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世兵争 > 第1章 枪决
    砰!

    厚重而巍峨的古城墙下传出一声枪响,然后天地间就化作了一片寂静。

    看着那个因为不屈,即使是在最后一刻也选择直挺挺地跌倒来表达自己内心抗争的身影,周围围观的人群中传来不一的目光,有讥讽、有冷漠、有无奈、有惋惜……然而,一切争论也都随着那道身影的倒下而结束了。

    历史的前进对于所有的事物都有着无与伦比的冲刷性,关于那道倒下的身影的传说,或许不久就会被人忘却。

    ……就这样,罗文被枪决了,枪决的理由对外宣称是他影响到了社会的稳定、危及群众的生命安全,然而,这只是公之于众的用来糊弄人心的搪塞之语。

    真的原因是,罗文私自干掉了某位拼爹族的不法纨绔,遂受到了法律的制裁。考虑到罗文可怕的身份和经历,国家出动了十数个特种兵出手,结果全部被罗文重创。

    最后,要不是罗文想起了含辛茹苦的把他养大的母亲说的那句“不管现实多么残酷无情,孩子,你终究还是要努力的去做一个好人”,他也绝对不会在报完仇之后就心灰意冷,束手就擒,以至于落得个被枪决的下场了。

    ……

    ……

    恍恍惚惚,悠悠然然中,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某一天,似乎有无数让人睁不开眼睛的光亮出现,这光亮带着温暖,居然让被枪决之后本应该失去意识的罗文感受到了久违的温馨。

    缓缓地,罗文再次睁开了双目。

    最先引入眼帘的是破败的,还处处残留着蜘蛛网和灰尘的拱顶式房顶,接着,旁边居然是一座观音菩萨的法相,虽然从它身上那浅浅的裂痕看来它已经很有了些年月,却依旧折射出庄严肃穆的神圣光辉。

    “菩萨……呵,看来我是真的死掉了……”罗文轻轻地摇了摇头,自己精彩纷纭的人生、最后被枪决的记忆,也如水般一一涌入到他的脑海之中:

    罗文,随母姓,他的母亲叫罗婉蓉,是一个极其要强的女人,因为罗文生父嗜赌成性,最终毅然决然的与罗父离婚,带着罗文过活。

    从此,母子俩相依为命,罗婉蓉含辛茹苦,望子成龙,细心的把罗文照料大。

    罗文更是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从小就表现的极为优秀,酷爱军事的他成功的考进了让亲友同学们都羡慕不已的国防科技大学。

    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之后,罗文参军入伍,仅仅一年,他的优秀就引起了国家特种部队某位首长的关注,并且成功的通过层层考核,成为了特种部队的一员。

    自那以后,数年苦修,汗水长流,罗文用事实再次向世人证明了自己的优秀,在国际联合国带头组织的世界特种兵训练大赛之中,罗文脱颖而出,并且因为头名的缘故被授予了荣誉的“特战兵王”的称号。

    他为自己的祖国赢得了荣誉,也为自己赢得了资本,原本,这一切都朝着美好的方向前进,然而上天大概是为了向世人论证“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一说,意外还是发生了。

    罗文的母亲罗婉蓉,因为一场车祸离世。

    子欲养而亲不在,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罗文心中的悲痛可想而知,要知道,母亲在他心中的地位是绝对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的。

    可是悲痛过后,生活还要继续,罗文为母亲办完丧事之后继续着他的人生。

    但是世事就是这么难以预料,不久,罗文得到消息,夺走母亲罗婉蓉的那场车祸绝非偶然,听人说,居然是某位纨绔打赌输掉之后故意开车撞的人,而他的母亲不过是很不幸的刚好路过。

    听闻此言,罗文心中自然是怒不可支,母亲意外去世也就罢了,若是被人蓄谋杀死,杀人者人恒杀之,他绝对不会放过。

    不过罗文也绝非鲁莽之人,在经过多方的查证果然证实了母亲的车祸绝非偶然之后,罗文一纸诉讼,把纨绔告上了法庭。

    结果……呵呵,自然是可以预料。

    在这样一个拼爹的时代,罗文这样一个算是没爹的孩子又怎么可能取胜,判决大事化小,此事不了了之,听说,要不是几位首长替罗文说情,只怕是他已经进了号子。

    如此现实,罗文再难以压制心中的愤怒和不平,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他取走了纨绔的性命。

    那一夜,纨绔无命,不知道多少人家在争相庆贺,以后又有多少人家会避免于难,不再重复罗文身上发生的惨剧。

    然而麻烦也接着就到了,纨绔被悄无声息的杀死,自然很容易就将罗文锁定为了凶手,因为除了他,旁人也没有这个动机和实力。

    再之后,也就是那样了,以罗文的本事,若是他没有选择束手就擒,只怕是再多来几十个特种兵也是白搭……只是……最终被枪决。

    记忆一一涌现,最终化作一声感慨,看着那巨大,庄严却又不失慈祥的菩萨,罗文默默发呆,“罢了,反正已经是到了阴曹地府,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只是,这股温暖的亮光依旧存在是怎么回事儿?人死了还能感觉到温暖吗?”

    罗文喃喃,终于侧过身来,随即,不可置信的怔住,一种莫名的惊喜和思念直接冲击在他的灵魂深处。

    望着那个梦中依旧思念的身影,罗文动情呼唤,“妈!”只是在心中,他却是有些悲凉,母子两人,再见面的时候居然是已经到了阴曹地府,人是物非,令人作慨。

    那道身影是一个女人,容貌自然是与罗婉蓉一样,不然以罗文沉稳的性子也不绝不会这样冒失的开口。

    她抬起了头,神韵和眼神却并没有让罗文找到与记忆之中母亲任何的重叠之处,但是她眼神中对于罗文的溺爱,却早已经把罗文融化。

    “我的儿,你怎么了?为何这样称呼为娘?”那女人柔声问道。

    这下子,罗文就是再愚蠢也意识到了不对,眼前的女人,除了容貌与自己的母亲罗婉蓉相同之外,居然再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罗文,再次呆住了!

    (未完待续)

    文学征文新书,跪求兄弟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