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世兵争 > 第21章 临别赠语
    “文士的智慧和兵者的勇武?”

    罗文的话语中带着疑惑,“兵者”这个字眼再次被林狂枫提起,这使他的好奇心越发的浓重起来。

    林狂枫瞧了一旁的苏志一眼,向罗文解释道:“兵者大陆,以强者为尊,以能者为尊。

    而所谓强者和能者,无非就是武力强大者,或者是智慧过人者。

    七大氏族逐渐衍化,最终将文武之道分作两支,一支为文道,按照级别和能力划分,由下而上,为先生、谋士、谋师、谋臣、谋相,每个级别分为上下中三品不等,再往上据说还有谋圣级别的智者,只是多半存于传说之中,近百年来从来就没有人见到过。

    另一支则为武道,同样的级别由下而上,分为兵者、兵士、兵尉、兵校、兵将,兵将之中的巅峰王者可称“兵帅”,每一个大级别又分为上中下三级不等。

    兵帅之上,传闻乃是兵仙,却从来没有达到过。”

    林狂枫详细的诉说着,苏志在一旁听的是满眼放光,罗文则是默默不语,低头沉思。

    他在思考,觉得林狂枫说的有些玄乎、疯狂,真的这样说来,这个兵争大陆未免也太神奇了吧!难不成还有什么飞天遁地的武侠之说?

    “林大哥,你说的实在是让我惊讶,我想知道何为武道,难道真的可以飞天遁地,千里杀人,拈花夺命?”

    嘎!

    林狂枫愣住,傻眼的瞧了瞧罗文,道:“兄弟,你不是在做梦吧?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真要是想你所说,只怕这世上都该出现神仙了。

    我说的武者等级,只是对于军队中强者的能力区别和划分而已,文道等级同样如此。

    不过话说回来,武道高手的厉害的确是强悍至极,文道高手的智慧同样是让人防不胜防,心惊胆战。”

    罗文这才点了点头,明白过来,看来这兵争大陆还是在他能够理解的范围之内,而不是什么仙侠神话之地。

    两人谈着话,不知不觉中也就酒足饭饱。

    林狂枫似乎急着赶路,饭局一结束,他就催促了起来:“小文,伯母,这饭也吃完了,外面的雪好像也已经停了,咱们还是接着赶路吧!否则天黑前我们只怕是赶不到地方了。”

    罗文征询的看了看郭氏,见郭氏点头,于是答应道:“好,那咱们就出发吧!”

    罗文扶着郭氏出了客栈门口,但见一片银装素裹,皑皑无迹,青松不见青、泥路不显色、荒山披白衣、屋舍融天色,放眼望去,天地间的一切似乎都被积雪覆盖,苍凉加寒冷之下,人的存在立马显现的格外渺小。

    “好一场大雪啊!”记忆中有着全球温室效应的影响,罗文又住在南方,几时见过这样美丽的雪景,他忍不住长吟了记忆之中的一句诗。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如此雪景,令人回味啊!”

    “哈哈,兄弟,想不到你还是个大才子,这样有意境的诗句,着实难得的很呢!”

    林狂枫半眯着眼睛,细细的品味:“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好,好诗,好诗!”

    额!罗文被林狂枫的赞叹拉回了现实,他瞧着林狂枫不似作假的惊叹,暗道这兵争大陆不会还没有出现过华夏古国历史上大诗人层出不穷的时代吧!

    “林大哥,兵争大陆可有什么大诗人?”

    “这当然有的。”林狂枫一连说了好几个,然而罗文却是半个也没有听说过。

    如此一来,罗文知道了,这兵争大陆的文化沉淀果然也与他记忆中的中国没有什么关系。

    “不对,那岂不是说……”

    罗文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紧盯着林狂枫,语气略带急促道:“林大哥,那这兵争大陆可有什么出色的兵法大家?或者是兵法著作?”

    “兵法大家?兵法著作?”林狂枫握了握在他腰间露出剑柄的寒光剑,一脸的莫名其妙,“没听说过!”

    “就是带兵打仗的智慧、方法,还有对于战场形式的判断、总结之类的书籍!”罗文补充说。

    林狂枫将右手从剑柄上挪开,他摩挲着下巴,半晌,若有所思道:“我好像明白了,你说的是文道能者们的智慧心法吧!”

    “智慧心法?”罗文不解。

    林狂枫道:“对啊,我想你说的应该就是智慧心法,文道能者们各自都有属于自己的智慧心法,用于统兵打仗,谋划布局。

    不过这些智慧心法可都是他们各自的命根儿,向来都是如数家珍的藏着掖着,绝对不可能与别人分享的。”

    罗文点头,只是整个人还都有些蒙圈,这么说来,那他脑袋中记下的那么多兵法著作,什么《孙子兵法》、《六韬》之类的,外加上记忆中现代军事战法,那岂不是要在这兵争大陆翻天了……

    想着想着,一向沉稳的罗文,那不争气的小心脏居然也扑通扑通的跳动起来。

    说话期间,众人已经走出了客栈,到了客栈外百米处的三岔口,也就是罗文即将离开的地方。

    “罗大哥,林大哥!”

    苏志的眼睛中带着不舍,又带着一丝犹豫,几次欲言又止。

    罗文见林狂枫离心似箭,对于这个性格中既有勇敢又不自信,主见性不强的“矛盾”苏志也是一时没法子,所以也不便多说。

    想了想,他最终拍了拍苏志的肩膀说道:“小兄弟,既然你叫我一声罗大哥,临别之时,我就送你一句话吧!

    记住:你的路,终究还是要靠你自己去走,别人,不管是谁,至多也就是给你起个引导方向的作用,所以说,你的命运和你的理想能不能够改变、实现,真正的关键因素从来都把握在你自己的手上。

    你自己,决定了你将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决定了你年老之时,回首青春年少,到底是后悔,还是庆幸。”

    “好了,方才也没有看到你父亲,若是见了,你替我和林大哥,还有我娘,向他道一声别吧!我们后会有期。”

    罗文笑着,再次拍了拍有些沉浸在他的话语之中的苏志。

    林狂枫诧异着罗文对苏志的教诲的同时,鼓励的对苏志道:“小子,我也要你记住,什么时候你自己想通了,下决心了,就可以来我新龙城报道,我会做你的参军引荐人的。”

    两人的话语似乎还在大雪覆盖的空山下回荡,罗文一行人已经消失在不远处的山崖拐角处。

    真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人行处!”

    苏志呆呆的望着只剩下了足迹的凹雪,许久,他冲着罗文离开的方向狠狠的一拜!然后毅然转身。

    重回客栈,不想苏铁山、苏绿儿全部居然都在门口。

    苏铁山的神色如常,只是眼睛里有着莫名的复杂。

    至于苏绿儿,则是望着罗文一行人离去的地方,暗暗失神,久不转睛,可爱稚嫩的小心扉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志儿,几位恩公送走了?”

    “是的,爹,您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有和我一起送罗大哥他们?”苏志问道。

    苏铁山捋了捋并不长的胡子,笑道:“刚才回来,错过了送两位恩人的时间,不过也不要紧,有你去送就足够了……”

    苏志点了点头,又笑着看向自己宠溺的妹妹,打趣道:“喂,傻丫头,人早就走了!”

    “啊,哦哦……哥,你欺负人……”回过神的苏绿儿嗔怒,只得向自己的爹求助,“爹,哥他又欺负我!”

    “你啊!”苏铁山感慨道:“你那点小心思,你哥这榆木脑袋都能看出来,更何况是你爹我呢!

    不过那位罗恩人不是说要给你留个联系的方式吗?你要了吗?”

    “爹……”

    苏绿儿大羞,转身又跑回了内室。

    客栈口,冷风吹拂,刺骨至极,苏氏父子迎风站立,却是谁也没有提先离去。

    “爹,我想我……”

    “你决定了吗?志儿。”

    “爹!”苏志猛的抬头,郑重道:“是的!”

    苏铁山的脸上露出了欣慰,“你们在酒席上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很欣慰,儿子,你长大了……”

    “那爹您是同意了?”苏志惊喜道。

    “路,不是你自己走的嘛,哈哈……”开怀的声音缓缓传开。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