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 秦时明月之天人归一 > 第四章:心若止水
    心头一惊,晓行的右手却是异常顺手的抬起来,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剑尖,朝着右侧轻轻一甩,剑道便划到了右边,与晓行擦身而过。

    “心性莫急,当是最快的修行之路。”

    晓行看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晓梦,缓缓地抬起左手揉了揉晓梦的头顶,笑着说道:“跟着师父闭关几年,磨去些棱角吧,师妹。”

    说完,晓行便折身继续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怎么可能?他的道法已经到了赤松子师兄的境界了吗?”

    晓梦遥遥的望着晓行的背影,微微的一蹙眉,又忽然的一笑,“总有一天,会让你唤我作师姐的!”

    ……

    天空很蓝,蓝的没有一处瑕疵。湖水很静,静的没有一皱涟漪。

    岸边,绿色点缀着所有的风景,只有两道身影显得有些突兀,随着阳光倒映在湖面。

    “这群自称世外高人的家伙,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

    其中一个人开口说道:“那个人宗都已经如此,天宗岂非更加难办?”

    “天人两宗对于道的理解不同,自然说话的方式不同。”

    另一个人轻笑着说道:“人宗是麻烦,不过这天宗,倒是更好入手……”

    ……

    天宗,山中。

    晓行一路上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的蒲团已然消失,想必是方才北冥子已经将东西带走了。

    颇有些有气无力的坐在床沿,晓行将手中的雪霁扔在了一旁,盘腿而坐,因为这一年多的沉睡,他需要重新提炼心法。

    “和光同尘乃是道法外放,让自己与这一片天地相融合,仿佛自己就是这自然,动辄便是一方的停滞。”

    “而心若止水,清心摈气,心怀天地,相斥天地,仿佛一叶扁舟,独立于世间。”

    晓行还能够记得,这是当初北冥子所告诉他的,两者相斥,而他方面选择的就是和光同尘。

    不过这近一段的岁月故事也告诉了他,真正适合他的还是心若止水,来平静他颇为躁动的心境。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大概明白了北冥子收晓梦为徒的深意。

    仅仅是他与晓梦交手的几瞬间,他已经发现了晓梦的体内同时含有着两者相斥的心法,这一点前无古人而又天赋异禀,简直是道法的最佳继承人。

    想到这里,晓行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地闭上了双眼,感受着自己与这世间的联系。

    “紫烟难寻觅西关,

    青牛踌躇待春寒。

    对月独酌自开颜,

    诸事随风举安然。”

    “铮——”

    随着晓行缓缓地念出来了一首诗,一旁的雪霁忽然一震,一股莫名的清净忽而散发了出去。

    ……

    “恩!”

    正端坐在这座山峰最高处的北冥子忽然一睁眼,望向晓行的屋子,轻声道:“这是……雪霁……与心若止水的气息?”

    “师父。”

    正当北冥子发呆的时候,赤松子却是从后面缓缓地走了出来,开口说道:“秦那边来人了,就是上次的事情了。”

    “让晓行去吧。”

    北冥子轻轻的闭上了双眼:“是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