉镂空香炉之中,继而才将满是血迹的水月浅纱裙摆轻铺于身前几案,再次敛袖提笔。

    马车内,香烟袅袅,少女眉梢微蹙,手中笔锋由浓转淡,

    不过片刻,轻纱裙摆间方才还尤显刺目的一滩血迹,霎时便已栖身于她笔下苍劲枝干之上。

    眼下虽是八月酷暑余热,但仅需一眼,便令观者只觉自己似是身临寒冬冰雪琉璃之境,赏红梅傲寒盛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