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11 借剑杀人 上
    无翎山!

    稷下学宫!

    这本可以算作一处的两个名字,虽常被世人提及,但若真亲眼所见其中学士,亦是难免胆寒心惊。

    稷下学士下山,不是天下大乱,便是天下即将大乱。

    “在下禹州户部侍郎之子离梓之,见过木先生。”离梓之一改先前孤傲,广袖挥动,拱手横于胸前,“方才不知先生身份,失敬失敬。”

    “世人平庸,毫无眼力也是寻常之事,怪不得你。”木易讪讪一笑,按照西江月方才之言,再次叙述一遍。

    这……

    屏风前,众人闻言,面色突变。

    这少年言辞,好生狂妄!

    虽说不加以怪罪,但却是更深嘲讽。

    离梓之身后白袍青年见状,移步上前,低声道:“梓之兄,那少年方才言论虽颇有建树,但他是否真乃鹤仙人座下弟子还未经确认,便对梓之兄您这般无礼,实在可恶至……”

    “木先生说笑了。”离梓之挥袖,止住齐邵柏余下之词,面上恭敬一如方才,朝屏风方向含笑道:“只是,先生乃少年英才,予一时未识得先生大才,一时唐突。倒是予这身边诸多才俊,方才只是陷于先生惊绝言辞,未及时提醒在下罢了。”

    离梓之简洁一句话,不仅夸了木易,更是将“平庸毫无眼力”这一羞辱之词,全揽在自己身上。

    酒肆之中,一众青年见状,对离梓之皆瞬时心生敬意。

    离家不愧是禹州高门望族,才华学识本就在他们之上不说,此刻能有如此胸襟气度,更是难能可贵。

    而他们再看向屏风后出言不逊的少年身影,面色却稍显古怪。

    木易冷哼一声,将一块碎银掷于桌案,便起身出了屏风,朝门外走去。

    对酒肆之中诸多禹州世族公子,视若无睹。

    木易身侧,水月浅纱的西江月,面覆锦帕,缓步相随。

    众人见状,先是恼怒于少年狂妄言行,但当见到他身旁虽看不清面容,但一身气度绝于凡尘的女子之后,更为震惊。

    锦帕下,少女面容清浅朦胧,似隔纱望影,却偏偏难掩其绝色姿容。

    酒肆之内,见者皆屏息凝神,心中只觉唯有如此样貌,方能配得上那少女一身气度。

    “木先生,且慢。”身着白袍的齐邵柏,突然大步上前,宽大袖袍横于木易身前,而后看了眼离梓之,见他神情未有丝毫变化,才继续道:“在下方才闻得先生言谈,深受裨益。”

    齐邵柏目光划过木易腰间短剑,面上含笑,眸中却是不屑。

    世间剑客多用长剑,短剑不过是寻常孩童用来效仿成人,而悬挂的装饰之物罢了。

    “闻得?”木易故作惊讶,手指酒肆外一嗅着气味寻求吃食的瘦弱土狗,大笑道:“难道你也如它一般?做事还要用鼻子?”

    西江月见状,摇头浅笑,却未阻止。

    木易恐怕也只有在自己面前还有些许孩子气,对于外人,尤其是为他所不喜之人,向来是言辞犀利,毫不留情面。

    “你……”齐邵柏咬牙拧眉,面色铁青,他手指木易,气的全身颤抖,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这狂妄无礼的少年,竟将他说成土狗!

    想他齐邵柏出身虽比不得离梓之,但也算得上世族之后,岂能遭人如此辱骂!

    “齐贤弟,勿恼!这其中定有所误会!”离梓之上前一步,挡在齐邵柏身前,将他指向木易的手按回腰侧,才面有忧色道:“刀剑无眼,你万不可冲动呀!”

    离梓之言辞恳切,又亲自挡在二人身前,不知情者定会以为他是在苦心孤诣劝和两人。

    西江月却眉眼微冷。

    方才,她看的分明,那齐邵柏并无拔剑之心,但却被离梓之将他的手按于剑柄之上,且当众说出那般言语。

    即使先前齐邵柏并无拔剑之意,经过眼下这一挑拨,却是不得不拔剑了。

    好一个借剑杀人。

    “梓之兄,此事与你无关,还请让开。”齐邵柏推开离梓之,紧握腰间长剑,朝木易愤然拱手,“木先生,齐某乃毫无眼力的平庸之人,辩难不敌先生,不过,既然齐某与先生身上皆有配剑,不知先生可愿赐教一二?”

    木易瞥了眼面前青年,直接摇头,“我没空!”

    不是他故意推脱,而是姐姐方才已告知于他——只需在此挑起众人不满即可,无需与一群花拳绣腿的世族子弟动手,免得丢了自己身份。

    齐邵柏见状,越发觉得木易是只会纸上谈兵的辩才,再加之先前他便对这少年身份心存质疑,此刻更加心生鄙夷,“若先生今日还有要事处理,那改日再与齐某比剑,如何?”

    “没这个必要。”别说齐邵柏一人,就算是这酒肆中诸人加在一起,也不值得他拔剑相对。

    木易说完,便欲同西江月一起离开酒肆。

    “慢着!”齐邵柏闻言,更是认为木易徒有其表,心中愤恨越深,言辞更是咄咄逼人,“木先生说没这个必要,不知木先生是不敢?还是根本不会用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