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世兵争 > 第11章 娘亲的名字
    这集市并不算太大,知名的当铺并不多,罗文在人流中穿插了一会儿,就问出了最近的当铺的名字。

    “旺财当铺!”

    罗文轻笑,这名字起的倒是蕴意直白,而罗文之所以会离开林狂枫和自己的娘亲来到这里,也正是惦念起自己娘亲手上的那个精致的玉镯。

    他是知道自己娘亲对于那个手镯的看重的,时常抚摸,大概是那个手镯寄托了别样的意义,要不然,女人也不会宁可选择去临时当一个她自己都觉得卑贱的戏子,也没有选择变卖玉镯了。

    之后,由于李公子的出现搅黄了女人的戏,女人也就没有赚到钱,这才在无奈之下变卖了手镯,给罗文买了糕点。

    所以,罗文出现在这里就是要赎回自己娘亲的玉镯。

    “老板,老板,有人吗?”

    罗文从路人那里问了路,径直找到了旺财当铺,一个由几座房间相连的当铺,然后就踱步走了进入,出声问道。

    一个衣着朴素,看着也就二十来岁的看铺小伙计连忙跑了出来,笑容可掬:“哎,少爷,您可是要典当什么东西?”

    “不,我是来赎东西的。”罗文道。

    小伙计的眼睛一亮,连忙道了一句“少爷稍等,我去叫我家掌柜的”,然后就朝着内屋走去。

    伙计知道,赚钱的时候到了,毕竟,他们做当铺这一行的,就是行的趁火打劫之事,说白了,低价回收,高价出售。

    外着,小伙计也是看到了罗文衣着华贵,气势不凡,认为罗文肯定是一个家资丰厚的阔少爷,这才不敢耽搁,连忙去请自己的掌柜出马,毕竟在这讨价还价上面,还是当铺掌柜这种老狐狸更加的擅长。

    旺财当铺的掌柜是一个吃的油光满面的中年人,四十出头模样,偏偏又戴着一个小黑帽,扛着一副镶了金丝边的眼镜,仿佛要着力去充当一个古董老学究的角色,却又显得不伦不类,让人忍俊不禁。

    “小六子,少爷人呢?”

    “掌柜的,这儿呢!”小伙计连忙把罗文引了过来。

    掌柜的眼睛在走过来的罗文的身上快速的闪过,脸上原本的趾高气扬立马化作了谄媚的微笑:“少爷,是您要赎东西?”

    “是。”

    “那您要赎什么东西?”

    “一个玉镯。”罗文道。

    “玉镯!”掌柜的愣了愣,然后道:“好的,那请少爷告诉我典当东西的人的姓名。”

    罗文一滞,直言道:“我不知道。”

    “您不知道?”掌柜的愣住,要不是罗文的表象实在是像极了一个阔少爷,只怕这会儿都会被这掌柜的臭骂一顿然后轰出去,这不是来戏耍他的嘛!

    掌柜的顿了顿,然后又问道:“那,玉镯是何日典当的?”

    “大约是昨日上午时分。”

    “少爷您有所不知,我这旺财当铺每日前来典当物什的很多,特别是玉镯一类的,您要是不能告诉我典当者是谁,我只怕是很难对号入座的找到您需要赎回的东西。”

    罗文想了想道:“那你这里可有昨日典当者姓名的记录?”

    “有有,六子。”

    掌柜的喊完,小伙计拿来了记录簿,罗文不语,将账簿一页一页翻过。

    “周大龙,典当民间玉器一件,日期***”

    “刘三,典当机械表一块……”

    ……

    一个一个名字从罗文眼前划过,罗文也有些拿不定主意起来,实在是他怕引起娘亲的怀疑,没有问过她的姓名,以至于他根本不知道她的名字。

    而就在罗文有些无计可施的时候,一个名字忽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立马让他呆在了当场。

    “就是这个”,罗文的语气非常的肯定。

    掌柜的接过账簿一看,一行秀气的毛笔字就显露了出来,“郭布罗·婉蓉,郭氏,典当精致宫廷玉镯一只。”

    “少爷您确定就是这个玉镯?”掌柜的还是征求的问了一句。

    “是!”

    罗文斩钉截铁道,心中的震撼却仍旧没有退却,实在是这个名字又勾起了他的太多回忆,郭布罗·婉蓉,除去“郭布”二字,居然就是他记忆中母亲的名字。

    所以他很确定,这个女人多半娘就是他在这里的娘亲。

    另一边,听到罗文肯定的声音,掌柜的笑容越发的明显起来,他搓了搓手道:“少爷,这个玉镯可不一般啊,乃是宫廷之物,从咱们中华氏族最后一任专制族长的宫廷里流出来的,价值不菲啊!

    不过既然是您要,我可以……”

    “这个够不够?”罗文心中正在疑惑着自己的娘亲怎么会有宫廷之物,见这掌柜露出了狐狸表情,也懒得和他废话,直接将林狂枫给的那一枚兵争币扔了过去。

    掌柜的接住兵争币,定睛一看,肥硕的老脸一抖,连忙道:“够了够了,少爷,这玉镯是您的了。”

    罗文点点头,接过眼熟的精致玉镯,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去。

    他身后,那掌柜的见罗文离开,这才哆嗦着将兜里的手帕掏了出来,擦着自己额头的冷汗,心有余悸的自言自语:“我滴个神啊,居然是军队的人,幸好幸好,不是个蛮横的兵。”

    一言,已经将这兵争大陆此时此刻军人们在百姓们心中匪性的形象揭露无遗。

    ……罗文重新出现在集市,找到了在原地等待他的林狂枫和他的娘亲,也就是郭布罗·婉蓉,郭氏。

    “小文,可以出发了吧!”林狂枫也没有问罗文去干什么了,笑着道。

    罗文点点头,于是三人再次上路。

    到了关月镇的镇子口,郭氏停下,目光复杂的看着眼前这即将离自己远去的承载了自己不少记忆的地方。

    她又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右手手腕,又意识到手腕上已经是空空如也,随即神色落寞了些许。

    罗文静静地现在郭氏身边,轻声道:“娘,若是您什么时候想回来看看,我陪您!”

    郭氏点点头,幸福的笑了笑:“不必了,我的儿,为娘的只要能陪着你,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罗文的心里一暖,他看了看郭氏光洁如玉的手腕,笑道:“娘,您手腕上的玉镯呢?怎么不见了。”

    “哦……昨天睡觉的时候我摘了下来,结果白天就不见了,兴许是被破庙的耗子叼走了,罢了,不要了也就是了,反正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

    郭氏的神色不自然道。

    罗文笑着,然后在郭氏惊愕中掏出了玉镯,道:“娘,玉镯没有被老鼠调走呢,我早起的时候在稻草里发现了它,现在还给您。”

    “哦,好,好……”

    郭氏呆呆的接过玉镯,重新戴在手上,目光复杂的看了罗文一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