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一百七十三章引蛇出洞
    “噗噗噗……”

    紫灵塔使个个冷酷无情,出手间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底牌尽出,几个回合之内,便将对手全部击杀在空,形神俱灭,一个未留!

    “好强!”紫灵塔使的强势让冷叶为之震撼,相比他们,自己与人的战斗不过就是小打小闹罢了,根本登不上台面。

    “灵力之中蕴含了丝丝缕缕的规则之力!”北元痕身为红灵,跨过了那道门坎,因此,这一战,他看的最为透彻,感受的也最为真切。

    “规则之力?”冷叶疑惑自语,有所明悟。

    “你那最后一击便是引动了一丝规则之力。”见冷叶若有所思,北元痕干脆为其详细的解释道:“当灵师的境界达到一定程度之时,他们的灵感与灵魂便会升华,借此,多多少少都会看破一角天意,掌控一些奥义。”

    “而那种虚无缥缈的天地伟力便是天地规则之力!”

    “灵师将它感悟的越深,掌控的越多,实力则就越强!”

    “原来如此!”冷叶了然,心里也隐隐约约的抓住了什么……

    “嗡!”

    忽然,就在冷叶即将陷入沉思之时,塔域内,一声嗡鸣蓦然响起,震颤八方,抬头凝望,只见十位紫灵竟也环绕神塔而立,发丝飞扬,紫芒冲霄,继红灵之后,他们再次加固塔域封印!

    “什么情况,还没结束吗?”

    “看这架势,今日貌似要有大事发生!”

    这一幕,让围观之人纷纷惊呼,看来今日之事远非想象的那么简单,怕是会有强敌来犯,银灵又或是金灵?甚至四屿天王亲临,也不是不可能!

    “大哥,我们……”北屿小天王也察觉到了异常,当下传音问道。

    “退。”一个字,简单明了。

    “那二哥呢?”

    “听天由命。”说完,东方逸率先转身离去,而对此,没有一人前去阻拦,因为他们毕竟没有动手乱来,神塔没有理由将其强行留下。

    至于说那些擅闯塔域的人与其一伙,没有证据,一切皆空。

    而就算那帮人明摆着是要救沐熙焱,也只能说只与他一人有关,与另三人无关,因此,四小天王,只能暂留其一。

    “公主?”紧张压抑的气氛,另此地那些身份敏感的势力皆是感到不安,不知所措。

    “今日恐怕要变天啊……”意味深长的一句话,说完不在多语,静默观看。

    “殿下,冷家究竟是在酝酿什么?”人群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几人暗暗传音问道。

    “塔域摆擂台,没有冷家的默许,岂是常人说摆就能摆的?”一个相貌出众的男子,手拿折扇,摇头叹道:“这场挑战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当然也可以算是一场阳谋,因为这本就是一次双方默认的较量!”

    “殿下的意思是这个结果在意料之内?”

    “以小辈之间的死斗为引,进而上升到双方势力的交锋,着实精彩。”男子不置可否的笑道:“可惜,沐熙焱战败,令的四屿理亏,陷入了被动。”

    “可四屿就算不落势,他们也斗不过冷家啊。”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四天王不傻,这个道理不需旁人言明,他们也懂。”

    “那……”属下闻言,心领神会,还想在问,不过这次刚要开口,便被男子瞪眼阻止了。

    “祸从口出,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也不要多语。”男子冷声警告道。

    “属下知错,请殿下责罚。”几人颤抖,额头冒汗,低首颤颤巍巍的说道。

    “下不为例!”

    塔域内,所有人都敛容屏气,紧张又压抑,没办法,大家都不傻,隐隐约约都有所预料,接下来,恐怕将会是真正的大战、大爆发!

    而此时,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片刻宁静,而已。

    “虎兄,咋们月塔都有哪些战力?”种种迹象,另冷叶也看透了一些真相,当下忧虑的问道。

    “呵呵,你认为我这个级别有资格了解那些吗?”北元痕苦笑,他不过只是红灵而已,勉强才迈过了神塔招人的门坎……如此实力与地位,怎能有权知道那种秘密,岂不是说笑……

    对此,冷叶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叶儿。”就在冷叶继续回神凝望,观察等待之时,忽然其耳边,蓦然传来一道极其熟悉又威严的声音,令其身躯剧烈一震,眼睛瞬间睁大,猛然环顾四周,但却并无任何发现,顿时,心中一凛,低声试探道:“父皇?”

    “空间已被凝固,正常说话便可。”声音再传,这一次,冷叶听得清清楚楚,正是冷渊!

    当下,心中掀起无尽骇浪,一国帝皇都来了,这意味着什么,他在清楚不过。

    “父皇,家族是要跟四屿开战了吗?”

    “那要看他们跳不跳了。”冷渊模棱两可的说道。

    “那父皇找我作何?”

    “你去亲自杀了沐熙焱。”

    “额……”冷叶闻言一愣,由于三番五次的被人扰乱,他竟把此人给遗忘了,此时经冷渊一提,方才重新想起,当下扭头看了看那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沐熙焱,暗暗默语道:“是要引蛇出洞吗?”

    “他已被封困,想要自爆都不行,你只需补上一刀,便可。”

    “明白!”

    下一秒,冷叶动了,一步一步的迈进,不急不缓,有意为之,吸引所有人的视线,万众瞩目。

    “灵叶正在向沐熙焱靠近,莫非他还想将其杀之?”

    “好戏要开始了。”

    “引蛇出洞,妙计,有意思。”

    冷叶的行动,打破了塔域的寂静,众说纷纭,各有所想。

    “灵叶,你要挑起事端吗?”眼见冷叶一步一步的靠近,沐熙焱不禁有些心慌,急忙说道:“我若出事,我父王不会放过你的,还有狼族!”

    “你弟弟我都杀了,本就已是死仇,还差你一个?”冷叶撇嘴冷笑,手腕一抖,匕首凝形,散发幽幽寒芒,摄人心魄。

    “矛盾可以化解,没必要闹的这么僵。”夺命的眼神,冰冷的气息,让沐熙焱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当下吞咽了一口唾液,恐惧的求饶。

    “呵呵,你还想一笑泯恩仇?”冷叶将其拽了起来,匕首架其脖颈旁,嘴角勾起,玩味的笑着,犹如恶魔在冷笑,阴寒可怖,让人观之心里发瘆,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