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一百三十一章气死人不偿命
    “五千块灵石!”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又是这两家杠上了吗?”

    “确定喊的是灵石?不是石头?”

    所有人都惊住了,在小声议论着。

    “呵呵,鱼上钩了!”房间内,古力眯眼冷笑,对于这个报价,他们并不感到意外,相反若是规中规矩的那才让人惊讶……

    “六千!”姬皓气吞山河,紧随其后的报价,按照他们的意思,既然要坑就要坑的狠一点,对此,戏就要演的足一些。

    于是,报价之人便要多上几位,这样才能显出他们对于粉灵技的渴望,才能让对方更加相信、坚定的竞价!

    而事实上,他们的算计确实奏效了。

    贵宾室第二十五间,一共五人端坐在内,佳人作陪,美酒相伴,推杯换盏,谈笑风生,十分惬意,当真快乐人生。

    “哲少,我带我家少主敬您一杯。”曾与冷叶几人产生冲突的男子,举杯起身,向着围坐在中心位置的一人,躬身行了一礼,旋即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呵呵,小事而已。”沐熙哲左拥右抱,嘴角一撇,讥讽道:“一群没见过世面的蠢人,一壶酒,一册粉灵技便能让其疯狂至此,可笑可悲。”

    “您说的是,不过,他们的灵石到是颇多啊……”男子阴笑,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八千!”摆了摆手,直接加价两千,随意的很。

    “哲少豪气!”男子恭维。

    “宇少为何突然改变动向,没有来此?”沐熙哲玩弄着怀中的少女,顺嘴问了一句。

    “少主临时去见一个故人,因此耽搁了,不过,算着时间,应该也快到了。”

    “哦?故人,男女?”闻言,沐熙哲来了兴趣,将目光从两女身上收回,抬头问道。

    “额……少主没有细说,在下不知。”

    “算了,到时候就知道了,不差这一时。”沐熙哲摆手,旋即再次沉浸在美色之中。

    “九千了,会不会过万!”忽然,大厅之内,嘈杂声此起彼伏,犹如海浪一般,一声接一声。

    “这两家不会有仇吧,竞争的太狠了……”有人随口一说,但却揭开了答案。

    “看着吧,还没完,到现在都是成千的加价,完全还有上涨的势头。”一人分析猜测。

    果然,下一刻,沐熙哲便是继续喊价,直接将这粉灵技推上了一个天价!

    “一万块灵石!”

    “少主,我们还是稳妥一点为好。”一位下属皱眉提醒道,他怕阴沟里翻船。

    “无妨,他们既然如此迫不及待的竞价,可见对这粉灵技不是一般的渴望,我们若是不添一把火,岂不是对不起人家的热情?”

    沐熙哲冷笑,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先前抬价百感醉花露的时候他就被下属劝阻了,玩的没有尽兴,这次说什么也不会了,必须好好的捉弄对方一番,方能让他感到愉悦、满意!

    “一万三!”面不改色,在冷叶报价之后他紧随其后又加了两千,气势丝毫不减,让人为之轰动。

    “贵宾二十五号,到底什么背景?出价竟能如此任性!”

    “贵宾十一号也不简单,上万块的灵石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的出来,他们的背后也有底蕴在支持!”

    到了此时,众人已经不在议论价钱有多震撼,而是转其身份与背景之上,大加猜测。

    “呵呵,那孙子还真敢追啊,我都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古力大咧咧的笑道。

    “我们是不是也该收手了?”洛紫楠也有些紧张,一万多块的灵石,快要赶上她的全部家底了,当然这不能将其背后的洛家考虑在内,仅是她个人的积攒而论,否则她绝对是个富婆。

    “恩,最后再加一次,果断收手。”冷叶点头同意,再高了他也没有把握,虽说他能付得起,但冤大头当一次就好,再有就留给别人来做吧……

    另一边,之前劝说的手下,再次劝道:“少主,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们收手吧。”

    沐熙哲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说道:“这才哪到哪?行了,别来烦我了,一万五!”

    “嘶!”“呼!”

    这声报价之后,厅内吸气,室内呼气,外界震惊,内部放松。

    “必须收手,他刚才停顿了一瞬,可能已经有人在劝他了。”

    “咋们也耍他一下。”冷叶奸诈的笑道:“两……”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砰!”

    灵力外放,桌子四分五裂,各种美酒玉盘轰碎一地,沐熙哲霍然起身,眼神摄人恐怖,原本听到对方说两的时候,他都要开口报三了,结果,竟然没有下文了……

    而且,不知是巧合又或是怎地,这停手的方式、语调乃至数字竟都与之前的他一样,如出一辙!

    死一样的寂静,所有人都敛容屏气,大气不敢多喘一下,一万五千块灵石,纵使是自家少主也会感到肉疼,且还颇为闹心、打脸。

    “唉,没有想到在下与二十五号灵友竟如此有缘,接连看上同一样宝贝,本来我们对于这粉灵技是志在必得,但贵兄出手也是豪气冲天,如此争斗下去,必定两败俱伤。”

    “因此,我等想了一想,决定做个顺水人情,割爱让于灵友,一来结个善缘,二来还之前美酒相让之情。”

    就在所有人都呆愣的时刻,冷叶强忍着笑意发表了一下所谓的感言,内容真诚有情,文雅有礼,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不知道的都会认为这是肺腑之言……

    然而听在一些心思灵敏的人耳中,却又是另一种感觉。

    例如,米兰,此时的她表情就颇为怪异,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不着痕迹的浅笑后,金锤砸落,成交!

    “你太坏了。”婉儿本来没觉得怎样,但当看到冷叶坑人之后又一本正经的感慨、施恩,顿时绷不住了,遮唇娇笑,媚态尽显。

    “咯咯咯,小叶子,腹黑蔫坏的,一点也不真诚老实,姐姐都怕了。”洛紫楠眨眼调笑。

    “气死人不偿命!”古力赞叹,“高啊,实在是高!”

    “真想看看他们现在的表情,想必一定很精彩!”姬皓也笑着附和。

    如他所料,沐熙哲此时的脸色就如同吃了苍蝇一样的难看,旁人听不出来,但身为局中之人,他又怎能听不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