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世兵争 > 第3章 雪停
    人在极度饥饿而体内缺少能量的时候,往往很少的东西也能够成为救命的稻草,就像是横穿沙漠的旅者,多出一个苹果结果也多半会呈现出不同。

    就像现在,吃下半个并不新鲜甚至有些皱缩微苦的苹果之后,罗文渐渐的感觉到力量重新漫回到自己的身体之中,原本身体的不适和虚弱也好了许多。

    女人虽然强装着优雅和从容,同样也吃完了罗文强塞给她的另外半个苹果,此刻正在重新拨动篝火。

    她原本苍白的菜色脸稍稍的红润了几分,篝火木柴基本上已经燃尽,她只是耐心而细致地将木柴燃烧过后留下的黑碳重新覆盖在赤红着的其他木炭之上。

    女人是对向着罗文而坐,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有意,刚好挡住了破庙门缝外径直吹来的刺骨冷风。

    破庙的地面很脏,落着大量的香灰,女人大概是没有什么坐垫之物,她用了一把稻草铺在地上,然后坐在上方,不过坐姿却有着说不出的雍容和优雅,若不是此时此刻她所处的环境太过糟糠,罗文甚至会把误当做一个贵妇人来看。

    罗文避开女人时不时投来的温柔而慈爱的目光,在女人特意将篝火旺盛的一面拨向他带给他更多的温暖的时候,他这才终于在“肚饱身暖”之后第一次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自己还是自己,虽然没有镜子作为对照,但是这具身体回馈给他的力量一如往昔的强大,念头所达,身随心动,意志力也依旧如钢铁般坚强,就连罗文记忆中处于右手背左侧的那一小块圆形胎记,同样也还在。

    事实证明,他罗文还是罗文,除了皮肤细腻了一些,外加上身上原本的劳改服变作了此时不知名的古怪服饰之外,就再没有了其他的变化。

    然而也正是这样,却让一直心志如铁的罗文也感到有些恍惚起来,到底现在的世界和自己才是真实的他,还是记忆之中被枪决的那个他才是真实的他呢?还是说,那不过是他的黄粱一梦?可是这梦也未免太过真实了吧!

    到底是庄周梦到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庄周,这个问题,真的是让人费解。

    罗文甩了甩脑袋,将脑海中的昏沉甩掉,他可不是个听天由命的懦夫,他已经打定了注意,管他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就都当作自己的人生,努力打造属于自己的精彩就是了。

    思念通达,罗文再看向这女人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多少芥蒂,既然两世都为真,那么眼前无处不细心呵护的娘亲,又何尝不是对自己的一种恩赐,就是被枪决那一世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尽孝心就因车祸而去世的含辛茹苦把自己养大成人的母亲的化身。

    既然如此,对于记忆中母亲的愧疚和未来得及报答的生养大恩,就在眼前的娘亲身上回报就是。

    “娘!”

    罗文的性格决定了他一旦下了决心就绝对不会优柔寡断,他已经试着喊出了声。

    女人微微一怔,不知怎么的,她总觉得从风寒中好多来的儿子似乎变了很多,就连这一声“娘”,也都包含了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情感。

    不过总算是朝着好的方向变化,也不枉她望子成龙的希冀,更何况……

    “哎,儿啊,怎么了?”女人中断了自己的思绪回应。

    罗文指了指庙外,笑道:“大雪,好像停了!”

    女人愣住,随即扭头顺着韩心所指而去,她轻轻的推开了庙门,尽量用瘦弱的身躯挡住了那开门间最为难以忍受的片刻冷冽,因为她总是怕自己才从风寒中好过来的儿子再被冷风吹出个好歹。

    庙门打开,屋檐上的残雪因为庙门的震动纷纷落下,冷嗖嗖的,带着凉气就冲进了女人修长的脖颈,女人哆嗦了一下,可是这种突如其来的冰冷又很快就被惊喜所替代……

    “真的唉,儿子,雪停了,雪停了!”

    罗文也终于缓缓地站了起来,他活动了一番关节,确保已经消除了所有的酸麻和不适,这才走到了比他足足矮了大半个头的女人身边,紧挨着朝门外看去。

    但见,积雪皑皑,目之所及银装素裹,一片冰封,偶有残雪随风飘零,摇曳着身姿,不知道究竟会被吹往何处……

    罗文裹了裹身上穿着有些别扭的怪异衣服,挡住了冷风的侵体,他将庙门全部推开,看了看早已经放亮的天色,回头把残留了一夜的篝火彻底的熄灭。

    “娘,篝火已经被我熄灭。”

    罗文说道,他已经猜出了自己当前和这女人的处境,只怕是已经无家可归,这才在破庙落脚。

    想着这些,罗文的心中不由得再次感慨,当年,父母离异他跟着自己的母亲罗婉蓉过活的时候,又何尝没有睡过天桥底,那般的艰辛,若是没有经历过,你绝对难以体味出其中滋味。

    “哦哦,儿啊,你等为娘的一下,娘再把东西收拾一下,然后咱们就去集市,娘给你买点心吃!”

    说着,女人就回头收拾起来,罗文看到她把篝火的碳灰全部踢到角落里然后用稻草盖上,接着,她又把一些杂七杂八的碗筷、衣物、剪刀之类的全部藏在了菩萨下方的木板里。

    看到这些,罗文心中已经有了大概,只怕是自己这位娘亲是把这破庙当作自己的长久居住之地了。

    罗文心情有些沉重地摇头的时候,女人已经整理完毕,再次出现在罗文的身旁,“儿子,出发吧!”

    “好!”

    罗文点头,两人就走出了庙门。

    庙门之外,算是罗文接触的这个世界的第一行,没有记忆中的高楼大厦,公路道桥,没有记忆中的车红酒绿,艳装媚姿,有的只是两面青山,土路泥泞,还有触目的一片荒凉,若是非要和罗文记忆中的某处贴合,倒是像极了穷困潦倒的偏远乡村。

    好在随着两人渐行渐远,到了女人所说的集市,这才稍稍的有了些人气,周遭也相对的繁华了一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