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36 御花
    西江月绯色唇瓣紧抿由朝云近香发髻上垂下的一缕发丝,一枚泛着清冷光芒的银针便直直逼向苏长烟,使他不得不松开自己连连后退。

    竟不想,她发髻之中也有暗器!

    他当真还是小觑了她。

    恰于此时,天边闪过一声鹰隼长鸣。

    不待苏长烟后退身形落于地面,一道秋水青光便从侧面直直刺来,划过苏长烟前胸衣袍,而后,利刃由直刺化作反手斜挑,紧紧削向他脖颈。

    来人招式极简,且招招直逼苏长烟要害。

    苏长烟宽大衣袍下单薄身形胜似深秋落叶,凌空翻转,才堪堪躲过紧贴于脖前半寸的寒色利刃。

    而后,不待他身形着地,枯瘦手腕只虚空掐指一震,周围巷弄间几株胜似散落黄金的月桂,倏然倾身,霎时金星崩裂。

    西江月瘫坐于地,白皙脖颈之上,数条鲜红指痕清晰可见,她轻抚胸口,连忙从袖中拿出护心丹服下。

    七年前,鹤见为西江月疗伤之时,为护她心脉免再受损,已为她将周身各处穴位经脉移形换位;方才,她只是念及皓月才处处忍让。

    竟不想,那苏长烟对她有所成见,行事好不留情。

    西江月抬眸而望,清寒眉眼落于凌空御风以金桂花瓣为器的苏长烟身上。

    本以为,苏长烟只是空有一副好皮囊,却不想单薄身体之中竟蕴藏如此深厚功力。

    所幸木易剑术极佳,手中短剑护己,长剑御敌。

    三千繁华一式于漫天金桂间游走翻腾,耳目口鼻之所及,唯闻风嘶花零桂香起,似应了那打油诗:

    一指金风嘶盘旋,

    十丈香桂战长剑。

    繁花尽落艳阳天,

    苍穹泥黎亦可掀。

    眨眼之间,两人已过百招。

    不知道是棋逢对手,还是心中愤恨,木易愈战愈勇,手中灌入内力的秋水软剑更是招招刁钻狠辣,直击苏长烟命门。

    “木易,休伤他性命。”西江月思及皓月,终还是心有不忍,但方才苏长烟莫名言行举止,已令她心中生厌,故而并未让木易即刻收手。

    有些人,她不愿打杀,但小惩大诫却是难免。

    半晌,苏长烟木易二人打得胜似于花海之中争妍斗艳凌空起舞的凤凰,丝毫未有停下之意。

    而长街尽头,烈马铁蹄踩踏脚下青石,呼啸而来,引得地面轻颤。

    西江月只觉天边金乌越发毒辣,抬眸看了眼不远处青色软轿旁四名轿夫,轻声提醒道:“苏长烟,这四人只是被人下药,不时便会醒来。”

    他们醒来看到此时场景,若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传到皓月耳中,她定会痛心。

    西江月言未尽而意已达,苏长烟旋即停手,顿时繁花尽落,簌簌如雨。

    木易因先前西江月所言也并未步步紧逼。

    “我不管你究竟是何人,意欲何为!”花雨之中,苏长烟静立其中,煞是好看的面容之上神情依旧平淡如水,若不是他唇齿间吐出的只言片语,寻常人定会疑其是玉雕人偶所扮,“倘若你他日纵有丝毫伤及皓月之事,我定不容你。”

    苏长烟言罢,便拂袖而去,空余一身缥缈,独携两袖香风。

    他心中暗自思索:算算时间,她午睡也该醒了。

    木易见状,连忙飞身行至西江月身旁,“姐姐可曾伤到哪里。”

    直到确认她并未受伤,才放下心来,自责道:“都怪木易这几日未能时时跟在姐姐身旁,才害的姐姐遇险。”

    方才,若不是这鹰隼于参军府上空盘旋嘶鸣,提醒于他,后果将不堪设想……

    “该是姐姐谢你救命之恩,怎会有怪你之理?”西江月墨玉清泉的眉眼间笑意浅淡。

    木易满心担忧,全不似她那般云淡风轻,“姐姐,方才那人是哪儿来的疯子?为何会对姐姐下手?”又为何姐姐不让自己伤他性命?

    西江月眸光微转。

    思及先前言行,除却离梓之将那木球归还于她之时……其他皆无任何纰漏。

    木球!

    西江月含笑轻叹,想她自认素日行事皆是思虑周全,不想今日百密一疏,竟忘了药香盈袖的苏长烟乃是大夫,对毒物的了解,自然优于常人。

    “姐姐为何无故发笑?”木易见状,甚是不解。

    “姐姐在笑,要不了几日,姐姐便可替木易解禹州之气。”西江月望着苏长烟离去方向笑意渐淡,“不过,方才之事,木易要暂且先替姐姐保密。”

    “好。”木易满口答应,只是,他虽对西江月之事与人睚眦必报,但若谈及自身,却是糊里糊涂,“姐姐,禹州之气?”

    是何气?

    “姐姐!”不待木易细想禹州之气究竟是何气,便闻铮铮马蹄踏尘而来。

    一身着锦袍,眉眼分外鲜明的少年,手提长枪高坐于马上,身后一众士卒亦是手握重甲,打马而来,声势震天。

    西玄轻拍飞驰马背,翻身一跃,先众人一步行至西江月面前,“姐姐可曾受伤?”

    “我没事。”西江月拿出锦帕,为西玄拭去额间汗珠儿,才看着不远处倒在血泊中的两人,柔声道:“方才是那二人无端出来迷晕了轿夫,幸好木易及时赶到。”

    西玄本就分外鲜明的眉眼,此刻于灼灼日光之下更似镀了层金辉,显得他越发像那庙内供奉的怒目菩萨,“将他们押回府,本参军要亲自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