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宠你如命 > 第38章 结婚
    晋江独发,作者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隋倩不自在地动了动,大家都看着,她也说不出什么祈求的话,只转身又跑了出去。

    “这人有病吧?”

    “她这是不上课了?”

    “这人啊……”

    ……

    教室里叽叽喳喳说了起来,顾弯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从她扔了作业开始,她们连普通朋友都不是,没必要生气。

    *

    叶九昭刚刚从公司回来,下午和弯弯去做实验,这段相处的时间是他怎么都不会浪费的。

    还没到宿舍楼下,就被一个女孩拦住了,叶九昭眉头死皱,又是隋倩?

    “叶九昭,是不是你帮顾弯弯的?”她眼睛红红地瞪着他,一脸委屈,仿佛他帮了弯弯是多么不应该的事情。

    叶九昭懒得再和这女人讲道理,拉了拉领带,语气略带阴狠,“隋倩,这次我只是帮弯弯正了名。若是再有下次,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你再缠着弯弯,打断你的腿!”

    他眼睛里仿佛藏了黑色的猛兽,一个不如意,就会扑出来。

    隋倩脊背发寒,往后退了两步,叶九昭迈脚离开。

    虽然重活一世,在弯弯面前他是温顺纯良的,但到底上辈子混了那么多年,九爷九爷,不是白来得称号。

    隋倩安分了,彻底没有任何蹦哒的行为了,看见顾弯弯也远远避开。

    这倒是让她颇为满意,还有什么比平静重要?

    *

    这半个学年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过了,教室、实验室、宿舍,三点一线。对于实验能摸的着方向了,当然,和“师兄”叶九昭,自然更亲密了。

    “买了票了吗?”叶九昭问她。

    顾弯弯俏皮的眨眨眼,“春运,早就买好了!”

    叶九昭一笑,还想着开车送她回去呢,“我去车站送你吧。”

    顾弯弯看向他的眼睛,他眼里满是认真,点点头。

    见她点头,没有忍住到嘴边的微笑,轻声笑了出来,伸手揉揉她的发顶。对方恼怒地蹬他一眼,而后整理整理自己的头发。

    顾弯弯打理好被他揉乱的头发,不经意看到了他规规矩矩的发型,心里坏主意一起。

    “九哥。”

    “嗯?”在他嗯的这一下,旁边的这女孩跳了起来。

    “哎哟!”没揉到他的头顶,还险些摔了,顾弯弯不开心了。

    “你呀,”叶九昭扶着她,满脸宠溺。

    见她瘪着嘴,“别不开心了,我给你揉。”

    低头,把脑袋伸在她面前。

    顾弯弯心满意足地拨乱他的头发,两人都笑了,一个眉眼弯弯如新月,一个头发乱了,嘴角却高高上扬。

    *

    “行,你送到这儿吧。”顾弯弯站在进站口,要接过她的箱子,春运人挤人挤,可以说相当可怕。

    叶九昭没给她,反而掏出一张票,“啰,可以送你进去了。”

    顾弯弯眼睛睁大,“你怎么也买一张啊?!”

    “没事儿,待会儿可以退。”

    “真的?”

    “嗯,真的,没开车都可以退。”

    拥挤的人群中,他护着她进去,这是顾弯弯第一年挤春运,庆幸的是她有叶九昭护着她进去。

    多少的年轻姑娘外出打拼,受了一年委屈,临了过年要回家避避风雨,还要一人扛着行李,形影只单,在人群里一个人拥挤。

    他护着她,难免被挤着两人贴在一起,时而怕走散,他还会牵着她的手,到了候车室就没有那么拥挤了。

    顾弯弯被他牵到椅子上等着,过了一会儿叶九昭拿了杯热饮回来,另一只手提了些零食。

    “先喝吧,这零食车上如果饿了吃,二十来个小时呢。”

    顾弯弯点头,叶九昭看着她喝着。看着看着,眼眶就有点湿,他舍不得她走。

    整整五十天,见不到她会让他有种回到了上一世那段绝望的日子。

    那段活着就是痛苦的日子。

    顾弯弯喝完热饮,就差不多检票了,叶九昭还给她拖着行李,护着她进去。

    他板着脸不说话,看得出来很不高兴了,这是……怎么了?

    “你……怎么了?”

    叶九昭低头看她,眼里都是些她看不懂的情绪,只觉得他眼里的感情,令她窒息。

    “没事儿…路上注意安全。”

    他声音沙哑,只说出了这句话。

    一时安静了。

    他把她送进去,把行李放在了架子上,不放心的叮嘱她,“注意安全,到了饭点要吃饭,回家了给我发个短信……”

    顾弯弯点点头,“嗯,你赶紧下去,待会儿车开了,退不了票了。”

    叶九昭点点头,不舍得看了她一眼,一步三回头地下了车。

    这时候基本都上车了,外面除了几个零散的工作人员,就是空旷的一片。

    叶九昭茫然的站在这儿,心里空荡荡的,这辆车装走了他的心脏。

    他呆呆的站着,心里突然一阵慌乱,脑子里乱糟糟的。

    弯弯走了?弯弯还会不会回来?弯弯喜欢他吗?一个个问题塞满了他的心。

    他们之间没有纽带,他只是她的师兄,他没有任何留住弯弯的东西,他没资格说我想跟你回C市……

    顾弯弯是靠窗的位置,叶九昭突然出现在外面,敲窗。

    她刚刚坐下,正在整理东西,听见声音,抬头,眼睛微睁。

    窗外的那个别人口中高冷的男神,不断地说着什么,嘴唇一张一合。

    这辆火车比较新,隔音效果还行,喧嚷的人声里,她听不清他说得话。

    把手按在玻璃上,窗外的叶九昭也把手按上去,更大声的说那句话。

    她没有听清,但是从他的口型里,她听出来了。

    他说:顾弯弯,我爱你,和我在一起。

    一直重复着。

    顾弯弯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辨别他里面的情绪,太浓太浓带着绝望的眼神。

    这是她第一次见叶九昭有这么大的情绪变动,他的样子让她有点鼻酸。

    叶九昭喜欢她,她知道的,他也表现得够明显,陪她做实验,给她讲作业、补习,带她吃饭……

    他很有魅力,没有人能抵挡他温柔的眼神和爱若至宝般的对待。

    但他们的差距太大,她自己又是一个下意识规避风险的人,所以他们之间,她不会主动迈出步子。

    她轻轻避开,拉上了窗帘。

    窗外的叶九昭瞳孔一缩,整个人愣在原地,这是……拒绝了他?

    甚至没有想要不要放弃这个问题,叶九昭又拍了几下窗,

    “弯弯,弯弯。”

    “车要开了,别在这儿!”有工作人员过来拉开他,叶九昭看着拉上窗帘的窗户,满脸绝望。

    所以他怎么努力,弯弯都不会喜欢他吗?

    还是会和上辈子一样,她不喜欢他,和别人结婚了,然后留下他一个人,度过余生……

    叶九昭捂住脸,听见火车发动的声音,慢慢蹲了下来。

    久久没有声音,他微微颤抖,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试着调整呼吸,告诉自己:没关系,他还有时间,慢慢来,不急,有一天一定会打动弯弯的,不急……

    过了几分钟,一只小手轻轻放在他的头顶,揉了一下。

    伴随着一声叹息。

    下午一点,手术门开了。

    孙主任快步出来,“没事儿了,手术很成功,主要是后期的调节,晚上小李再跟你们细说。”

    小李是他们之前的主治医生,孙主任说完就快步离开,看得出来,他很忙很忙。

    三人同时松了一口气,喜形于色,护士把人推出来。顾母又哭又笑的上前,对着还睡着的顾华冉说,“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顾弯弯没有跟他们一起回病房,反而看向叶九昭,踮踮脚,咬着唇轻声说,“谢谢你。”

    这男人微微一笑,“没事儿。”

    顾弯弯正式审视这个男人,下了一个结论,这是个和顾华冉很像的人,永远做的比说的多。

    “弯弯,我问过了,后期调理中药比较好。c市有家老中医不错,调好了很多个肿瘤病人了,这是他的联系方式,出院了让伯父伯母去找他吧。”

    顾弯弯接过,紧紧咬着唇,眼眶微红。

    叶九昭一笑,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小哭包,多大点事儿,哭什么?正好认识那医生而已。”

    递给她一张纸,让她擦擦眼泪,“快去看看顾叔吧,我先走了,后天回学校吗?”

    顾弯弯摇摇头,又点点头,“还不清楚。”

    “行!要回去说一声,现在肯定买不到票了,咱们一起。那我先走了,你去吃点东西,注意身体。”

    顾弯弯点头,抬头看向他,眼睛还肿着,小小的鼻尖红彤彤的。

    “谢谢……”

    叶九昭摆摆手,满不在意的笑了一下。

    “我爸跟你说什么了?”顾弯弯还是问了出来。

    男人回头一笑,“不告诉你。”

    而后快步离开,这是他第一次留给顾弯弯背影。

    出了医院,叶九昭才拿出手机,已经有好几个未接,刚才在上面,兜里的手机就一直微微震动着,根本没停过。

    接通,放在耳边。

    “九昭,干了什么事儿?你把w市房子卖了?”

    叶九昭呼出一口气,“嗯,抵押了。”

    “你做什么需要那么多钱?”

    “公司起步,还差点。”

    “我说了,别在w市折腾什么破公司,毕业了就回京市!”

    “你不愿意转型,我就自己在w市干。”叶九昭轻轻说,他抵押房子和公司无关。在c市毫无实力,只有拿钱砸出一条快捷通道。

    还有那位几年前专业调养肿瘤的中医,早就不出山了,他怎么请求都没有用。但老中医有个不成器的孙子,他懒得费时间下套,直接给钱。

    大概是听出了他的坚定,叶世琛叹了一口气,“行,年轻人自己闯闯也行,还要钱吗?”

    “不用了,谢谢爸。”

    “嗯,对了,你也快毕业了,也别光顾着事业,有合适的女孩子就带回来看看。你妈走了,我得帮她把把关。”

    叶九昭不说话了,叶母是不可以触及的一道伤,也是他和叶世琛最大的隔阂。

    人就是这样,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叶世琛是,他叶九昭其实也差不多。

    十月七号这天,顾弯弯在顾华冉强烈的要求下,返校了,她是哭着走的。叶九昭又是无奈又是开心,他就想她被宠着,不开心了就又哭又撒娇。

    再也不想看到她只有被逼到绝境,才痛哭出声的场景,那是最痛苦的坚强。

    有人宠着的时候,眼泪是武.器,让对方投降认输。没人宠着的时候,眼泪就是最心酸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