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一百四十章血手白华
    这是一处园林,古树连立,苍翠黛绿,生机勃勃,偶尔有花絮飘落,若天女散花,片片晶莹,芬芳馥郁,美如画。

    忽然,起风了,古树摇曳,繁花漫天飞舞,苍叶随风飘荡,带着无尽的离伤恋恋不舍的在空中不断的反卷,似在诉说衷肠。

    叶片沙沙而落,繁花簌簌而坠,萧瑟又悲凉。

    冷叶漫步而行,看着花叶凋零,心有惆怅,缓缓抬起一手,残叶有灵,巧然而坠,稳稳的落在他的掌心之上,轻轻的磨砂着,似在向其倾诉。

    冷叶莞尔一笑,灵力在掌心缭绕,片刻后一片全新的叶子在其手中成型,屈指一弹,一滴浓郁的灵血蓦然滴落,霎时间叶片光芒绽放,灵气充盈,生机再现。

    “目前实力有限,还不能造灵,暂且只能帮你到这了。”冷叶低头瞧看道:“不过,我的本源灵力与本源灵血可谓不凡,纵使灵宝不成,伪灵宝还是不成问题。”

    “希望你能带着我的意志存活下去,也祝你早日突破自己,列阵灵宝一脉,诞生器灵。”冷叶抬手一扬,叶片颤鸣回应,随风飘荡远去。

    “你还好吗?”身边一道寒影悄然浮现,根本无需去看,这股如九幽寒泉般的冰冷之感,除了小幽,别无她人。

    “来的真快。”冷叶苦笑的摇头,不知为何,自从几人来到了白家庄之后,小幽就越来越像一名侍女了,对他几乎是寸步不离,且随叫随到,甚至就连态度都缓暖了许多,让冷叶不禁感到颇为的别扭,不适应。

    “小叶子,偷跑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哦。”银铃般的轻笑之音在林间回荡,婉儿莲步款款,袅袅娜娜而来,她秀发飞扬,玉衣轻舞,游荡在花雨之间,宛如一个精灵公主,俏皮可爱,美丽灵动。

    “有吗?我明明是光明正大的遛好不?”

    “嘻嘻,你脸皮太厚了,这话都能说的理直气壮。”婉儿娇笑,宛如一道靓丽的风景,迷魂淫魄。

    “怎么样,彻底恢复了没?”打情骂俏有一会儿之后,婉儿又关切的问道。

    “已无大碍。”冷叶心暖一笑,婉儿虽贵为猫族公主,但却很会照顾人,且比之大多数的侍女更加温柔、体贴、细腻。

    “五天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去了?”

    “不急,我们先去拜访一下白家,随后在做打算。”

    ……

    庄内,庭院之中,还未迈步踏入,冷叶几人便隐约听到一些切磋交手的拼斗之声,显然里面应该是有一处练武场。

    “三年历练,让得华少越发成熟稳重了。”

    “啧啧,才短短三年而已,华少便是一跃成粉灵且直达巅峰,按照这个势头继续下去,估计用不了几年,必成红灵!”

    “这还用你说,华少可是咋们白家百年来第一天才,别说红灵,金灵也必成!”

    步入庭院,喧闹纷杂,吹捧之声不绝于耳,让得冷叶都不禁被之影响,微微侧目,朝着练武场内撇了一眼。

    只见高台之上,人群之中,一位身着一席白衣的俊朗男子被人拥簇围绕,谈笑夸赞着,犹如众星拱月。

    “咦?白华回来了。”作为土生土长的沧月之人,洛紫楠对于同辈的灵师都或多或少的有所了解,而这白华便是其中之一。

    “血手白华。”姬皓皱眉,显然对于此人的名头,他也有所了解。

    “他很厉害吗?”见两大粉灵强者都提到此人,冷叶不禁感到好奇。

    “厉害。”出乎意料,回答他的竟不是洛紫楠而是姬皓,“六年前的一次任务之中,我曾与他交过手。”

    “哦?”冷叶惊异,八卦的问道:“结果如何?”

    “险胜一筹。”姬皓讲述,“此人出手刁钻狠辣,招招逼人要害,甚至不惜以命换命,疯狂至极。”

    “狭路相逢勇者胜。”冷叶点头,旋即再次凝看了此人一眼之后,忧然说道:“走吧,拜访之后我们便返程吧,否则待在这,我总有些不安。”

    语罢,他便率先走了下去,不过,没等走几步,一道略有熟悉的声音便是叫停了几人,或者说是叫停了冷叶。

    “灵叶,五天来,你总算敢现身一见了。”语气颇为不善,明摆着有仇有怨。

    冷叶皱眉,被人直呼其名,他总不能不予理会,当下转身回看,顿时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让其瞬间了然,苦笑的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原来是你啊,白菡小少爷。”

    “没错,正是本少。”也许是因为在自家地盘,又或许是因为白华在其身旁,这使得白菡在面对冷叶之时丝毫不怵,骄傲的仰头俯视,再次变得张扬跋扈。

    “喊我作何?”对于他的态度冷叶虽说不喜,但也懒得与其计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哼,明知故问。”白菡撇嘴,“当初打我的那笔账总该算算了吧!”

    “恩,叶某来这正有此意。”冷叶深感同意的点了点头,“你可有宝贝赔礼与我?”

    听了前半句,白菡还比较得意,以为对方被其震慑到了,正像好好的摆摆谱时,却不曾想竟还有一句,且听在耳中,瞬间便是让他怒火冲天,脸色阴沉的恼道:“你敢耍我?别忘了这里可是白家庄,容不得你撒野。”

    “呵呵,耍你?我可真有闲心。”冷叶回他一个白眼,“白茗曾亲口向我许诺给予你们条件允许之内的任何赔偿,这句话,沧月城可有不少人都是知道的,怎么?你们白家还想要赖账不成?”

    冷叶直接扣高帽,用白茗,白家来压白菡,虽说有些损,但绝对好用,而且他这话也是有意说给那些白家长辈听的……

    “灵叶,这是我们同辈之间的矛盾,不提长辈。”白菡反应很快,一句话变将高帽摘了下去,随后又盯看着冷叶,挑衅道:“灵叶,听说你能与粉灵一战,正巧我表哥也是粉灵,你与他切磋一二如何?”

    “呵呵。”冷叶瞳孔微缩,心中冷笑,恐怕这才是你们的目的!

    “如你所愿!”

    话音刚落,冷叶气势骤变,一步踏出,空间扭曲,下一秒,他便诡异的出现在练武场之内,让围观之人纷纷动容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