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04 用人之道
    正书韩虽不知西江月要这凶猛飞禽何用,但依旧拿出一枚翠色玉哨,放于唇边。

    绿玉红唇,哨音低沉绵长,好生儒雅。

    须臾,一通体洁白,羽翼丰满的鹰鸟凌空俯冲入窗,落在正书韩包裹锦缎的左手手臂上。

    家世显赫的膏粱子弟,多乐于声色犬马、琴棋书画,正书韩虽出身商贾,爱好却比寻常世族子弟更要独特些,他唯爱羽禽——凡,身长羽毛,能够飞翔的动物,在正家府邸之中,凡所应有,无所不有。

    就如眼前,传闻数十万神鹰才出一只的海东青,在正家,不过寻常玩物。

    落在正书韩手上,更似温顺家雀。

    他轻拍羽背,指着西江月低声嘱咐几句,海东青眸似点漆,偏头看了眼西江月,便展翅离去。

    正书韩将手中玉哨用清酒擦拭一番,才双手送到西江月面前,“我这世间俗人用过之物,还望江月勿怪。”

    西江月亦不假言辞色,接过玉哨,道了声谢,便带着木易转身离去。

    “江月。”

    “何事?”西江月脚步微顿,却未回头。

    “昨晚那茅草借箭之法……”正书韩话未说完,意思倒甚是明了。

    “何人献策,已不重要,能保这沧州一方百姓,正家才能在此经营。”西江月言罢,抬步离去。

    直到那道清丽倩影消失不见,正书韩犹未缓过神来,只倏尔一笑。

    待二人走远,木易才好奇开口:“姐姐,那茅草借箭之法,明明是你所想,倘若让天下人知晓姐姐睿智,定会将姐姐敬作神灵。”

    “俗世虚名,于我何用?不过累赘罢了。”西江月停下脚步,将手中玉哨用红线系于少年脖间,循循善诱,道:“若我此刻接受世人称颂,他日,亦要接受世人诋毁。”

    “既是不入我心的东西,说与不说,已不重要。”

    木易似懂非懂,只觉但凡姐姐所言,他都赞同,“姐姐,咱们何时回家?”

    “木易可是想家了?”

    “有姐姐在的地方,便是木易的家。”

    少年天真无邪,言语更是令人鼻尖酸涩。

    “木易陪姐姐再去一趟凭栏谷和一线峰,可好?”

    “好。”

    夕阳下,两人并肩而行。

    *

    傍晚。

    萧迢孤身一人,再入沧州凭栏谷。

    他以席铺地,将所带果品香烛置于其上,虔诚三叩,而后道:“树神大恩,萧迢没齿难忘。但今诸国林立,北羌蛮夷肆虐,致使我东越边境生灵涂炭,恳请树神再次显灵,点化于我。”

    耳边山风拂过,惊起一片鸟兽。

    面前百年大树,却无丝毫反应。

    萧迢见状,再次叩首,“恳求树神点拨。”

    此次,山风已停,空寂山谷中,唯闻呼吸之声。

    萧迢仍不死心,立即咬破指尖,鲜血流入漆碗之内。

    他长跪于地,以手指天,正色道:“今夜,我萧迢歃血为誓,他日待我平步青云,必为树神亲造庙宇,令天下百姓日日供奉。”

    百米之外,一辆通体漆黑,似与暗夜融为一色的马车内,西江月屈膝而坐。

    “姐姐,那人为何要拜一棵树?”耳力过人的少年,心中疑惑。

    西江月轻抚衣袖,露出腕间精致饰品,语气颇淡,“因他无能,只能求助于人。”

    木易不解,“既然他这么没用,姐姐为何还要帮他?”

    “有用者,不可借;不能用者,求借。”西江月声如潺潺流水,丝毫不见锋芒。

    木易挠头,姐姐口中字词分开,他皆知何意,为何连在一起,却让人只觉如遇异族文字?

    西江月也不着急,柔声解释道:“凡自身有所作为之人,往往难以被他人驾驭、控制,因而不能为我所用;凡自身无所作为之人,往往需要依赖他人才能立足,因而,方有可能为我所用。”

    木易眼眸微转,似懂非懂。

    “这般阴阳谋略,你不懂也无妨。”西江月眸如墨玉浸于清泉,抬而远望,闪过点点莹光,“只要姐姐在……”定不会让人欺负于你。

    她广袖微抬,一枚银针映天边清寒月色,直直刺向萧迢脖颈。

    木易见状,越发疑惑,“既然姐姐如此帮他,为何不让那人知道背后出谋划策的是姐姐你,而非一颗树呢?”

    “世人愚昧,宁信鬼神,而不自信,更勿言他人。”西江月话音刚落,车内帘卷罡风,眨眼之间,身边舞夕少年鬼魅一般,已消失不见。

    霎时。

    少年再次折回。

    他身形瘦小,力气却大的出奇,单手提一彪形大汉凌空御风,亦如履平地。

    “啪!”木易随手丢下大汉,溅起几处泥浆。

    “姐姐,是萧家军。”木易挑开地上黑衣人手腕袖角,露出臂间苍蓝萧字。

    那是萧家亲卫方有资格纹上的刺青。

    西江月勾唇一笑,看了眼地上昏死之人,墨玉清泉的双眸间露出一丝冷意,“萧维遣久经沙场、官场,疑心定然不会轻于北冥臻。”

    况且,萧迢一直是他身边默默无闻的庶子,突然开窍,他必会派人探知缘由。

    “东越,咱们不可再留。”

    “姐姐若想留下,我杀了他便是。”

    “锵!”

    木易言罢,手中短剑出窍半寸,映天边霁月,染了杀意。

    “这话是谁教你的?”西江月面色微愠。

    木易素来天真无争,这番话不该从他口中说出。

    木易见状,默然低头。

    他深知,姐姐不喜血腥杀戮。

    良久,才怯声道:“不是他人教授,是木易自己想的。”

    “萧维遣是东越的护国大将军,亦非善与之人,况且,沧州并无我要寻的人和物,即使没有今夜之事,我也不会久留于此。”

    西江月纤细柔荑轻轻将木易手中短剑推回剑鞘,“日后,若非别无他法,切勿伤人性命,可记住了?”

    身法诡谲的少年心有不甘,却依旧点头应允。

    “姐姐不让你杀人,不是偏向外人。”西江月伸手,轻揉少年鬓发,为他理好发带,柔声道:“只是怕这世俗肮脏,污了你一颗精纯舞夕剑心。”

    木易闻言,顿扫方才失落,含笑点头。

    西江月转身,行至树下,纤纤素手将一牛皮信封放于萧迢身旁,顺带拔去他脖间银针,才道:“走吧。”

    幽静山谷间,马车碾过雨后红土,划破孤夜微凉,缓缓而去。

    一盏茶的功夫。

    萧迢指尖微动,缓缓睁开双眸,打开手中信封,喜极而泣。

    其中谋略已让人咂舌叫绝,字里行间纵情洒脱更是力透纸背,刻入眼眸。

    若说字如其人,那写这书信的树神如是化作人形,定会是那以笔为剑撰三千繁华的浩荡俊才,桀骜间更显文人风骨。

    且那用于书写之物,比寻常纸张更为轻薄,较之丝绸又规整有度。

    赞一句薄透如蝉翼,当真无过!

    萧迢又将纸张拿近些,欲仔细查看其材质,却不想山风拂过,手中纸张竟无火自燃!

    “啊!”萧迢大惊,慌乱中被抛出的纸张,于空中燃尽。

    鬼火!

    萧迢面色惨白,盯着脚下灰烬,倏然长跪于树前,之前脑海中对面前大树泛起的一丝疑虑,已荡然无存。

    若说这非神迹,他决然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