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一百四十五章破界
    血河聚灵,丝丝缕缕,沿着冷叶的手臂缭绕游走,呼吸之间便覆盖其全身,血光暗红,血力磅礴,一双灵瞳猩红嗜血,不是血魔,更甚血魔!

    血气惊天动地,血雾弥漫扩散,凶威摄人心魄,冷叶嘴角勾起,邪异凛然,让白华观之,心神悸动,脊背发寒,恐惧至极。

    “不可能,我炼化的血怎会为你所用?”白华心跳加速,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面色剧变,难以镇定。

    他不是没有考虑到嗜血狂狼的‘天赋技能——嗜血’的能力,但是,他所炼化的鲜血都很特殊,根本算不上正常血液,无法被外人利用,因此,他方敢有恃无恐的与冷叶斗血。

    然而现在,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冷叶竟打破了限制,仍可嗜血,这对他来说无疑很糟糕,让其从主动陷入了被动!

    “怎么?只允许你能同化我的灵叶,就不允许我吸收你的血灵?”冷叶浑身浴血,邪魅一笑,嘲讽道:“礼尚往来罢了,不要太过震撼。”

    话音刚落,轰的一声,冷叶直接消失在原地,一道血色流线划过,下一秒,他便已然来到白华面前,速度之快,远超以往,好似挪移而至,快到匪夷所思。

    “砰!”

    不给白华任何反应的时间,冷叶一拳打出,灵力内蕴,直锤其面门,简单又粗暴。

    一击得手,自当趁势而上,身影一晃,再次挪移,蓦然追上倒退中的白华,一腿横扫,直抽对方小腹,罡风猎猎,空气爆碎,这一击力道十足,若是挨上必当剧痛难忍。

    “哗!”

    就在即将抽中之时,白华回神,刹那做出反应,血水涌现,挡其身前,将两人隔绝而开,成功躲避。

    “虽说你积攒的血很脏,但为了痛扁你一顿,我也只能暂且委屈一下自己。”

    冷叶不退反进,竟直接踏入血河,浸染罪血,吸收血灵,其威越发摄人恐怖,压迫的这方血界震动不止、轰鸣不绝,好似随时都要破碎,又好似在向他臣服!

    “血手化牢!”

    熟悉的血手从天而降,五指成山,囚困冷叶,其内追踪血箭无穷无尽,满天攒射,凌厉逼人。

    “无谓的挣扎。”冷叶撇嘴,现在还敢跟他玩血,真不知是哪来的自信。

    “嗡!”

    无需出手,意念一动,血界颤鸣,一根根血指接连涌现,遍布血手内外,轰隆一点,牢破箭消,毫无悬念。

    “黔驴技穷了吗?”一步踏出,蓦然临身,右腿屈膝猛然顶其腹部,白华痛吼,大口咳血,砰的一声,一击肘击陡然颠其背部,咔嚓一声脆响,骨头寸寸断裂。

    “够了灵叶,你别逼我!”白华狰狞怒吼,这般屈辱挨打,粉碎了他的骄傲,践踏了他的自尊,让其彻底疯了,不顾一切的咆哮,身上血光一闪,竟直接荡开了冷叶,刹那脱离。

    “你跑不了。”冷叶眼睛微眯,杀意爆棚,指尖一挑,血河搅动,轰的一声,一条血龙凝现而出,散发恐怖的凶煞之气,它双目血红冰冷,身躯一甩,骤然鞭抽,力道刚猛又霸道,可崩山裂地。

    白华避无可避,应声轰飞,身体半边染血,凄惨至极,然而,这还远非结束,下一刻,冷叶瞬闪至其身后,一脚踹出,直接将他蹬到血龙身前,配合连贯又默契,堪称完美。

    龙尾一抖,缠其颈脖,将他勒在半空之中,白华萎靡,气息衰弱,长久的消耗,让他早已力竭,根本无力在反抗,只能任由一人一龙肆意摆布。

    “我就逼你,你能怎样?”冷叶一指点其心脏,微微发力,一寸寸的透入,渗出丝丝血迹,瘆人可怖。

    “你真以为我打不过你?”白华咬牙,强忍剧痛的嘲讽道:“想要杀你,轻而易举,只是在这里我放不开手脚罢了。”

    “那我更留不得你了。”冷叶闻言,阴邪一笑,手指转动,搅其血肉,强烈的剧痛让得白华禁脔抽搐,发出阵阵惨嚎,撕心裂肺,刺耳锥心。

    “你貌似有秘密。”冷叶指尖停了下来,眯眼瞧看白华,想要将他看透,可惜,这种狠人毫无破绽,他一无所获。

    “呵呵,谁在没有点秘密。”白华咳血笑道:“这次算你赢了,我认了,不过,下次见面,我必杀你。”

    冷叶皱眉,他很想知道对方为何可以同化他的灵叶,也想搞清楚对方的真实身份背景,或者说是他身后的组织、底蕴。但是,看现在的这个样子,基本没戏。

    无奈的摇了摇头,挥手将其放下,一切终归于平静,至于这一战的结果,可以说是赢了也可以说是未果。

    因为他心里明白,白华不是打不过自己,而是有些手段见不得光,未曾动用而已,若是真的火力全开,恐怕胜负难料。

    而这也是他不杀对方的原因之一,怕将其逼到绝路,玉石俱焚。苦笑一下,心底唉叹一声,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轰!”

    血煞界震荡,隆隆作响,罪血消散,残魂泯灭,冷叶神情漠然,就算不能杀了白华,他也要毁了这万恶之界!

    对此,白华全然不顾,他自知阻挡不了,而且他也无所谓,没了再杀便是,大陆最不缺的便是蝼蚁……

    “破界了……”外界,姬皓首先察觉到了异动,当下感叹。

    “那岂不是说他赢了?”婉儿美目一亮,分外欣喜。

    “妖孽!”洛紫楠与古力嘴角抽搐,异口同声的称道。

    而与他们的兴奋不同,白菡此时拳头紧握,脸色阴沉到了极致,咬牙切齿的盯着那越发淡薄的血幕,怒哼一声,转身欲走。

    “白菡小少爷,这么急着去哪啊?莫非是要给在下取宝?”血液散尽,冷叶显现,戏谑的笑道,听在对方耳中,脸色一阵青一阵红,难看至极。

    这是赤裸裸的打脸,但他偏偏无法反驳,因为提出挑战的是他,本就无礼,若是在输不起,那他的脸真是丢尽了,当下嘴角抽搐,强挤着笑容说道:“正有此意。”

    “那便有劳了。”冷叶挑眉笑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