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帝的都市生活 > 地二十二章 五行大阵
    意外获得一枚了界匙,虽然不知道是哪一界的,但凌羽泽仍是心情大好,嘴里哼着小曲,开着车回家了。

    当凌羽泽驾车驶出夜市后,一个人拿出电话。

    “他已经离开夜市,朝着你们那边来了。”

    电话的那一头,只见一个年轻人“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自言自语道“凌羽泽,你让我在全校面前受尽耻辱,今天,我就要你加倍奉还!”

    那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被张正羞辱的张正。

    凌羽泽正心情愉悦的开着他的车,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在他后面,出现了两辆车,那两辆车一直跟在他身后。

    凌羽泽知道,自己被跟踪了,不过抱着车到山前必有路的心态,凌羽泽也没有太过在意,自顾自的开着。

    突然,在凌羽泽的前方,亮起了两道极为刺眼的光芒,凌羽泽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脚迅速踩在刹车上。

    当凌羽泽再一次睁开眼时,那亮光已经熄灭了,出现了十几位长得凶神恶煞的大汉。

    那些大汉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棒球棒,甩棍,砍刀等等。。。

    在哪人群的中间,一个人走了出来,正是张正。

    张正出来后,其他人恭恭敬敬的让出一条路来,在张正出现后,他身后一位打手拿出一把椅子,放在张正身后。

    张正一屁股坐了下去,翘起二郎腿,有些嘲讽的看着凌羽泽“你不是很跳吗?接着跳啊?”

    凌羽泽看傻子一样看着张正,摇了摇头“你现在带着你手下的人赶紧滚,我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绕你一次。”

    张正大笑着对手下人说道“你们听到了吗?他让我们走。”

    他手下的人听了张正的话,也配合着张正开始对凌羽泽冷嘲热讽。

    张正转过头来,一脸凶狠的看着凌羽泽“你怕是脑子坏了吧!我们这么多人,你就一个人,还敢跟我狂,今天我要打断你一条腿,让你记住,有些人是惹不得的!”

    话落,张正做了个上的手势,他手下的人变开始一点点向着凌羽泽逼近。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有心放你们一马,你们却不领情,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说着凌羽泽如鬼魅般移动着,每当他出手,都会有一个人倒下,而那些人的攻击,根本打不到凌羽泽,就算偶尔有人碰巧打到凌羽泽,也不过是在为他挠痒痒,根本无伤大雅。

    看着凌羽泽如狼入羊群,一边倒的屠杀,张正有些惊讶,不过也只是惊讶而已,对于这种情况,他也是早有预料。

    当张正带来的人全部倒下后,张正在一边拍着手说道“不错不错,你确很能打,和我预料的一样,若果没猜错,你应该是一位修炼者吧!”

    凌羽泽有些惊讶了,他来到第十界时,在凌羽泽的脑子里,可是没发现一点儿关于修炼者的事情。

    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都知道修炼者,不过想到自己来之前的凌羽泽一天天都在寻欢作乐,也就释然了。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凌羽泽有些不屑的问道。

    “没什么,随便问问,不过今天就算你是修炼者,也休想安然无恙的离开,前面那些,只不过是开胃菜罢了,现在这些,才是正餐。”

    在张正说话的时候,五个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在他们身上,都有着元力的波动,虽然这元力波动很弱,但也是五个修炼者。

    凌羽泽感觉了一下,这五个人,两个破元境中期,三个破元境前期。

    收拾起来到也不是很难,凌羽泽看着他们,将自身破元境后期的境界释放出来。

    那五个人感觉到凌羽泽的修为,迟疑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下。

    那五个人便从五个方位将凌羽泽围了起来,他们五个人,控制着金木水火土五中不同的属性的元力,相互在一起,居然结成了一个五行大阵。

    五行元力,没一种都克制一些其他属性的元力,当这五种元力在一起时,对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元力都存在这或多或少的克制。

    要是在一起,这五行大阵或许会让凌羽泽狼狈不堪,难以招架,但现在,凌羽泽的元力蕴含着混沌之气。

    混沌,是万物最初的心态,也是万物的鼻祖,对着其他任何一种属性的能量都有着很大的压制力。

    那五人在将凌羽泽围住后,开始了车轮战,一个个上,消耗凌羽泽的元力,当他元力不济时,就会有另一个人换上来,与凌羽泽缠斗。

    凌羽泽很快就发现,这五行大阵不但会为这五人提供额外的战斗力,还会提供额外的恢复力。

    他知道,想要挽回现在的劣势,唯一的方法就是将着五人中一人给击杀或者让他失去战斗力。

    当那个木属性的男子换下去后,那个水属性的女子换了上来。

    这女子便是那三位破元境前期中的一位,在五行大阵的加持下,这女子的战力也是到了破元境中期。

    经过几次的车轮战,凌羽泽发现这女子的战力最低,他也将突破口放在了这女子的身上。

    那女子手握一条由蛇皮做的皮鞭,在离凌羽泽很远的地方,一鞭子接着一鞭子落下,凌羽泽根本靠近不了。

    凌羽泽一直在躲避,他之所以不反击,这是为了营造一种自己已经无力反击的假象,让对手放弃警惕。

    果不其然,在凌羽泽展现出一个巨大的破绽时,那女子没有一点防备,她认为凌羽泽已经战斗了这么久,力竭也是很正常的事。

    那女子卯足了劲,将全身元力汇聚到一鞭子上,想要将凌羽泽一击必杀。

    在她看来,自己这一鞭子,就凌羽泽现在的状态,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躲开的。

    凌羽泽也是抓住这一个空挡,一个闪身躲过了这一鞭子。

    那女子见凌羽泽躲过去,微微有些愣神,不敢相信凌羽泽躲掉了。

    凌羽泽抓住女子愣神的时间,抓起她的皮鞭,用力一拉,那女子的身形便飞向了凌羽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