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一百章 生命之奇 永垂不朽
    “一叶一世界!”冷叶低语,心潮澎湃,本命叶竟可自成一方世界!

    不过,更让他振奋的是那句‘也是你的世界!’,内心激动万分,心情难以平静。

    冷叶控灵,扶摇直上,凌飞于空,他要站在苍穹之巅,将自己的这片世界,好好的观赏一番。

    站的越高,看的越广阔,冷叶当空而立,身体缓缓转动,全方位的环顾,一览天地之壮阔,一感世界之玄妙。

    他张开双臂,缓闭双眼,下一秒,灵风荡起,衣衫猎猎,白发飞扬。气势如虹,大有气吞山河之意!

    他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也忘记了自己,心中空明,毫无杂念,一心只想与天地同融,与天地同寿!

    “哗——哗——哗——”

    忽然,耳畔之中传来大浪拍击彼岸的响音,一浪接一浪,时强时弱,时急时缓,周而复始,永不停歇。

    “波澜壮阔!”冷叶吐息,听浪涛拍岸之音,他有一种身临其境之感,仿佛己身正立于一望无际的海域,亲感它的浩瀚无垠!

    “你竟可以感受到千里之外的海域之地,这般悟性着实惊人,若再给你几年时间,怕是真能与此方世界同融共存!”器灵惊异赞叹。

    “生命之奇在于何?当属永垂与不朽!”

    冷叶睁眼,轻声默语,充满向往,也满怀希望,更饱含力量!

    “不灭之灵何其难,唯有超脱封为神!”本命叶感叹,“神!古来能有几人登?不过双手之数也。”

    “你带我进入这方世界,目的不就是让我在未来封神时,多一成把握吗?”

    “不,封神太远,带你来此,只是为了让你眼界更开阔,境界更通达,明白世界远非你所想的渺小、简单,别有天地!仅此而已。”器灵否定,随后又补充道:“当然,你若深有感触,那就另当别论!”

    “器灵,你听过远古五神吗?”冷叶再次问道,这个问题自从他得到五绝灭杀术时便想要搞清楚,然而,当时考虑到消息过于惊人,他便没敢向凌月寒询问,而后来他也没有机会查阅古典,所以这个问题便一直都没有得到解答,也一直被他隐藏在心中。

    他本想待日后自己实力足够之时亲自进行探寻,但却不曾想,就在今日他竟与本命叶聊到这个话题,那就不妨问一问,也好满足一下他的好奇心。

    “你指的是那个凝空子所说的五绝灭世功的创始五神?”

    “真有远古五神?”冷叶眼睛一亮,对于本命叶的话,他听出了一些意思,继续追问道:“那你知道他们的传承之地在哪吗?”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器灵回道:“不过,想要探寻神眠之地,等你起码达到红灵在说吧,否则有去无回,九死无生!”

    “什么?!”对于器灵的回答,冷叶又惊又喜,惊的是真有远古五神,喜的是竟还近在眼前,真不知怎么形容他此刻的心情,恨不得能立刻前去一探究竟。

    不过,这种愚蠢的想法只是他的一时冲动,冷静之后,他也明白以他如今的实力去了无非就是送死,毕竟那是神眠之地、传承之地,一定危机四伏,怎可胡乱硬闯,作死的节奏,他可不干。

    “器灵……”冷叶的好奇心太强,尤其是如今他还知晓了一二,有了一丝甜头,这就让其更加兴奋抓狂,想要了解更多的秘辛,当下就要继续追问,不过这次,器灵直接将其制止。

    “你小子,套我的话还上瘾了不成?可以了,在想知道什么,自己去探寻岂不更有意义?”

    器灵的语气难得出现变化,对于冷叶的小心思,它有些哭笑不得,当下打断他,同时空间一震,冷叶只感觉像是有一阵狂风刮过,将他直接吹出这方世界,返回现实。

    “切,不就是问了几个问题吗?至于吗?”冷叶苏醒,低声嘀咕,“唉,果然,老家伙都是一个样子,死脑筋,辰老如此,器灵也如此。”

    “你醒了?”熟悉的甜音入耳,冷叶蓦然抬头,映入眼帘的是天使般的面孔,完美无瑕。婉儿袅袅娜娜,婀娜多姿,立于冷叶对面,当真是一道醉人的风景。

    “醒来就能看到如此佳人,真是让人心情舒爽。”不知为何,冷叶就是喜欢揶揄婉儿,可能是她害羞脸红的样子更加迷人的原因,当然他说的也是心中大实话,婉儿确实美的一塌糊涂。

    “渊帝年少时也如此贫嘴吗?”婉儿回之白眼,提及冷叶的父皇,眨眼反问道。

    “咦,一语双关,婉儿,你调皮。”冷叶起身,一个闪身逼近婉儿,惊的婉儿急忙后退,然而,他怎能快过冷叶,其嘴角擒笑,手臂一环,轻松将其搂过,盯着对方惊慌的俏脸,眉宇一挑,戏谑道:“小猫咪,你跑的了吗?”

    “竟给我挖坑,我说是吧,岂不是要被父皇修理一通,可我若说不是吧,那岂不表示我是天生的滑头?”

    “我只是随口一问,你想复杂了。”婉儿眼神躲闪,且两人此刻的距离与姿势着实比较暧昧,让其更是娇羞如含羞草,声音亦如蚊吟。

    “啧啧啧,说谎话,要有底气,否则谁能信?”冷叶咂嘴,继续说道:“其实,这个问题真不难回答,父皇与母后,一个是一代帝皇,一个是狼族公主,两人那绝对都是不苟言笑的,而这点,我自然是谁都不像,否则生活太无趣。”

    “耍流氓还有理了?”婉儿撇嘴,很无语,身形一晃,化身为猫,骤然一跃,脱离冷叶的怀抱。

    “我昏迷多久了?”见其离开,冷叶也是不在玩闹,收起性子,开始环顾四周,方才发觉,此地竟是一处洞府,而且还颇为广阔,亭台楼阁,假山碧池,清香鸟语,古朴自然,颇有几分雅致。

    “你昏迷五天了,这是我替你选的静修之地。”说到此处,婉儿脸又红了,不过这次她到很从容自然,继续说道:“神塔内自成一片世界,所以内部空间远超外界所观,而类似这种洞府,塔内不下万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