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一百五十七章自斩软肋
    “我不知道。”冷叶面色颓然,失去了原有的神采,不在高傲冷漠,也不在年少轻狂,他摇头苦笑,甚是无奈与无助。

    这个选择,将他以往那凌厉无双的气势彻底摧毁,一招打垮。不是实力,而是心理、精神!

    世上最痛苦的事,不是身体上的折磨,而是心理与精神上的摧残!

    “真是懦弱无能,两个女孩而已,竟能将你逼成这样。”神秘人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今日你若除掉她们,他日你将心无所累,所向披靡,天下谁能奈你何?”

    “我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杀她们,我做不到。”

    “人?别忘了你也是狼,骨子里就嗜血残暴!”

    “可我们的凶狠弑杀只针对仇人与敌人,而至于亲人和朋友,我们狼族最为团结!最为真诚!最重感情!”

    “想要我杀她们,绝不可能!”冷叶强烈反驳,他不想被对方洗脑。

    “烂泥扶不上墙!”神秘人恼怒的呵斥,旋即冷哼道:“既然如此,那便由我来替你做出选择!”

    “哧!”空间颤鸣,一道长虹宛如流星划过,刹那出现,凌厉无双,直奔婉儿胸口袭去,看其架势,似要一剑穿心。

    “不!”冷叶双目瞪圆,暴血挣扎,可惜,依旧挣脱不得,只能用最无力的方式,奋力吼叫:“不!不能杀她,停下,快停下!”

    “哦?”一声轻咦,飞剑悬空,随后神秘人戏谑的问道:“不能杀她,那就是能杀她喽?”

    语罢,剑向陡然偏转,指向冷染,寒气逼人,剑光摄人,“妹妹终究还是比不上红颜知己啊,呵呵,也罢,如你所愿!”

    “嗡!”飞剑在动,虹芒冲霄,剑锋一指,天地寂静,此乃绝技。

    “不!”冷叶眼中血红一片,他快要失去理智了,极力嘶吼,“她也不行,用我来换,我替她死!”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还要你来换,你这要求未免有些太高了,让我很为难啊。”长剑悬停在冷染的眉心,清漠的声音再次传出,语气很无奈,但却很假。

    “给我时间考虑,我会做出决定。”冷叶胸膛剧烈起伏,好险,就差一点,妹妹就将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人抹杀,现在想想,都心有余悸。

    “时间?你不会想耗死在此地吧!”神秘人一语道破冷叶的心思,旋即冷笑道:“就一个时辰,到时候若是你还不能做出选择,她俩都得死!”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好好把握,好好珍惜,希望不要再让我失望!”

    “我的事,也用不着你操心!”冷叶冷冷的回应,就这一会,他已恢复了几分理智,他觉得不能始终让对方牵着鼻子走,他也要强势起来,实在不行,那就破罐子破摔,三人一起死,一了百了!

    “呵呵,一个时辰之后,希望你依然还能如此硬气,可千万别在向我祈求,可悲又难看。”讽刺依旧,字字扎心。

    “哼!”冷叶怒哼一声,旋即不在理会,转而看向被捆绑在石壁上的两女,轻声安慰道:“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带你们出去的,一定!”

    “恩,我相信你。”婉儿樱唇微启,如此处境之下,她依旧展颜浅笑,可谓内心强大。

    “哥,不行你便将我舍去,染儿愿为你去死!”冷染不想让冷叶为难,主动说道。

    “胡说八道什么呢,难道你忘了小时候的承诺了吗?既是你哥,必当终生守护你,绝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冷叶凝看冷染,继续说道:“放心吧,哥一定会想到过关的真正方法!将你们毫发无损的带出去,我保证!”

    语罢,冷叶不在多说废话,直接闭目静心,他要让自己冷静与理智的去捋顺、思考,破解此局。

    “这只是一个挑战,怎么可能真的杀人?就算杀人,也一定是幻影!”冷叶心中反复自语,自己给自己洗脑,“这里的染儿、婉儿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可是假的太真……”冷叶内心十分挣扎,判定又否决,无限循环,没办法,两女对她来说都万分重要,所以,容不得他随意洒脱,否则就真如对方所说,悔恨终生。

    “冷静……冷静……”

    冷叶暗示自己,用力的甩了甩脑袋,旋即他又将刚才经历的一幕幕,关于两女的反应与对话、甚至神情等,在脑海中仔仔细细的不断回想重演着,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软肋挑战,斩软肋,考的是心!”

    许久,冷叶心中终于有所明悟,深吸一口气,缓慢的睁眼,这一次,他不在彷徨无措,眼中炯炯有神,气场凛冽强大,孤傲霸气的他回来了……

    “下定决心了?”声音适时传来,询问道:“舍谁留谁!”

    “不用你操心。”冷叶反怼,“让我可以活动自如,自己出手。”

    “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怎么?你还怕我跑了不成?”冷叶讥讽,“或者说,你是有意阻挠我过关?”

    “笑话。”神秘人冷喝,旋即规则降临,冷叶恢复自由。

    “噗!”重获自由的冷叶,二话不说,念控匕首现,手起刀落,在两声惊呼之下,两肋插刀,鲜血四溅,淋洒一地。

    “哥!”“小叶子!”

    “你是要自残吗?”神秘人寒声质问。

    “啊……”冷叶不予理会,双手紧握刀柄,咬牙用力,继续切肋,血流不止,豆大的汗珠遍布额头,他高声痛吼,极力一拉,“咔嚓”一声脆响,两根肋骨硬是被其斩断,狠辣果决。

    “呼……”冷叶大口呼吸,自斩肋骨,太疼了,钻心透魂,即便是他,都有些快要承受不住,险些崩溃。

    “第一步,我已迈出,接下来,便是心魔了。”冷叶咳血的笑了,紧接着,在两女关切的目光下,他强忍剧痛,一步一步的向前挪移,缓慢的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小子,你在发什么疯?癫狂了吗?”神秘人再次开口质问,不知为何,这次他的声音竟略显慌乱,虽隐藏的很好,但还是被冷叶听出了一些莫名的意味。

    “哈哈,看来我猜的果然没错,斩软肋,斩软肋!一真与一假!”冷叶疯狂大笑,诡异瘆人,“你越是紧张,就越是证明我是对的!”

    冷叶肆意狂笑,他托着残破的身体,留下一地腥红之血,终于来到两女身前,再次咧笑,邪异又可怖。

    “不好意思,你的演技太拙劣,我看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