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14 当罚当罚
    木易看着眼前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的一群西楚世族子弟,双眸笑意越发狡黠。

    待他转身之时,却见西江月马车前莫名多了一华服男子。

    竟是先前满面含笑的离梓之。

    木易快步上前,虽说姐姐心思细腻,足智多谋,但自从二人进入西楚以来,他们遇到的男人个个都让人生厌。

    特别是看到马车车帘微动,帘内白玉指尖轻捏一颗精致木球蓦然滑落,而后,葱白手指匆匆收回。

    与此同时,离梓之广袖拂动,悄然捡起那枚木球,不知情者见状定会以为他只是在整理衣袍。

    所有动作只是眨眼之间,但木易却看的面色突变。

    似是感受到身后灼灼目光,离梓之朝马车内微一拱手,满面春风拂袖而去。

    行至距木易三丈之远时,饶是眼前少年方于光天化日之下将一群西楚世族子弟削衣折辱,离梓之依旧面色如常,礼数周全,道:“木先生,告辞。”

    仿佛,方才酒肆之中诸多波折皆与他无关一般。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先前于酒肆之中唯离梓之一人对自己还算恭敬有礼,木易就算再不喜,也还记得姐姐曾教他“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道理。

    故而,木易只面色微冷,却也未加以刁难,便放他离去。

    马车内,西江月轻柔声音传来,“你可知方才是何人于酒肆之中说了那句话?”

    “姐姐说的是?”木易略做思索,“说我并非无翎山稷下学宫学士?”

    “对。”

    “方才人多嘴杂,我一时未曾注意。”木易手执缰绳,面色忸怩,生怕西江月会气恼于他方才所作所为,全无先前于酒肆之中削人衣袍时的随性不羁,“姐姐可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木易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不可闻。

    “是离梓之。”西江月淡淡吐出四字。

    有她在,如此之事,木易有无注意,皆是无妨。

    “那姐姐方才……”木易心中突然闪现先前转身所见场景,面前忸怩不安渐渐化作深深笑意。

    “这世间,我们不去欺负别人,但断然也不能让人欺负了咱们去。”少女轻抚鬓边碎发,双眸透过青影流沙帐,望向那快步离去的离梓之。

    方才,酒肆中众人争相推搡之时,正是离梓之说出木易乃冒充稷下学宫学士之言,引起本就跃跃欲试的西楚世族子弟对木易拔剑相向。

    而那挑起事端之人,却于混乱中悄然退出酒肆,来到西江月马车前,虚与委蛇安慰一二。

    “姐姐,你不怪我刚才……”木易内心欣喜,面上却有些羞愧,欲言又止。

    “自然是要怪你的。”西江月声音颇淡,只听她继续道:“三千繁华一式,重剑意而轻剑招,你方才于人前已生炫耀之心,而忽视剑意精髓,你说当不当罚?”

    虽说世族子弟多沽名钓誉爱慕虚名,于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削去衣衫,乃是比直接将他们打杀更令之深感羞辱的事。

    但西江月却不认为自己弟弟何错之有!

    “当罚!当罚!”木易闻言,由羞愧到大喜,“我就知道姐姐是最疼木易的。”

    “只是,姐姐你方才给离梓之的是何物?”其实木易心中最想问的是姐姐与离梓之究竟说了什么,才让他笑得那般得意。

    “天机不可泄露。”西江月含笑摇头,“快则半月,慢则两月,自会有惊喜出现。”

    木易虽很想知道西江月所言惊喜是何事,但他也了解姐姐脾性,她不说自有她不说的道理,因而也不在此事上多言。

    “姐姐,咱们接下来要去何处?”

    西江月望车窗外灿然夕阳,柔声道:“回家。”

    自她九岁上山,而今已是碧玉年华。

    整整七年了。

    无论如何,也该回去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