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06 胜负未分 下
    东越大军踏尘而来。

    萧维缱高坐于马上,长剑出窍映天边广寒,虽是七月,却浸满肃寒杀意。

    北羌蛮夷嗜杀残暴,侵扰东越不过短短三月,沧州城外却早已横尸遍野。

    今夜,若能手刃北冥臻,全歼北羌军,且不说他日朝堂之上论功行赏,三军将士甘心归附,天下百姓称颂瞻仰,仅此时这挥剑斩敌的快意恩仇,已让他解气泄愤,此生无憾。

    “图特,你先带兵撤退。”北冥臻长弓横扫,指向狭长山谷,“本王子亲自来为你们断后。”

    此番话,全然不似他先前逃跑之时,斩落马首将贴身亲卫送于火舌的狠辣决绝。

    “咱们北羌人没有一个是孬种,宁死战,也绝不弃主!”

    图特之言,一呼百应,众人皆挥刀请愿,“属下愿先护大王子……”

    图特一干人等话未说完,却被北冥臻一个眼神喝止。

    “这是军令!再不走,军法处置!”

    图特一双眼睛透出些许不忍,被浓密毛发包裹的嘴唇动了动,却张口无声。

    外人只道北冥臻嗜血如狂,暴虐无度且喜怒无常,唯有他们这些陪大王子出生入死过的人才知道,他为何能得军心——既能待兵如子,危机时刻更能狠辣果决顾全大局,一如方才。

    将之能者,不过如是!

    最终,图特直身抱拳,道:“末将领命!”而后率部下迅速离去。

    北冥臻看着迅速撤离的部下,并未着急离去,而是望向面前压境而来的铮铮兵甲。

    他放于马颈上的铁掌猛一发力,整个人便一跃而起,凌空之时,双手拔下腰间弯刀,刺入两侧岩壁。

    “铮!”

    身下,战马亦应声倒地,再无反应。

    只见身背长弓的北冥臻,于一线峰间双腿蹬地双刀并用,扶摇直上,每次拔刀便会带下碎石滚落。

    不过片刻,谷前碎石已堆积如山,为方才离去的北羌战士断了后路。

    飞速赶来的萧维遣见状,长剑直指半空的北冥臻,怒道:“射杀羌贼!”

    北冥臻冷哼一声,鹰眸微眯,手脚速度瞬间加快。

    一时,飞箭四起,直逼一线峰,却不想皆因射程太远而纷纷落下。

    此时,立于一线峰峰顶的北冥臻,望着天边初升半轮金乌,畅然一笑,随手解下腰间狼皮束带,朝脚下蝼蚁般的东越士兵们,畅然宣泄:“萧家老儿,本王子这尿,滋味如何?哈哈哈……”

    大笑之声,响彻山谷。

    事毕,北冥臻右手紧贴左胸,面朝北方颔首行礼。

    再抬眸时,他面色已趋于平淡,只一口森白牙齿,在金乌之下,闪着森森凉意。

    北冥臻从怀中取出一张帛书,如同慈母对待初生婴儿一般,指尖轻抚,男人脸上笑意无害,“阿唐,若是你在,定又会笑我有勇无谋了。”

    帛书上,少年亭亭而立,回眸侧望,面覆银箔,墨发高束,虽看不清容貌,但那一身气度,道一声仙人,亦不为过。

    帛书四周已褪色泛白,却又完好无缺,显然是常被主人拿出来观摩,而又悉心保存。

    “你怎是有勇无谋?”不远处传来一轻缓之声,言辞却胜似刀斧,“分明是不长脑子!”

    北冥臻闻言,手中帛书紧握,面上却是挑眉含笑,“阿唐?”

    当今天下,唯一敢如此评价他的人,唯有那绝美少年。

    “为了中原万千无辜百姓,我本已给足了你脸面,是你自己不加以珍惜,怪不得别人。”

    轻柔之声方落,却见葱郁草木间走出一俊美少年。

    北冥臻鹰眸微眯。

    竟不是阿唐!

    “方才,是你在说话?”北冥臻将帛书放回胸前,以鼻孔扫视面前少年。

    木易手中短剑出窍,映天边金乌暖阳,泛起灼灼灿光,一如他眸中怒意。

    草丛中,再次传来西江月轻柔嗓音,“留他一弓一手即可。”

    好生狂妄!

    北冥臻闻言讪笑,方欲抬步上前,便见那舞夕少年已提剑而来,直逼自己胸口。

    暖阳下,剑锋冷冽,罡风阵阵。

    北冥臻向后急速倒下,双足却如根脉死死咬定脚下岩石,而后他手握长弓,侧身回旋便要起身。

    木易早已觉察,根本不给他丝毫喘息机会,手中短剑由刺化作反手横挑,冰冷剑锋划过北冥臻腰间狼皮束带。

    北冥臻贴地翻滚,才堪堪狼狈躲过切腹之险,腰间兽皮缝制的衣裤,已掉至脚踝。

    “好小……”北冥臻紧握长弓,瞥了眼脚下衣裤,笑容阴冷。

    不待他将好小子三字说完,木易便已再次提剑上前,口中嘲讽道:“的确好小!”

    手中短剑亦如他言辞那般犀利。

    北冥臻手握长弓,闻言面色突变,以横扫千军之力,欲将面前狂妄少年拦腰截断。

    木易见状,凌空而起,犹如翱鹰踏于弓弦之上,他手中短剑直直劈下。

    北冥臻只觉胸前一凉,手中长弓借方才力道,斜斜砸向空中少年,却不想那人速度之快,早已翻身离去。

    而他手中玄铁长弓便重重落在自己胸口。

    木易翻身之时,人未落地,手中短剑便携剑罡划破北冥臻后背兽皮。

    北冥臻以弓撑地,转身看向眸光怨毒的少年,心如五谷杂陈。

    若说这少年招招致命,可自己却未曾受伤,若说他手下留情,倘若不是自己反应灵敏,定会葬身于剑下。

    北冥臻看着面前俊美少年,蓦然笑得逗弄,“小娘皮儿想要老子的衣服,早说嘛,何必这般心急!”

    言罢,北冥臻手握帛书,竟亲自将身上残损兽皮扯下,丢向木易,面上笑容意味不明。

    不待兽皮落地,北冥臻已猛然纵身一跃,泰山压顶一般砸向木易,顿时,烟尘四起。

    少年身形如风,不见他如何动作便已移至北冥臻身前,手中短剑回旋如花划过北冥臻手腕。

    “嘭!”

    “啊!”

    伴随一声惨叫,北冥臻轰然落地,溅起尘土漫天。

    木易看着脚下已脱离身体却依旧死死握住玄铁长弓的一只断手,眸中怒意总算消散些许。

    “这一弓一手送于萧维遣,算是替你还了东越生养之恩。”西江月缓步走来,看着脚下苟延残喘的彪形大汉,语气颇冷,“至于他,为了中原诸多无辜百姓,暂且留他一命。”

    北冥臻闻言,奋力抬头,欲看清来着面容之时,玄铁长弓已砸向他脑后,只觉眼前一黑,便无意识。

    长弓划破长空,颓然坠落于东越大军面前。

    只闻峰顶传来一少年清脆嗓音:“萧大将军,这份薄礼,还望笑纳。”

    ——————————

    前面几章写的有些碎,暖玉修改了下,之前看过的小伙伴可以回去再看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