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江湖追缉令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悲
    两辆车子损毁的非常严重,在一阵烟雾翻滚中终于冲出了A市!

    就在秦枫一行人开车疾驰冲出A市的那一瞬,六尊蛮荒巨兽同时出手,轰的一声偌大的五分之三市区瞬间倾覆。

    没有人知道死了多少人,也没有人能够统计。但是A市人口密集,起码有两百万余,就算提前转移,也绝对不可能转移大半。

    秦枫额头上青筋暴起,砰的一拳头砸在车门上,车窗哗啦一声碎掉。

    “紧急通报,世界各地都出现了灾情,C市被兽群袭击,死伤七十万人。南方两省出现疫情,一个小时内死亡人员超过三十万,快看那是什么!”

    卫星定位仪器接通了新闻转播,只见到屏幕画面一阵晃动紧接着就看到在街道的尽头出现了数不清的毒蜂,一眼望去天空都是黑暗的,数不清的毒蜂疯狂涌了过来,隐隐之间看到在蜂群之中有一到身影比正常人要高出了一半,正向着摄像头这里走来!

    街道上人群慌乱,车辆乱七八糟停靠在一起,许多车门打开,数不清的市民神经慌乱踉跄逃向摄像头的方向。

    “快跑,快跑!”

    现场新闻直播工作人员一阵阵慌乱的叫声,紧接着就见到摄像头决裂摇晃了一下,随后屏幕一下子向下移动了一些距离,紧接着就定格了一个画面!

    蜂群袭来,所过之处车窗瞬间爆碎,一股如同狂风一般的力量横扫而来,街道上杂乱的车辆轰隆隆不断被推向两旁,紧接着一个浑身缠满黑布,只露出一双眼睛和苍白肤色的人在摄像头前站住了脚步。

    一双眸子凝聚着摄像头的镜头,他忽然抬起一只脚,咔嚓一声屏幕应声而裂,画面一瞬间被雪花所取代,声音也戛然而止!

    疾驰的车辆因为玻璃的碎掉而传来阵阵大风呼啸声,但是车子里却一片寂静。

    姜沐雪脸色苍白,嘴唇嗡动了一下,却没有说出什么,同样坐在车子里的秦枫也沉默不言,刚才的画面他也看到了,听着身后传来的阵阵轰鸣声和爆破声,秦枫背靠在座椅上,颓然的坐在那里。

    这个世界的变化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山河破碎,古怪的生灵相继出现,曾经富饶繁盛的市区在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毁于一旦。

    身后的A市,六头蛮荒巨兽正在大肆破坏,原本熟悉的街道支离破碎,平静的生活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将会是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动荡。

    江湖追缉令不再是一款游戏,而是与现实世界重叠在一起的精神世界。游戏中赋予他们的系统,是否能成为扭转乾坤的一把利器,这一点,现在还只是一个未知数!

    “快快,上直升机,立刻出发!”

    车辆停下,秦枫砰的一脚踹开车门,快速挥动着手。

    这里距离A市并没有太远,再担搁下去,一旦那些巨兽追来,他们全都得死。

    秦云一行人已经接到了朋友的家人,两辆改装过的吉普车出现在了视野的尽头。

    赵昊几人赶紧推门下车,A市一行,已经让他们明白,人类世界的热武器并不能对突然间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生灵造成多大的影响。哪怕是火箭炮这种威力巨大的热武器,都没有办法伤到蛮荒巨兽皮毛。

    当改装吉普车停下来的刹那,孔令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堂堂七尺汉子,年纪轻轻就创下许多奇迹,可是现在却哭的像是一个孩子!

    秦枫的心脏咯噔跳了一下,已经隐隐猜出了什么。可是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就算有再大的悲痛,眼下最重要的是逃出这里。

    他不能拿这么多人的性命当成儿戏。

    “和尚,是个男人就别他娘的现在哭!”秦枫咆哮着大骂着,给了龙傲天一个眼神,和他一同将孔令架着带到了直升机上!

    龙傲天的妻子长得很年轻,实际上和秦枫他们的年纪相仿,以前也听说过秦枫,但是龙傲天也就是林振东在妻子面前对秦枫的评价是一个稳重和煦的男人。

    可是现在秦枫的表现却是让林振东的妻子很是诧异,他们在A市找到了孔令的家,可是房门破碎,两个老人躺在了客厅的血泊中,孔令现在唯一的亲人已经不在世上,这么巨大的悲痛,他不仅不安慰,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是当她也上了直升机的那一瞬,却是看到秦枫一下子将孔令搂在怀中,一双原本坚定甚至冷漠无情的双眼瞬间变得红润,两行热泪竟然沿着秦枫的眼角流了出来!

    “秦枫,我父母他们,都死了!是我不孝,如果我能不顾一切将他们带去昆仑山,他们就不会死了。秦枫,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啊!”孔令大哭着,双手抱着秦枫的后背,堂堂七尺汉子此刻哭的成了泪人!

    直升机的螺旋桨飞速旋转,快速拔地而起,秦枫抱着孔令,眼泪不住的流淌出来。这是他的朋友,是他的兄弟,可是此刻却承受着失去亲人的痛苦。

    “兄弟,坚强的活下去,你还有我,我还有我们大家这些朋友。以后昆仑山就是你家,我父母就是你的父母,不要哭,是男人就别他娘的哭!”

    秦枫骂着,却也哭着。坐在直升机上的其他人也全都眼睛发红泪水不断的流淌出来,赵昊双手抱着脑袋坐在那里,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流淌下来。

    林振东一只手按着额头靠在直升机的座椅靠背上,眼泪哗哗流淌,他的妻子轻轻搂着林振东的腰,将脸埋在林振东的胸口。

    几个大男人都哭成了泪人,她一个女人又怎么可能会忍受得住?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亲人的死无疑不是一把刀子狠狠插在心头,哪怕是顶天立地的七尺男儿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种悲哀与伤感又能与谁人诉说?

    直升机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可是人间各处却都在不断发生惨案。

    灾祸不断出现在人类城市,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大危机已然拉开帷幕。

    世界上各国高层,召开了紧密会议,都在商讨着如何在这场灭度中寻找那唯一的生机。

    直升机上,孔令不再哭泣,但是脸上的笑容也因此而消失了,在他的眼中只有浓浓的怒火,浑身上下释放着一股冰冷的气息!

    大悲之下,要么生要么亡,要么脆弱要么变强。

    只是这种状态的孔令,却是让秦枫心生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