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世兵争 > 第2章 母亲 女人
    风声沙沙,落雪皑皑,直到刺骨的冷逼近,罗文才意识到自己当前所处的地方居然是一座破观音庙,而不是什么阴曹地府。

    这立刻就让反应过来的罗文不明所以,眼前的一切都太真实了,根本就感受不出半分的虚幻,头顶的观音,身旁似是自己母亲的女人,还有庙宇外鹅毛一般的大雪,一切的一切无不说明了一个问题,这里大概还是人间。

    至于之前温暖的亮光,罗文这才发现了它的真实面孔,原来只是一小堆忽起忽落的篝火,那个似是母亲的女人在不断的拨动,这才保证它没有熄灭,带给了这四处漏风的破庙最后的温暖。

    “只是为什么不再添些木柴?”罗文疑惑,不过很快又了然,四处光秃秃的,哪里还见得到半根木棒。至于庙外……算了吧,自己都觉得冰冷刺骨,更何况是这么个娇弱的女人,再说那浸了雪的木柴只怕也是烧不着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罗文才终于有了功夫端详起眼前的女人。

    像!

    实在是太像了,不,应该说是一模一样,与罗文记忆中的母亲无二。

    但是罗文很快就发现了不同之处,这个女人的发饰奇特,头发被宛的很高,大有“高余冠之岌岌兮”的既视感。另外,这个女人的肤色很好,容貌秀丽,看着大概也就是三十来岁的模样,然而罗文的母亲由于操劳,虽然也是天生丽质,却因为没有的得到保养,才四十出头,看着却像是年近半百之人,与眼前的女子绝对不同。

    而罗文之所以会冒失的就喊了“妈”,也是因为眼前的女人和母亲年轻的时候太像,自己又思念成积的缘故。

    心思急转,罗文此时此刻却已经顾不得去细想已经被枪决的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遇到了这么一个似是自己母亲的女人了。

    因为一股难以抵挡的饥饿已经瞬间漫上了他的心头。

    “咕噜!”

    “咕噜!”

    在罗文诧异之中,那似是自己母亲的女人的肚皮同样的发出了异样的声响。

    两人默然对视,那女人的的脸色立马就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她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摸了摸手腕上精致的玉镯,依旧柔声道:“儿子,饿了吧!娘去给你找些吃的。”

    “外面的雪很大!”罗文透过破庙的大门缝看了看,下意识的说道。

    闻言,女人有些难以置信的怔住,随即眼神中露出让罗文难以理解的欣慰,她的声音变得轻快起来,“放心,娘不出去!”

    “不出去,我的肚皮……”罗文默然,饥肠辘辘的肠胃一直在告诉他他需要进食了,但是他总不能真的忍心让这么个娇弱的大概真的就是自己母亲的女人冒着大雪去找吃的吧!

    不过罗文的担忧显然是多余了,因为很快他就惊讶起来,这女人果然没有出去,只是走到了观音像前摆放贡品的地方,犹豫了一阵,然后就四处翻找起来。

    “菩萨莫怪,菩萨莫怪,生活所迫,生活所迫……”

    女人不停的重复着,翻找着,过了许久,就在罗文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因为过度的饥饿而有些渐渐不支的时候,女人终于返了回来,带回了一个苹果。

    “现在是什么世道啊!连菩萨都没有吃的了,真的是够倒霉的!”

    罗文隐约间听到了女人的絮叨,只是到了他的面前,她的神色又重新恢复到了之前的神态,倒是颇有些雍容。

    “我的儿,娘居然找到了一个苹果,快吃吧!”

    苹果被递了过来,却是一个置放在这里不知道有多久了的苹果,皱皱巴巴的,外层还粘着香灰,若不是这寒冬天气,罗文觉得它恐怕已经烂掉。

    罗文怔了一会儿,倒不是吃不下去,当特种兵那会儿他什么苦没有吃过,只是感慨这女人日子的艰苦。

    可是这女人明显是误会了,她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哦,娘给你去个皮再吃!”说着她把苹果重新拿了过去,然后又消失在罗文的视线之中。

    女人再次出现的时候,苹果果然变了样,表层带着香灰的果皮已经被去掉。

    只是联想到那苹果之上锯齿状的刮痕和方才那女人肚皮“咕噜”的叫声,罗文已经猜到了情况,果皮被女人吃掉了。

    罗文沉默,眼前原本还皱皱巴巴的苹果也因为去了皮而变得有些晶莹剔透起来,只是他却怎么也吃不下去。

    这一幕,与当年他的母亲把梨子让给他吃而自己却偷偷的吃掉那舍不得丢掉的梨皮多么的相像啊!

    霎时间,若不是有些坚韧不拔的毅力,罗文恐怕已经落下泪来。

    “这这个……儿子,先将就将就吧!等雪一停,娘就去给你买些点心吃!”女人习惯性的摸着自己的玉镯道,她显然是误会了罗文,以为他嫌弃这种食物。

    泪花在罗文的眼角转了几转,又瞬间消失,他在沉默中直接用力把苹果掰开两半,递向女人道:“您,也吃!”

    “不不,娘不饿,不饿,真的不饿!”惊愕中反应过来的女人连忙摆手,只是,“咕噜”,异样的声音立马就再次发出。

    “您,吃吧!”罗文还没有完全的接受现实,所以只是用“您”称呼着对方。

    “不,不用,娘这是吃的太饱,所以打的饱嗝!”女人还在坚持。

    罗文思维轻转道:“我知道,只是这天太冷,苹果这么大,这么凉,吃多了会坏肚子的。”

    说完,真是饿坏了的罗文也顾不得再招呼女人了,将半个苹果直接塞到对方的手中,然后就对着自己手中的另外半个苹果啃了起来。

    ……风声越发大了,雪似乎也越发厚密,篝火不知道何时已经再次接近了熄灭,只是此时此刻这小破庙内却越发的温馨。

    女人优雅的吃着手中的半个苹果,一脸欣慰的看着眼前寄托了自己一切的儿子,看着看着,她的嘴角就露出久违的幸福微笑……似乎一场大病过后,儿子猛然间就长大了,甚至变得让她都有些陌生起来,只是这种陌生,正是她所希望的方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