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05 胜负未分 上
    但马车之内,西江月却淡然一笑,对身边少年解释道:“寻常纸张是将百日之竹,经浸泡、煮偟、舂臼、荡料入帘、覆压焙干等法制成,凡在此过程中增添上矾、涂色、洒金、印花、涂蜡、洒云母等程序,便可令纸张更便于书写,且燃点极低,只要涂上少许磷粉,此等天气,遇风即燃。”

    木易听得入神,半晌才得意道:“姐姐果真是这天下第一聪明之人。”饶是如此简单、枯燥之事,经她口中说出,亦令人心生亢奋。

    西江月闻言,只凝视腕部射针,双眸微闭。

    “制造熟宣之法,老妖鹤早已在其所著《闲情一技》中提及,不过是你不喜读书未曾发现罢了。”

    木易闻言只挠头傻笑。

    不过,若说这天下第一聪明人,西江月当真想见识一下七年前只言片语便救西楚于亡国灭种之难、被诸国谋士判为过慧近妖却怵然消失的少年。

    可那少年,虽与老妖鹤齐名,却似天边炫目朝霞,瞬息间便已消逝不见,只知世人称他为唐公子,其他皆未能探知一二。

    西江月闭目沉思间,便听木易开口提醒:“姐姐,到一线峰了。”

    于两军战场间行动自由随性的两人,不费吹灰之力,便再次登临峰顶。

    西江月望向天边广寒,轻拂腰间半朵梅花束带,语气笃定,“再过三日,咱们便归楚。”

    “姐姐是想让木易多陪爷爷几日吗?”少年眸光如星。

    西江月故作神秘,看着木易温柔浅笑,“除此之外,还有惊喜。”

    *

    是夜。

    东越大军,再遵大将军萧维遣之令,将外穿甲胄内塞茅草的人偶悬挂于城墙之外。

    北羌部众皆自荐迎敌,北冥臻仅命军中士兵上前骂阵,只道萧维遣惯会用些儿把戏故弄玄虚,却龟缩于城内,不敢迎战。

    无论北羌如何叫骂,东越大军皆是按兵不动,次夜依旧置人偶悬于城外。

    北冥臻见骂阵无用,便命部下将战时所俘东越士兵、百姓,推于阵前,男子车裂、剖腹,女子凌辱、枭首,连襁褓中的婴儿亦不放过。

    所行之事,罄竹难书。

    东越守军望之,皆怒发上冲冠,却因大将军之令,只得强压心中怒意。

    次日,烈日当头。

    北冥臻手执一碗方从石盘之下压榨而来的婴儿鲜血,望向沧州城楼上青筋暴起的萧家军,诡谲一笑,手臂一抬,将鲜血倾饮入腹。

    如此几次三番,东越守军盛怒。

    当夜,坠于城下的人偶中,掺杂不少东越士兵,欲趁其不备偷袭城下营帐。

    北冥臻机警,当即看出其中破绽,他畅然大笑,命部下全力迎敌,以雪前耻。

    北羌军向来骁勇,尤善近身搏击厮杀,眨眼之间已将东越兵甲枭首拆骨近半数。

    北冥臻坐于马背,开石神力,亲挽长弓,身上猛虎兽皮映冲天火光,显得越发灼目。

    他鹰眸微眯,望向城楼主帅,阴狠笑意蓦然挂于唇边。

    “咻!”

    利箭刺破血雨腥风,直直刺向城楼指挥三军的东越护国大将军萧维遣。

    擒贼先擒王!

    城楼之上,顿时传来大将军中箭之声,萧家军上下,瞬间哗然。

    “这号称东越最强的萧家军,也不过如此。”北冥臻身旁一络腮胡子,目光扫过面前被北羌军轻易击溃的东越士兵,鄙夷一笑;而后转身抱拳,道:“还是大王子英明神武,先用俘虏激怒那城中的一帮龟儿子,让他们以为靠他娘的几个区区草人,就能蒙混咱们北羌大军。”

    络腮胡子重重啐了一口,望向马背上的北冥臻,谄媚一笑,“那萧家老匹夫自认读了几本破兵书,就敢在大王子您面前班门弄斧,当真是不自量力。”

    北冥臻闻言,畅然一笑,一口森白牙齿,晃得人眼疼,口中只吐出两字。

    “屠城!”

    此令一出,早已蓄势待发的北羌士兵长驱直入,冲向沧州城门,不过片刻,杀戮声下,唯余残损血肉横飞。

    人腰粗的树干重重撞向厚重城门,发出嗡嗡闷响。

    一慌不择路的东越士兵,跌撞逃跑时竟冲到北冥臻马下。

    络腮胡子雪亮弯刀刚一提起,北冥臻手中长弓早已横扫而过,生生将那人枭首。

    失去头颅的东越士兵,身体犹向前跑出三五丈,腔中鲜血喷涌如注,湿了一方天地,才应声倒下。

    北冥臻鹰眸微眯,舌尖陶醉于弓弦上的新鲜血液之时,瞬间挑眉,“不对!”

    味道不对!

    他猛然望向城楼,而后打马上前,用长弓插起方才被自己削下的人头。

    待北冥臻看清弓上人首面容之时,他心中烦闷,继而翻查多名东越士兵尸首。

    手中玄铁长弓,险些被他如铁钳一般的虎口攥碎。

    “图特,你即刻带两队人马,去我军后方。”

    络腮胡子图特盯着那一颗白发苍苍形容枯槁的人头,不知北冥臻欲意何为。

    图特虽不信已是垂死挣扎的萧家军此时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但北冥臻向来足智,且军令如山,他立即抱拳领命。

    只是,图特尚未转身,身旁却突如响起一阵尖利喊声。

    刹那,城楼之上箭密如牛毛,且箭身夹火,沧州城外瞬间火光滔天。

    图特刚挥刀拦下几枝刺向自己面门的羽箭,方欲探查北冥臻是否受伤,却见他于马上转头凝视身后。

    而自家营帐后方,竟早已火龙呼啸。

    头顶,箭火破空刺来;身后,一道肆意火龙,将北羌军团团围住。

    倏尔,许是箭矢用尽,城楼之上乱石如雨,纷纷落下。

    方才还强悍凶残的北羌军,瞬时腹背受敌,遭遇重创!

    又中计了!

    北羌众将士见状,立即掩护北冥臻,犹如一道利剑,杀出重重血路。

    面对数丈之高的火舌,北羌战马前蹄高抬,频频退步。

    北冥臻怵然侧目,鹰眸突转,抬臂一挥,手中玄铁长弓却似刀斧,削下身旁一亲卫马首。

    瞬间,烈马倒地,喷涌而来的马血浇熄了一片火焰,而那马上亲卫滚落火海,空余哀嚎,挣扎之间带起火舌飞溅。

    北冥臻见状,恍若未闻,只带部下打马飞驰。

    再回眸时,火光血海已远。

    北冥臻眸中嗜血怒意,更胜从前。

    沧州城内兵甲鱼贯而出,犹如一把尖刀尾随而来,将北羌奔逃人马围堵于两山相交的山谷之下。

    山谷狭长崎岖,每次仅容一人一马前行。

    身后,东越大军踏尘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