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03 正家财子
    被雨水冲刷过的巍峨古城,隐隐透着沧桑悲怆之感。

    西江月临窗而立,俯视城中蜂拥而至的贫苦百姓,她墨玉清泉的眸子沁凉如水,“又是一年腥风起,最是天下无辜人。”

    市井中,面黄肌瘦,衣着破旧的百姓们,正死死围着一家刚开张的粥铺,眼冒绿光。

    人群里,一骨瘦如柴的幼童,看向身旁老者,一双眼睛分外明亮,“爷爷,正家在什么地方?很有钱吗?”

    老者望向书有“正通”二字的帆旗,浑浊双目乍现光芒,“这正家乃咱们东越第一商贾之家,富可敌国,自然是有钱的。”

    幼童不解,“难道比沧州城中的张大老爷还有钱?”

    老者抚了抚孙儿枯黄鬓发,笑道:“等你见了便知。”

    “大家稍安勿躁。”粥铺中,站出一中年男子,衣着寻常,说话时,面上自带三分笑意,“今日,我家公子愿捐赠粮米二十万石,在此开设粥铺三月,以济沧州百姓。”

    铺前百姓闻言,皆大喜,高呼正大善人长命百岁。

    但又听那中年男子道:“只因此次需要救济数量过多,烦劳各位乡亲父老凭户籍前来领粥,无户籍者,还请到官府登记姓名籍贯,拿到凭证后,亦可领取。”男子说完,指了指不远处的高门衙府。

    百姓疑惑,领粥竟要出示户籍!当真匪夷所思!

    但沧州饥肠辘辘的百姓们可不管那些,此刻,凡能让其果腹保命,莫说出示、办理户籍,便是卖身为奴,他们亦是争相赶往。

    众人纷纷回家去取户籍证明,无户籍者,亦快步奔向衙门,身携户籍者大笑上前。

    须臾,人潮再次涌现于正通粥铺前,粥香弥漫,引得早已饥肠辘辘的百姓翘首而望。

    人群中,两个身形稍壮实的汉子,环顾四望,凸起黝黑的颧骨上双眼深陷,泛着幽绿,二人刚推开身前老弱妇孺,欲上前领粥之时,却被隐匿于人群中的几名衙役死死按在地上。

    其中一名衙役,手举令牌,高声道:“卢太守有令,此次领粥,凡有不遵循秩序者,一律杖打三十,胆敢违抗者,当场杖杀!”

    此言一出,方才欲插队之人,皆不敢造次,施粥效率大大提高。

    幼童捧着手中带缺口的黑陶碗,待他小口舔去最后一粒白米,才抬头看向正通粥铺前乌压压的人头,“爷爷,半月前,张大老爷家施粥七日就不再开门,这正大善人说要施粥三月,他家得有多少米粮才够呀?”

    虽未亲眼见识正家富庶,但老人却知那张大老爷在这正家公子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听那些外出经商的人说,正家钱粮,堪比国库。”

    “爷爷,等狗儿长大了,一定去正家谋一份差事,这样咱们就不会再挨饿了。”

    老者浑浊双目蒙了雾气,似枣树皮的手掌轻拍孙儿头顶,甚是欣慰,“好好好!狗儿有出息了。”

    耳力极佳的木易,听着楼下一老一幼的对话,眼眶微湿,紧紧抱着身旁少女,声音呜咽,“姐姐,木易想爷爷了。”

    儿时残存记忆,渐渐涌入脑海,那时他与爷爷相依为命,为躲避赋税才移居山野,他还记得,爷爷猎来的野兔最是肥美,却再也吃不到了。

    西江月身体一怔,心口骤紧,薄唇微抿。

    半晌,她才抬手轻拍怀中少年脊背,却是张口无声。

    七年前,木爷爷为救重伤昏迷的西江月,上山采药时失足摔死,木易从此便成了她的弟弟。

    与此同时,正通粥铺,三楼。

    沧州太守卢之泰,双鬓斑白,朝坐上年轻男子拱手,深施一礼,“老朽代这沧州数万百姓,谢正公子援手活命之恩。”

    坐上男子不过弱冠之年,玉面朱唇,墨发长袍,席地而坐,富贵中竟带着三分书香儒雅之气。

    他起身上前,双手扶住老者,“卢太守,这可使不得。”

    卢之泰乃沧州太守,是官;而正家虽富甲一方,却是士农工商中地位最低的商贾之流,于礼不合。

    “若非贤侄及时送来军饷、粮草,补济三军,赈济百姓,恐这沧州城不出半月便会出现暴动。”卢之泰感慨,多年前诸国战乱,天灾降临之时,百姓易子而食的场景,仍历历在目,“贤侄此次提出实名领粥之法,不仅便于管理灾民,防止分粥不均,更可揪出他国安插于沧州的耳目,实乃一举多得。”

    “卢太守言重了。”正书韩舒朗笑声,令人如沐春风,“书韩虽是商贾之身,不能像将士们一般上阵杀敌保我东越大好河山,但在下亦是东越子民,蛮夷压境,宁当以国、以民为先。”

    且,那实名领粥之法,亦非他所想,自己不过出些钱粮罢了。

    每每想到那卓尔不群,独爱一袭水月浅纱的少女,他的心,便犹如擂鼓。

    正书韩面上含笑,眸中思绪稍纵即逝。

    “贤侄真乃义士也!”此番言论从重利轻义满身铜臭的商贾口中道出,委实令卢之泰刮目相看,“若他日贤侄欲再于沧州开设商铺,老朽愿尽绵薄之力。”

    待送走卢之泰,正书韩转身望向面前美人屏风,笑道:“江月,我又欠了你一个大人情。”

    卢之泰为人刚正、重诺,且沧州乃诸国交通要塞,眼下东越国库空虚,正家愿用百万石粮草换沧州太守一个承诺,无论于国于民,亦或是对正家日后而言,皆是只赚不赔的买卖。

    屏风后,走出一碧玉少女。

    浅衣素裙,墨发雪肌,仅那一双墨玉清泉的眸子,让人只觉她身旁画上绝色美人,不过脂粉颜色。

    “眼下,你便有还这人情的机会。”西江月声音颇淡,全不似她身上姿容气度那般夺人瞩目。

    “能为江月效力,书韩荣幸之至。”正书韩含笑拱手。

    往日都是西江月出谋划策,施恩于他,今日,他终有机会报之一二。

    西江月看了眼身旁眼圈略红的木易,道:“海东青。”

    她口中寥寥三字,已让人蓦然想到那翱翔于天地间千金难求的万鹰之神,傲然猛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