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宠你如命 > 第8章 风险
    她睁大了眼睛,喂,不要以为我没看见,你在清汤里刷了的!

    但是……叶九昭给她夹菜?

    顾弯弯扯出一个笑,一口塞进嘴里,麻蛋,果然不够辣了!

    叶九昭时不时给她挑点菜,顾弯弯眼巴巴地望着辣椒,寻找着机会把筷子伸进红汤里面,两人较量着。

    几个男人嘴角抽了抽,他们高冷的叶男神呢?

    隋倩死死拽着筷子,墨色的筷子和她握得发白的手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结束时,叶九昭去了洗手间,顾弯弯总算从清汤中解脱,可惜,她已经吃不下了……

    隋倩站起来,“我也去洗手间。”

    慢慢跟上。

    叶九昭从里面出来,就看见了站在外面过道等着的隋倩。

    对方一见他,首先挂起一个笑。

    他看也不看,笑得没弯弯甜,又没弯弯笑得真。

    “叶九哥……”

    叶九昭停了一下。

    “我……喜欢你。”

    提脚就走,却被后面那女人拉住,他立马挥开,只听她用沉闷地声音说:“我一见你就喜欢上你了,给我一个机会。”

    叶九昭转过来,眉头紧锁,“你见过我几次?你了解我吗?你就说喜欢,小姑娘,现实一点。”

    迈步继续向前走。

    “那你对顾弯弯呢?!”后面的姑娘吼了一声,被拒绝的恼羞成怒,让她整个人处于暴躁状态。

    叶九昭回过头,定定地看着她,一声眼睛,透着瘆人的冰冷。

    “这不是你关心的。”

    转身继续走,谁能了解他上辈子到底盼了多少年?想了多少年?

    深深喘了一口气,把手在心口摸了一下,凉意渐褪。

    “还吃什么吗?”叶九昭一坐下,就轻轻问旁边的顾弯弯。

    急忙摇头,眨巴眨巴眼睛,“饱了。”

    叶九昭看她鼓起来的小包子脸,有点手痒,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捏了捏。

    顾弯弯愣住了。

    叶九昭愣住了。

    他咳嗽一声,故作淡定的转头,顾弯弯也尴尬的转过来。就见对面三个男的,睁着大眼睛,一脸冷漠得看着他们。

    你们这样秀恩爱,有想过咱们这群单身狗的心情吗?

    六双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们。

    顾弯弯赶紧低下头,叶九昭倒是异常冷静。

    危险的眼神扫过去,对面三人同时看天,叶九昭再次看向她,“那咱们走吧。”

    “隋……”

    “她有事儿,先走了。”

    顾弯弯点头,随着他出去。一个角落里,隋倩满脸屈辱地看着他们的身影,眼眶越来越红,里面的渐渐染上了怨恨。

    *

    “肿瘤?!”

    顾弯弯有点懵了,但是显然,顾母更需要安慰。只见她腿一软,整个人向后倒,顾弯弯手忙脚乱的接住了她。

    挣扎着站起来,捂着生疼的脑袋,医生急忙对她们说,“家属不要着急,良性恶性的还不确定,不要绝望。”

    顾弯弯眼泪哗啦一下流了下来,顾母也红着眼眶看向医生,“什么时候有结果?”

    “病理报告要三天才能出来。”

    顾弯弯挽着顾母,两人都没有说话,满脸痛苦,一双眼睛无神地看着前面。

    她不能倒下,她母亲现在正是绝望的时候。

    她们两把片子留医生那儿了,顾华冉在病房打点滴,上午的时候他状态很不好,就已经住在这儿了。这会儿子是ct的结果出来了,顾母和顾弯弯拿去给医生。

    两人在进门以前,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病房内的顾华冉见她们进来,急忙坐起来。

    “怎么了?”

    顾母轻轻笑起来,一脸温柔,那一张虽然有了些细纹的脸,依旧美丽,如同年轻没有什么两样。

    “没事儿。”

    顾华冉一下子心就软了,对她招招手,这么多年老伴儿,还有什么不明白。

    “什么病?”

    “肿瘤……”顾母踌躇了一下,还是说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骗过顾华冉,这个男人也不需要她骗他,什么都告诉他,他从不让她担心,好像什么都能解决。

    但这一次,她怕了……生老病死,不是人力可以抗拒的。

    顾华冉对顾弯弯挥挥手,她听话的出去,合上门。

    顾母轻轻把脸贴在被子上,露出做母亲以后,鲜少的小女人姿态,颇带一些撒娇,言语里带了浓浓的鼻音。

    “你不要离开我……”

    顾华冉轻轻笑,把手放在她的手背,包在手心。

    “梓君,没有人不走这条路的。”

    “你走了我就跟你一起去!”

    顾华冉把她的手拿起来,轻轻吻了一下,“弯弯呢?”

    顾母一愣,眼泪就掉了下来,顾华冉和顾弯弯是她一生最重要的人,离开哪个她都受不住啊。

    “梓君,你要好好的,咱们不能把弯弯一个人留下来,没人疼,没人爱。没有爸爸妈妈宠着的孩子,没有肆意妄为的资本。我们离开她,把她一个人留下来,受了欺负,没人帮她,有了委屈,没有地方说,甚至连条退路都没有了……”

    顾母眼泪不停,顾华冉耐心地不断给她擦去。

    “我不能离开你……”

    “梓君,我好好接受治疗,和命挣一次。要是挣不过…你可以哭,可以难受,但不要把弯弯一个人留下来。”轻轻摸着她的脸,

    “我不走,就在你身边陪着你,等你老了,牵你去奈何桥,咱们下辈子还做夫妻。身体康健,白头偕老。”

    顾母搂住他的腰,嚎啕大哭。顾华冉拍着她,面上也湿漉漉一片。

    顾弯弯靠着门,紧紧咬着手,泣不成声。

    心理无端升起一种难过,就像她曾经历过顾华冉口中,没人宠、被人欺负、无路可退的痛苦日子……

    她哪里知道,上辈子顾华冉走得太急,顾华冉和顾母都没有准备,猝不及防。所以顾华冉走后,顾母钻了牛角尖,也跟着去了。

    站起来,慢慢走到走廊尽头,手机响起。

    “喂…”声音沙哑,像是老旧的机器重新工作,又平淡寡味,了无生气。

    叶九昭一愣,而后慌慌张张直奔上楼,“你在几楼?”

    他给预约的医生,所以他知道他们在这儿,见他们一直没有出来,就在这儿等着了。

    找到顾弯弯的时候她正站在窗户边,叶九昭张了张嘴,此刻的她就像他梦里的那个她……好困难才说出一句,

    “你哭过了。”

    顾弯弯抬头,“你怎么来了?”

    她的声音还是哑的,但是迥然不同于方才电话里的那个平淡到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那个上辈子十年后的声音……

    叶九昭松了一口气,刚才那一刻的感受,再也不想体会了。

    “怎么了?”

    顾弯弯眼泪一下子就决堤了,呜呜咽咽把顾华冉的情况告诉了他。

    “弯弯,没事儿的,很可能是良性的。就算是恶性,也是早期,能治好的,弯弯,你要有信心……”

    叶九昭抬起手,最后只是缓缓放下来,一脸心疼的看着她。

    顾弯弯哭了一会儿,情绪缓和了不少,对着他说,“我先去看我爸了,你回去吧。”

    叶九昭点头,她朝着病房走了。

    盯着她的背影,不断告诉自己,这是十年前的弯弯,自由的弯弯,他可以护着的弯弯……

    拿出手机,他总是要做点什么的。

    病理报告按理需要三天,但第二天一早,医生就带着结果过来了。

    恶性,早期。

    “病人准备一下,今天把这些检查都做完,后天上午十点手术,孙主任主刀。”

    顾母抓住医生的胳膊,一个劲的问,“会好的吧?手术了就好了是吧?”

    一脸希翼,顾弯弯也看着医生,眼睛红红的。

    “这……”

    “梓君,过来。”

    而后又对医生说,“谢谢,您费心了。”

    医生摇摇头,院长交代了的,这家人要照顾好。

    医生走后,顾华冉笑着说,“你们别哭了,这不是好多了么,早期,都在安排手术了。肯定能做,而且是孙主任主刀,这是老天在留我,你们应该笑的。”

    顾华冉挑着眉,一脸夸张,顾母破涕为笑。

    昨天确定肿瘤后,他们就在研究了,孙主任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很不好预约。今天排上,对于顾华冉的手术风险,明显降低了一些。

    这两天焦头烂额,顾弯弯忙里忙外的,顾母情绪不太好,越临近手术越害怕,顾华冉反而安慰着她。

    十月五日,上午九点四十。

    “华冉,华冉,你一定要好好的!”

    “嗯,梓君,会的。你也要好好的,看看弯弯,我们的女儿。”

    “弯弯,爸爸一直都在。”

    而后对后面的叶九昭招招手,他上面,耳朵贴近,顾华冉小声的说了一句话,只有叶九昭听见了。

    随着病床向里面推,顾华冉深深地看着他一生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顾母一直哭,一直哭,这手术风险大,她真的是怕了。

    哪怕一点失去顾华冉的风险,她也承担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