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39 夜访参军府
    在闻得皓月所说梅花二字之时,西江月白玉指尖微顿。

    蓦然想到七年前手提长剑,欲取她心脏的银箔少年。

    他右手手背上被烙满的梅花印记,于那光洁的皮肤之上,显得格外刺眼。

    以至于,时过七年她仍记忆犹新。

    西江月轻捂胸口,抑制心中翻涌思绪。

    她想去看看那几具尸首,还有那朵被烙印在舌头之上的梅花。

    是否……与七年前一样。

    “江月……”皓月在西江月面前挥了挥手,“怎么了?是不是吓到了?”

    “姐姐,我只是有一事不解。”西江月抬手扶额,轻轻摇头道:“剥下面皮可能是厌恶一人面容、隐藏死者身份、或是如江湖上谣传那般是为了制作人皮面具;剔除指甲或许是想从丫鬟口中得知什么而用的酷刑,但在她口中放一把短刀,显然更像是提醒他人那丫鬟舌上梅花烙印的存在,那梅花烙印又是何意?”

    皓月闻言,立即道:“先前,我也觉得怪异,便问了明月楼中的伙计,可他们也说不知;后来,我听闹闹说,七年前江湖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梅花妖人,杀人手法极其残忍,据传闻,凡是死于梅花妖人手中的人,身上都会被烙上梅花印记。”

    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西江月只觉心脉骤然收缩,连周身空气亦变得有些稀薄,霎时,她咳嗽连连,面色涨红,连忙从袖中取出护心丹。

    “江月……”皓月见状满心担忧,行事却是素日的果决稳重,她连忙指着一个守在房外的丫鬟道:“你快去听风阁外请苏公子过来。”

    皓月在得知午时西江月遇刺的消息时,当即便要来参军西府看望;苏长烟因白天之事自然不放心,便执意跟来。

    但他又不愿叨扰参军府上其他人,加之夜深昏暗、男女有别,他才想出了这个折中方法——留在听风阁外等候皓月。

    “姑娘所说的是哪位苏公子?”又蓝疑惑,今日府中并没有姓苏的公子前来做客呀。

    “会医术的苏长烟!”皓月声音略涨,“快些!”

    又蓝见状,哪里还敢怠慢,连忙奔向院外,她口中皓月姑娘四字还未说完,面前长身玉立神情浅淡的俊美公子却已不见。

    待西江月服下护心丹,渐渐止咳之时,便见身着白袍的苏长烟,广袖盈风而来。

    “闹闹,你快为她瞧瞧。”

    苏长烟见皓月平安无事,微锁眉眼缓缓舒展,心头担忧瞬间消散大半。

    他淡淡应声好,便拂袖而坐。

    当苏长烟欲将指尖搭于西江月脉搏之上时,却被她佯装抬手抚胸躲过,继而柔声道:“不过是心口疼的老毛病罢了,方才已吃过药了,不碍事,就不劳烦苏公子了。”

    西江月相信皓月,却不信曾对自己痛下杀手的苏长烟。

    皓月看着面前二人,未作他想,只道是西江月面皮薄,才陪笑道:“方才一时情急,是姐姐疏忽了。”

    “那我让丫鬟为你唤来府上女医可好?”

    若是请来女医,必定要惊动府上诸人,二叔父近些时日为婶娘之病,已是衣不解带,此刻,西江月又怎么忍心让他再劳心费神。

    “苏公子的医术,七年前在帝都中便已被人称颂,又……又怎是西府的女医可比肩的。”微弱声音中,只见西江月纤细手腕缓缓伸出,宽大衣袖好似漫不经心将她方才绘于桌案上的一朵梅花巧妙遮盖,“那就劳烦苏公子了。”

    关于身世显赫的苏长烟,西江月还是略知一二——作为宁远将军苏逸之的嫡子,苏长烟却未像文韬武略且尤擅书法的父亲一般游走于战场与朝堂之间,他自小不爱诗书、刀剑,独独钟情于悬壶济世。

    他素日乐善好施,常常免费为穷苦百姓问诊施药,再加之他容貌出众,便自然而然成为帝都之中的第一公子。

    苏长烟枯瘦指尖搭在西江月纤细手腕之上,清淡眉眼间闪现些许惊讶。

    西江月因方才咳嗽面色略带潮红,衣袖下的修长指尖却因用力而泛着白。

    苏长烟看着面前故作镇定的少女,良久才道:“西小姐身体并无大碍,只是需要静养,苏某为你开些调养之药即可。”

    皓月闻言,面色终有些许缓和,“江月,先前还好好地,你怎会突然心口疼?”

    “许是方才夜风吹进了房内吧。”西江月怕皓月担心一时间竟又撒了第二个谎,不待皓月再次发问,她又道:“姐姐,我有一事不明。”

    “何事?”

    “方才听闻姐姐说,那几具离家下人的尸首皆被人剥下面皮,只一丫鬟口中衔一把短刀,舌上被人烙下梅花。”

    “这些手法虽残忍至极,却也不会致命。”西江月声音轻柔,问出了心中最大疑惑,“这几人的真实死因是什么?”

    皓月闻言亦十分好奇,连忙看向苏长烟,“真实死因?”如果西江月不提,她当真未曾注意此事。

    苏长烟似在低眉沉思。

    “苏公子可知那梅花妖人是何来历?”再开口时,西江月清寒眸光落在苏长烟脸上。

    “七年前,出现此等相似案件之时,仵作们也未曾找到尸首上的致命伤,故而说是附身于梅花上的恶鬼所为,我曾好奇前去查看,发现那更像是中毒!”

    中毒?

    “是何毒?”皓月与西江月二人,异口同声。

    “暂时还未查出。”苏长烟却是摇头。

    皓月满心震惊,这世间竟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似是突然想起什么,苏长烟又道:“我记得马车上还有些养身丹药,我现在去取回来送于西小姐。”

    皓月连忙阻止,“还是我去吧,万一江月心口再痛,你是大夫也能及时照顾一二。”她在这儿,只能干着急。

    素日连皓月走路都生怕她会崴脚的苏长烟,此时竟难得点头放行。

    待皓月远去,苏长烟看着面前少女,神情淡了又淡,才开门见山道:“西小姐七年前跟随鹤仙人去了无翎山,那梅花妖人便从此销声匿迹;近些时日,西小姐方回帝都,梅花妖人便也再次出现涂炭生灵……”

    苏长烟清淡眉眼看着西江月,话虽未说完,但意思却是明了的不能再明了。

    “不知为何,苏公子似乎对江月偏见颇深。”西江月轻言浅笑,面上全无半分怒意,“不过,方才多谢苏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