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世兵争 > 第10章 离开
    “娘,儿子决定了,我要参军!”罗文平静的声音缓缓响起,却不像是出于一时的冲动,反倒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似的。

    “儿子,你可不要替娘担心,更不要因为娘违背你自己的意愿啊!”女人认真道。

    罗文冲着女人轻笑,“不,娘,儿子是真的决定了,一点也不勉强,您看,我也不小了,参军何尝不是一种建功立业的途径呢?”

    女人沉默了,许久,目光复杂的点了点头。

    而对于罗文来说,参军的这个决定还真的不是他一时的冲动,虽然参军能够更好的安置自己的娘亲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是更主要的是,他的骨子里有着对于军队的热爱,他崇尚军人那种铁血刚毅,披荆斩棘,保家卫国的豪情壮志。

    现在,此生最让他珍惜的娘亲就在眼前,记忆中的悲痛也成为了过去式,而那些深入骨髓的本事和经历,又被他带来,注定了他绝对不可能在这个兵争大陆平平稳稳地做一个庸碌平凡之人,既然如此,参军岂不就是他最好的选择?

    不过,唯一不能两圆的是……罗文愧疚的看了看慈爱地注视着自己的娘亲,抱歉道:“娘,儿子决定参军,只是……以后恐怕不能时刻的陪伴您了。”

    女人的鼻子一酸,不管她曾经拥有过怎样的人生经历,但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一个娇弱的小女人罢了。

    但是她还是强迫着自己,硬是没有让心中的那股酸楚继续扩散蔓延下去,她的声音稍稍的生硬了一些:“好男儿志在四方,我儿仅仅需要记得,儿行千里母担忧,娘会一直在家中为你祈祷的。”

    说完,女人慈爱地看着眼前这个俊朗帅气的大小伙,这几天,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做梦,她的儿子仿佛脱胎换骨了一样。

    坚毅、勇敢、孝顺,更是不知道在何时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属于男人的英勇气概,壮志豪情。

    对于儿子的这种变化,最了解儿子以前的秉性的她自然是感同身受,最为了解,但是女人却从来没有质疑过一句。

    她仍旧是像往昔一样爱着儿子,宠溺着儿子,儿子就是她活下去的勇气、信念、乃至一切。

    因为她知道,不管罗文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就是她儿子,这个事实永远也不会改变。

    女人想着这些,心中感慨着罗文前后的变化,居然悄悄的向着破庙的方向一拜,“菩萨啊菩萨,是你显灵,点悟了我的儿子吗?”

    女人心思的细腻自然是罗文这样的男人不具备的,他不知道发愣的娘亲正在胡思乱想着什么,还只当是娘亲舍不得自己。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这才当了几天的儿子,还根本没来得及怎么孝顺娘亲呢!

    “林大哥,我决定参军了,我娘她……”

    “兄弟你放心,你的娘亲就是我的娘亲,大哥一定会把伯母安排妥当的。”林狂枫保证道。

    罗文点了点头,林狂枫笑道:“既然如此,小文,还有伯母,你们这就跟我走吧!路上我还有许多事儿要交待小文呢!”

    “那,他们呢?”女人指了指李公子一众,问道。

    闻言,罗文和林狂枫的目光一同向折了手臂,仍旧疼的咬牙的李公子看去。

    此时,李公子的手下们也早已经挣扎着重新站了起来,只是再看向罗文的目光之中却禁不住就带上了敬畏。

    林狂枫看了看众人惨样,对罗文笑道:“兄弟,你这下手还真重,我能看出来,这些可都是些久经沙场的老兵了,恐怕都有兵者的实力了,居然这么干脆的就被你击溃。”

    “兵者?”

    罗文心下好奇,却没有立刻询问,他知道这些东西林狂枫一会儿肯定会告诉他的。

    “我没有下狠手”,罗文只是平静的说道。

    下一刻,李公子的那一众手下一怔,林狂枫面色古怪,片刻,放声大笑起来。

    他挥了挥手,对着李公子道:“滚蛋吧!还有,不必再想着报复的小心思了,回去告诉你爹,就说我是中华氏族革新派一脉的林狂枫,他会知道一切的。”

    说完,林狂枫也懒得再多看李公子等人一眼,转过身来,脸上的笑容重新浮现,“小文,伯母,我们出发吧!”

    看着三人离开的身影,李公子是悲愤交加,但是林狂枫临走时的话语却又由不得他不去考虑,那林狂枫倒是很像个人物,或许真的是连他爹都惹不起的人物。

    “公,公子,咱就这么算了?”一个下属“摇起了狗尾巴”道。

    李公子脸一沉,呵斥道:“闭嘴,我怎么做决定,还需要和你商量吗?”

    “是是!”下属不敢再废话了。

    之后,李公子却庆幸起自己的当时的谨慎来,因为在他把当日的经历,以及林狂枫的话语转告给他的父亲李辉之后,作为关月镇守兵长,李辉也只是叹了口气道:“儿啊,你还是找个郎中养伤吧!这次你可是踢到铁板了,爹也没办法帮你撑腰了。”

    ……

    另一边,罗文三人行至当日罗文与娘亲所去的集市。

    罗文忽然拉住林狂枫,故意慢了女人几步,然后悄声对林狂枫问道:“林大哥,你身上带银两了吗?”

    “啊……哦,给!”林狂枫也没问罗文要做什么,连忙从衣服兜里掏出来一枚银白色的圆币,然后递到了罗文手上。

    罗文一怔,“这是什么?”

    “钱啊!”林狂枫也有些傻眼,他也看出来罗文之所以悄声说话是不想被女人发现,所以他同样是小声地说道:“我说兄弟,你不会是扶桑氏族的奸细吧!居然连兵争币都不知道?”

    罗文没有理会林狂枫,只是对“扶桑”两个字眼稍微的顿了顿,然后接着问道:“好使吗?”

    林狂枫一愣,随即得意道:“那当然,实话告诉你,一枚兵争币恐怕已经足够你和你你娘半年的用度了。”

    “谢了!”

    罗文对林狂枫的得意似乎已经免疫,他握着兵争币,对女人道:“娘,我离开一会儿,您和林大哥等我片刻。”

    话语落下,罗文已经消失在密集的集市人流之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