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世兵争 > 第18章 懦弱?
    屋子外面不知何时又飘起了雪,先是时而可见,时而又不见,一片一片的,轻轻地落在大地上,然后又瞬间就融化,而随着这先头的雪不断地给大地降温,后来的,终于可以停留在它们久已向往的大地母亲的怀抱,慢慢的,也就给整片世界都做了一件雪白的大衣。

    客栈里的满目疮痍不知何时已经被打扫完毕,罗文与林狂枫三人的那一桌饭菜也早已经重新地冒着热气。

    “两位恩公,来,我敬你们一杯!”

    饭桌上,中年掌柜举杯相邀。

    林狂枫却没有言语,更没有要表示碰杯的意思,他是个性情耿直的人,之前这掌柜的懦弱让他瞧不起,现在仍旧没有改变。

    罗文笑了笑,心中对于林狂枫的这种傻直也很无奈,却又暗暗欣赏他这种真心情的性格,因为这种人在他记忆中几乎已经绝迹。

    “苏老板,你不必如此客气。”先前的交谈让罗文知道了这中年掌柜的名字,叫做苏铁山,为了避免苏铁山的尴尬,罗文倒是和他碰了一杯。

    “我大哥一向就是这个冰冷的性子,希望苏老板不要在意才是。”

    “哪里哪里,恩公说笑了,你们的大恩大德我苏某本就是无以回报啊!”

    苏铁山又和罗文谈了一会儿,见林狂枫始终摆着个脸,苏铁山自讨没趣,赔了个笑脸之后也就找了个借口失陪了。

    “苏志,你来陪两位恩公喝些酒!”苏铁山临走时交代了一句,至于苏志,也就是苏铁山口中的“志儿”,那个年轻的伙计。

    “哦!”

    苏志答应了一声,然后走过来给罗文和林狂枫斟酒。

    而这苏铁山一走,罗文立马就察觉到了自己大哥林狂枫的变化,似乎神色没有那么冷了。

    罗文心中暗道好笑,没有想到林狂枫居然还有这样类似于小孩子的一面,赌气、不喜欢别人,就一副受气不爽的模样。

    苏志走近罗文,给罗文斟酒,罗文抬头看了苏志一眼,这才发现这一直没有让他太过注意的年轻伙计的面相居然十分的有趣。

    相貌虽然普普通通,却叫人见之难忘,实在是他那额头正中的那颗大黑痣太过显眼,乍一看,居然像是二郎神下凡,长了三只眼睛。

    “林大哥,这位小兄弟叫做苏志,你可知道他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罗文忽然开口道。

    林狂枫正在夹菜的筷子一顿,瞅了正向他走去,准备给他斟酒的苏志一眼,不假思索道:“自然是因为他额头中间那颗像是嵌一颗黑豆般的黑痣了。”

    咯咯!

    有人笑了起来,笑声清脆悦耳,甜美可爱,像是玉佩碰撞在一起时发出的那种美妙的天籁,却是从客栈的内室传来,像是那个少女绿儿的笑声。

    看来,那个女孩还趴在某个角落偷听他们的谈话呢!又像是发现她被发现了,那美妙的笑声戛然而止。

    “哈哈哈,林大哥,有很多时候,最容易判断出来的事情,还有最先看到的景象,往往会迷惑我们,让我们失去了自己应有的判断的,从而得出错误的结论的。”罗文笑道。

    “什么意思?”林狂枫有些莫名其妙。

    罗文道:“林大哥,小弟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就先不和你讲,且让我们先问一问苏志小兄弟,看他名字的来由究竟是不是像你所说的那样。”

    “好,你说!”林狂枫对苏志道。

    苏志愣了愣,不过他的话语还算顺畅清晰:“两位恩公,我的名字并不是因为我额头上的这颗黑痣而起的,其实我出生的时候额头上还没有长痣呢。

    只是我爹他希望我志存高远,可以在将来出人头地,所以给我起了这个名字,苏志,“志”是“志气”的“志”,不是“黑痣”的“痣”。”

    哈哈!

    罗文冲着林狂枫一笑,道:“怎么样林大哥,你猜错了吧!”

    “是,不过这和你之前说的话又有什么关系?”林狂枫仍旧不解。

    罗文瞧了瞧苏志,随后也没有隐晦什么,笑着向林狂枫问道:“好,林大哥,这么说吧,你觉得苏志小兄弟的父亲,也就是苏铁山掌柜的,如何?”

    “懦弱!”

    林狂枫的回答直截了当,并没有一点犹豫,哪怕当事人苏铁山的儿子苏志就在他的身旁。

    罗文点了点头,却又意外地发现苏志居然没有半分震动,甚至目光中还透露着赞同似的。

    “小兄弟,你不会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不敢欺骗两位恩人,我也对父亲刚才的行为感到……”

    “羞耻,觉得那有失男儿本色,是一种懦弱的表现?”罗文替苏志补充道。

    苏志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罗文却摇头道:“不,如果你们真的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特别是你,小兄弟,你和我大哥在这方面都有着认识上的不足。”

    “哪里不足?”林狂枫一愣,苏志也是瞪大了眼睛,等待着罗文的下文。

    罗文笑道:“林大哥,我请问你,你之所以给苏掌柜安上了一顶懦弱的帽子,是不是因为他之前向赖子云妥协,在有你做靠山的前提下还屈服于赖子云的威胁,居然口是心非的不要赖子云的赔偿?可对?”

    “不错!”

    “那么我请问林大哥,假如苏掌柜当时并没有选择向来赖子云妥协,赖子云也迫于我们的强硬,赔偿了客栈的损失,然后离去,那之后,我们又会如何?”

    “自然是离开!”林狂枫道。

    罗文点了点头,“说的没错”,随后他的语气立刻又沉重起来,“我们是离开了,可是苏掌柜他们一家呢?难道也能跟着离开?

    我们毕竟不可能庇护苏掌柜他们一生,迟早会离开,而苏掌柜又同样不知道大哥你所拥有的能量。

    那么赖子云一行人若是再来,林大哥,你觉得他们是会大人有大量的不把之前被我们打压的事情放在心上,还是睚眦必报,将对我们的愤怒发泄在苏老板他们一家身上?”

    “这……”林狂枫语塞。

    “我想结果是可以预料的,绿儿姑娘,苏志,连通苏掌柜,只怕是都会遭殃。”

    罗文郑重道,说完,他看向苏志:“再问你,你现在还觉得你那个宁可不要个人尊严也要保全他的儿女的父亲懦弱吗?”

    “不!不!”

    苏志摇头,回首,蓦然愣住,因为他看到苏铁山正眼睛有些通红的望了过来。

    原来,他们方才说的话都一字不落地被碰巧从客栈外面进来的苏铁山听进了耳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