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世兵争 > 第7章 羞辱
    天色渐渐黑定,破庙里,罗文与女人吃了一些糕点,填饱了肚皮之后,两人就和衣躺在了白日里女人储存的一些干草上休息。

    女人不知道是否已经熟睡,不过罗文与女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可说的话题,所以,大多数时候也都是女人问一句罗文回答一句。

    时间久了,越发地发现再醒来的儿子的变化和不同的女人也看出了罗文的兴致缺缺,也就不再打扰罗文,说了一句“儿子你早点睡”,然后两人之间就再没有了话语。

    “这倒是个聪慧的娘亲!”

    罗文借着月光看了看身旁的女人,然后轻轻地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女人身上。

    这样的娘,尊重儿子的隐私和秘密,不该问的绝不多问,还时刻地把全部的身心都放在对儿子的呵护和宠溺之上,哪怕现在的罗文早已经成年。

    对于这一点,罗文很满意,更是感觉到了久违的温馨和母爱,也算是这个莫名的世界赐予他的最好的礼物。

    所以,看着月光下那张清秀的,已经深深地刻在自己脑海中的女人的脸庞,罗文暗暗下定了决心。

    记忆之中的母亲车祸离世的悲剧既然已经无法避免,那就将那份愧疚和悲痛化作对眼前娘亲的珍惜好了。

    罗文的外套轻轻地落在了女人的肩上,女人此刻确实已经是睡着了,睡梦中,她看到自己孝顺的儿子笑着给自己递来了棉被,也就在睡梦中扯了扯罗文的外套,调整了一个舒适的睡姿,然后幸福地熟睡。

    罗文笑了笑,却又悄悄地坐起,他感受了一下自己当前这具似乎更加年轻,充满了血气的躯体,然后在月光之下盘腿而坐。

    心神空灵,白天的思绪一一在罗文脑海中划过,“兵争大陆”、“七大氏族”、“中华氏族”……最终,“李公子”这个名字和那张让人厌恶的面孔却重新出现在韩心的脑海之中。

    “跳梁小丑罢了!”

    罗文摇了摇头,当日击败纨绔李公子的五个保镖然后任其离去的时候,李公子隐藏在眼神中的阴鸷罗文自然是看的分明。

    他更是知道打蛇不死的后果,更何况这种疯狗只怕是比毒蛇还要可恶,睚眦必报。

    “打了小的出来老的”这种桥段罗文可并不陌生,但是罗文最终还是就那么把李公子放走了,甚至连那喝茶的中年人都发出了他太年轻的感慨。

    但是李公子,包括那神秘中年人,他们不知道的是,罗文之所以那么好说话的放过了调戏自己娘亲的李公子,最主要的原因只是因为不在乎,换句话说,罗文根本就没有把所谓的李公子放在心上,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这里就要提到罗文的性格中的一点,那就是对敌冷漠无情,却又很有自己的原则。

    在罗文看来,一是这李公子的恶行并没有得逞,二是他现在毕竟算是初来乍到,有些事情没有必要做的太绝,三是他要考虑到自己现在的娘亲的处境,所以,他最终选择了放掉李公子。

    各种思绪从罗文心头略过,罗文终于将所有的杂念都抛之脑后,他开始静静地打坐。

    心头回响起那一段摄人心魂,始终环绕在自己灵魂深处的四言诗:

    “三千杀戮由吾起,

    万灵屠灭始吾终。

    纵横八荒难敌手,

    一朝入魔镜中空。”

    罗文心中一遍一遍地回响着这段诗句,闭着眼睛纹丝不动,诡异的是,在罗文进入这种状态之后,刺骨的冷风再不得侵体,脱掉了外套而衣着显得单薄的他再也感觉不到半分的寒冷,恍惚中,一夜的时间居然已经倏忽而过。

    次日,阳日初升。

    有句老话说的不错,算什么来什么,既定的事实轨迹恐怕总是难以改变的。

    罗文从打坐中醒来,一夜的时间过去,不曾躺下休息的他不但没有感到半分的倦意,反而整个人都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看来记忆中的那篇法诀还是好使的。”

    罗文感慨了一句,心中也有了些庆幸,处在这个一切还是未知的兵争大陆,幸好还有那篇奇妙的法诀傍身,说不定,那就是他以后在此安身立命的根本呢!

    “可惜,自从修炼法诀以来根本就没有多少进展,除了能够让自己神清气爽,体魄强健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什么用处。”罗文有些惋惜的想着。

    这时,罗文听到破庙门外出现了脚步声,还夹杂着几道话语声,其中一道罗文还很熟悉,正是那纨绔李公子的腔调。

    “呵呵,这纨绔看来倒是有点背景,居然能找到这里来。”

    嘎吱!

    一声响,仅仅身着白色长衫内衣的罗文阔步走了出去。

    “对,是他,就是他,就是这个小王八蛋!”仍旧一脸猥琐的李公子破有些激动的指着才出了庙门的罗文叫喊了起来。

    出现在眼前的足有十几人,除了李公子一只弱不禁风的小鸡仔之外,都是很壮实的大汉,看起来居然比昨日李公子身边的那五个大汉还要彪悍。

    但是面对着这样的阵仗罗文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唯独李公子公鸭一般的叫声让罗文皱起了眉头。

    这样吵闹,可是会吵醒自己娘亲的美梦的。

    果然,女人被吵醒了,她醒来,看到自己身上罗文给她披上的外套,怔了怔,然后就向着庙门外走了出去。

    “儿子,出什么事儿了……啊!是他!”女人被李公子带来的人马吓住了,不敢再多言语。

    可是对面的李公子却直愣愣地看着披头散发,凌乱之下更显妩媚的女人,眼睛都冒起了绿光。

    “好啊,好啊!”

    醋意大起,李公子接着看到罗文身上不见的外套却穿到了女人的身上,顿时无限鄙夷地冲着罗文骂道:“好一对狗男女啊,居然在菩萨面前干出这些勾当,真是伤风败俗,伤风败俗啊!”

    闻言,女人的脸色瞬间变得羞愤起来,罗文的瞳孔更是猛地一缩,犀利如剑一般的目光越发冷酷的盯住了李公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