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世兵争 > 第16章 罗文的选择
    赖子云等人被林狂枫一言叫住,背着林狂枫,赖子云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也知道现在是人在屋檐下,所以在扭过头之后他脸上原本的阴沉又立刻消失不见。

    “你还想怎么样?”赖子云无奈地瞪着林狂枫道。

    林狂枫将自己的寒光剑握在右手中,然后风轻云淡地坐落在自己的席位上,声音冰冷道:“看看你们的周围,被你们弄成了这副模样,你们难道就不准备拿出点诚意,补偿补偿?”

    赖子云一愣,那应该就是这客栈掌柜的中年人一愣,少女绿儿同样是一愣,然后众人的目光这才想起来向客栈四周看去。

    只见这原本还算清洁齐整的客栈早已经是面目全非,桌椅板凳,少腿的少腿,断肢的断肢,乱七八糟的散落了一地,除了罗文他们吃饭的那一桌还完好无损之外,整个客栈居然再难寻来一个可以坐人的板凳,好一个满目疮痍的场面。

    赖子云的嘴巴狠狠的抽了抽,一侧目光快速的从罗文和林狂枫身上扫过,心中暗自悱恻,“这还不是你们这两个变态作的锅?”

    当然,到了嘴上他可不敢这么说,只能咬碎了银牙往肚子里吞,闷哼道:“我赔总行了吧!”

    说完,赖子云原本还略有些躲闪的目光到了那中年掌柜身上之后就变作了凶狠和威胁:“掌柜的,你说说,我,该赔你多少钱?”

    他的话语几乎就是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

    中年掌柜攥了攥拳头,最终又放下,无力的松开,他轻轻地拍了拍一旁有些害怕的少女绿儿的手以示安慰,然后将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对着赖子云勉强的笑道:

    “军爷说笑了,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儿,小的找人修理修理就好……不用您赔了!”

    中年人的话说完,目光中尽显落寞,他的儿子,也就是那年轻伙计,看向自己父亲的脸上也露出了失望。

    赖子云的嘴角一斜,冲着林狂枫得意的笑了起来:“怎么样,你也看到了,人家都说不需要爷……我赔了,现在我们总可以走了吧!”

    “呵呵!”

    林狂枫只是冷笑了两声,他的心底对于中年掌柜这一类软弱怕事之人十分的不屑,在他看来,自己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已经是天大的恩德,可是你自己的懦弱难道还要我买账吗?

    所以,林狂枫立马就没了再多管闲事儿的意思,只是静静地饮着未尽的酒水。

    至于赖子云的询问,他根本就懒得理会,没表示同意,也同样没有表示不同意。

    “哈哈,掌柜的,那就多谢了,你这店儿,我以后还会常来的,哈哈哈哈哈!”

    赖子云看到林狂枫这般的姿态,心中虽然对于林狂枫直接无视他的行为感到的羞愤,但他赖子云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既然拿林狂枫没辙,他也就选择了接受。

    不过,现在他还是张狂大笑了一番,以挽回方才丢失的颜面,然后拍了拍落了些许灰尘的衣袖,就准备潇洒而去。

    这一刻,那中年掌柜的已经是憋红了脸,浑身都在颤抖着,因为事情实在是超出了他的预料,他似乎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本来,他持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考虑到自己一家人以后毕竟还要在这里生活,所以不敢把这些随时还可能卷土重来的兵痞们得罪太死,最终说下了方才的那番话语。

    但是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因为他此时此刻的靠山林狂枫居然因为他表现出来的懦弱而对他们撒手不管了。

    再听这赖子云的意思,无疑,现在林狂枫在他们还有所顾忌,可是只要林狂枫一行人走掉,他们只怕是立马就会重新出现。

    到了那时,他的客栈,还有少女绿儿,只怕是都要遭罪了……

    “爹!”

    绿儿也明白过来,急得都快要流出了眼泪,她无奈的开口,却知道自己什么也改变不了。

    最终,绿儿似乎想起了什么,她明亮美丽的大眼睛投向了林狂枫,却见林狂枫仍旧是自顾自的饮酒,她的眼神落寞下,最终把目光又移向了正不见表情地看着眼前一切闹剧的罗文。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灵魂的载体。

    这是一双纯白如纸的眼睛,纯洁的似乎不含半分的杂质,它水灵灵地闪动着,虽然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却早已经道出了所有的哀求和悲痛。

    “唉!”

    罗文摇了摇头,忽然想到了记忆中母亲的教诲,“不管社会多么现实,总要努力去做一个好人。”

    他又看了看一旁刚才还毫不犹豫地仗义出手,此刻却又对于眼前的一切都漠不关心,冷着脸的林狂枫,心中有些好笑。

    他这位林大哥的性子,他似乎又发现了几分,正直率性,外冷内热。

    笑了笑,罗文缓缓开口道:“二赖子,你且站住!”

    “妈的,这年头,阿猫阿狗都敢……”

    都快要走出客栈门的赖子云停了下来,心中暗骂,可是一回头,顿时愣住,感情是这个更恐怖的家伙。

    赖子云疑惑地朝着林狂枫看去,却不料原本还对一切漠不关心的林狂枫不知什么时候冷冷地盯住了他:“我兄弟说的话,你没听见啊?”

    心中暗道晦气,赖子云只得老老实实地转身走了回来,对着罗文道:“这位爷,你又想怎样?”

    罗文没有废话,直言道:“很简单,第一,赔偿客栈的一切损失,第二,付清你们今日消费的,以及以前赊下的所有账款,第三,记好了,莫要再打这位姑娘的注意。”

    罗文的声音带着不容置喙,绿儿惊讶中目露感激,中年掌柜的惊愕中又有几分惭愧,年轻伙计的眼睛里也立马露出了希冀。

    至于林狂枫,他看了看一脸正色的罗文,又瞧了瞧不远处偷偷地盯着罗文打量的少女绿儿,原本还冷着的脸色忽然化作了高深莫测的笑容。

    不过这一切赖子云就没有心思去观察了,他不敢置信地瞪着罗文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闻言,罗文的声音也冷了下来,“话,我不会再重复,但是你们若是敢违背,后果自负。”

    林狂枫适时站了起来,自家兄弟,那是一定要力挺,他握着寒光剑,虽然是最普通的衣着,本身也显得有些清瘦,却在这一刻展现出恐怖的气势。

    “我兄弟的话,就是我的意思!”

    他的话说的是斩钉截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