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01 自杀不易
    七月烈日如芒刺,晒得人全身灼痛。

    方从梦中惊醒的西江月紧捂胸口,猛然睁开双眸,任全身冷汗如雨,亦顾不得拭去。

    七年前,九岁的西江月为躲避那面带银箔要取她心脏的少年,而失足坠崖。

    再次醒来,父亲含泪告知于她母亲病逝的消息,而偷偷潜入坟冢的她,见到的却是母亲失去心脏的尸首。

    自此,西江月便借游历之名,踏上了寻找杀母真凶的道路。

    这东越沧州城外的凭栏谷,便是当年她坠崖被善心人救起的地方,每年今日,她都会与救命恩人唯一的孙子木易,一同从西楚不远千里前来祭拜。

    西江月抬眸而望,见天边乌云翻滚,风云突变,独不见前去探路的木易回来,正当她欲下树探寻之时,便听脚下一男子哭诉之声响起。

    西江月本不愿干涉他人闲事,却不想那男子行事过于优柔寡断,才终于忍不住开口。

    “上吊,虽看起来十分容易,但也有许多因脑缺氧而导致瘫痪的不成功例子。”西江月斜倚树干,透过面前繁盛枝叶垂首看向脚下手执腰带犹豫不决的男子。

    她眼帘微抬,语气极快,神情却如谈论天气一般漠然而又专业,“上吊的过程非常痛苦,一盏茶的功夫人才能死透,并且,死相极其难看。”

    正在生死之间挣扎、难以抉择的男子,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瘫倒在地,手足无措,连忙环顾四周,“何何何……何人?是……何人在说话?”

    “上吊死的人,死前大多都会经过拼命挣扎,因而,裤子很容易掉下来,特别是像你这种年轻力壮的……雄性,由于死后血液会往下流,**很容易翘起来!”说到此处,西江月稍一停顿,一双墨玉清泉般的眸子穿过面前浓密枝叶,缓缓移向男子腰腹以下,面上神情并无丝毫变化。

    男子原本就被这突然响起的轻柔声音吓得不知所措,听完西江月之言更是胆战心惊,许多词他先前虽闻所未闻,但对方话中讥讽显然是在告知于他——上吊委实非明智之选。

    男子心生惶恐,且有种被人撞破的尴尬,连忙丢下手中腰带惊慌转身,逃向身后一处矮崖。

    树上,西江月微一曲腿,调整坐姿,抬眸目测矮崖高度,认真分析道:“像这种高度与土壤硬度,你只有头先着地,才死的成,万一把握不好平衡,让身体先着了地,至少还要再疼上一刻钟,才能昏死过去,如果运气再差点儿,说不定你全身骨骼尽断,人还能被救活。”

    男子闻言只觉头皮发麻,猛然顿住,转身凝视身后那株百年大树,双目犹困兽般近乎充血,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镶嵌玉石的匕首,按于手腕之上,怒斥道:“我我我……我不管你是人是鬼,却要你来多事!信不信我……我此刻就死给你看?”

    他未曾想到自杀之时会被人撞见,且对方心肠冷硬言辞怪异,又不肯以真面目现于人前。

    “人在失去身体血液百分之三十以上之后,才有可能因失血过多而死亡。”西江月瞥了眼脚下男子手中镶嵌玉石的匕首以及光洁手腕,语气中霎时多了份莫名愉悦,“特别是像你这种初次割腕的人,由于经验不足,极有可能割得地方不对或者不够深,还没流那么多血,伤口就已经凝固结痂了,人未死,可大脑却因缺血,就此变成植物人。”

    大脑缺血?植物人?

    男子拿匕首的动作瞬间一滞,这些词他不懂何意,但对方之言落在耳中,却似银针扎在心尖儿。

    看树下男子满脸颓败愣在原处,西江月轻拂衣袖,继续道:“没有医学常识之人,会以为咬舌可以自尽,当然,你若亲自实践,便可知其中谬误。”

    “舌头上血管极细,在人流血死亡之前,便能凝结结痂,并且,被咬断的舌头会因疼痛被吐出,因而,也不会将当事人噎死。”

    年轻男子仰望面前三人环抱的参天大树,脑中一道灵光闪过。

    树神?

    “你是树神?”直到此时,男子仍未看到头顶被繁盛枝叶遮掩的西江月,疑是树神感其诚意,特此出言点拨。

    西江月勾唇浅笑,老妖鹤所撰《自杀一百零八式》,当真好用。

    男子思及至此,方才脸上颓败、惊讶瞬间化成委屈,突然朝面前参天大树扑通一声跪下,膝行上前,哭声震天,“树神,求求您救救在下,求求您!救救在下!救救……这沧州城里的无辜百姓呀!”

    西江月见状,但默不语,双眸划过男子身上精致衣料,勾唇一笑。

    方才,她从树下男子纠结哭诉声里已听出其中缘由——当今天下,诸国林立,战乱四起,三月前,一举收服北方众部落的北羌王嫡子北冥臻亲率北羌大军压境,侵袭东越边境,沧州城。

    北羌族素来以血腥野蛮著称,且因部落贫瘠,军队所用兵戈多靠战争劫掠,因而行军打仗更是极少自带粮草,均以当地战俘、百姓为食,所过之处皆是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东越国君闻知此事,亲命护国大将军萧维遣挂帅迎敌,以保边境安宁。

    树下,方欲寻死之人,乃萧维遣麾下负责制造羽箭的官员,明日午时便是交箭之期,他却因沧州贫苦、缺乏材料,只造出规定的半数羽箭。

    未遵军令,其罪当诛。

    树上,西江月的声音再次响起,不疾不徐,“以茅草扎作人偶,外穿萧军甲胄,夜半坠于城下,可助你尽收余数之箭。”

    “遇强则退,敌弱则出,切不可贪多。”

    轻缓之声让男子先是一怔,而后瞬扫方才颓然之色。

    再次仰头凝望面前繁盛树冠,只觉它周身似散发无上光芒。

    良久,男子拱手而立,朝大树深施一礼,道:“多谢树神相助,若树神今日之计能成,我萧迢必备重礼前来拜谢。”

    萧迢言罢,朝大树又是俯身三拜,待他再度抬首之时,眸中闪过些许疑惑,正当他欲上树探查,只觉脖间一麻,便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