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六十八章器灵诞生
    “呜呜!”

    飓风刮动,寒意彻骨。

    冷叶面色凝重,不过,却并非是因为眼前的这些阴风,而是,目光之中,那黑如墨谭的一面湖水。

    此湖水,面积甚广,且深邃死寂,让人即便临近,也不敢轻举妄动。

    “呼。”

    冷叶深吸一口气,这潭湖水给他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且还十分强烈,当下,他也顾不得灵力的消耗,体内疯狂的运转,灵力顿时犹如河流奔腾,顷刻间,雄浑的力量充斥着四肢百骸,随时可以爆发。

    “哗哗哗……”

    异变突起,原本平静死寂的湖面竟突然发出阵阵细微的流水声,冷叶身体紧绷,瞳孔微缩,只见,湖中升起道道水柱,而后,一群死气弥漫的尸傀再度出现。

    “这是什么湖?竟能孕育出大匹尸傀!”

    事到如今,亲眼所见,饶是以冷叶如今的定性都不禁失声惊呼,太不可思异了!

    “闯阵者,杀无赦!”

    肃杀之音再次回荡,这次,冷叶彻底的听清,这道声音竟来自那漆黑墨谭!

    “猜的果然没错,尸傀与这湖水,或者说是大阵,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冷叶眼神凝了凝,旋即抬手一着,黑色匕首骤然掠出,再次进行收割,吸收死气,壮大自身。

    “去!”

    失去了尸傀的纠缠,冷叶算得上是处境大好,且暂时又无后顾之忧,他当下便是抓住机会,全力以赴的针对这潭诡异的湖水。

    挥手一凝,无数灵叶浮现,而后意念控制之下,众皆化为绚烂的流线,向着湖面攒射而去。

    “嗡!”

    然而,就在灵叶即将接触湖面之时,平静无波的湖水竟突然开始流动,自行旋转,只是瞬间,一道吸力巨大的黑色漩涡陡然成形,顿时天摇地晃,不到一次呼吸,那些灵叶便都尽皆被吞没。

    不过,这还没有结束,湖水似乎有灵,它像是察觉到了此番异动之后暗藏的冷叶,继续转动下,忽然,湖水升腾而起,一道蕴含滔天死气的水龙卷竟直接攻向冷叶。

    极速的漩涡,深邃的黑暗,犹如地狱之门,恶魔之嘴,俯冲而下,欲将冷叶吞噬,着实恐怖。

    “不过是湖水罢了,真能翻天不成。”冷叶撇嘴,身影倒退,与之拉开距离,同时,掌心聚灵,由灵叶凝聚而成的利剑再次出鞘,霎那间,其气势节节攀升,直逼黄灵,异常强横。

    “斩!”

    剑气凛然,锋锐无比,一挥之下,锐不可当,水龙卷当场溃散,化为漫天水露,洒落而下。

    “嗤嗤。”

    看似无常,可当落地的瞬间,地表猛然冒出森森黑雾,竟被腐蚀穿透!这不免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这水有毒吧!”冷叶咂舌,好在他自身灵敏,躲闪及时,未曾沾到一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嗡!”

    就在其束手无策时,匕首解决了所有的尸傀,刀身发颤,冷叶闻声望去,心中不由一惊,此刻的它散发的气势越发骇人,周遭死气也是浓郁到了极点,让的冷叶都是心悸震惊。

    “这是炼尸大阵,它可将此地的一切陨落之人尽皆炼化成尸傀,生前越强的灵师,变成的尸傀实力也将越强,而想要操控他们,关键就在于这阴冷的死气,而眼前这潭湖水便是死气的极度浓缩形成的,因此,湖水不干,尸傀不绝!”

    突然,原本寂静无声的巢穴中蓦然传出一道陌生的声音,冷叶与婉儿双双对视,而后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愣神,刹那间,冷叶身体猛地一顿,眼睛睁大,神色骤然变化,死死的盯着那正悬空自转的冰寒匕首。

    “器灵?”不确定的质问道。

    “你以为呢?”匕首回道。

    “嘶。”得到证实,冷叶倒抽一口冷气,旋即二话不说,本命叶直接浮现,苍翠欲滴,生机盎然,一丝丝灵气飘荡而出,将两人笼罩、保护。

    “把它收起来吧,我不会对你不利。”匕首微微颤动了一下,显然本命叶的出现让它极为的不舒服,当下便是对着冷叶说道:“你带我来此地,让我成功的诞生了灵智,这番恩情,如同再造,我岂能恩将仇报。”

    “少来,你是充满死气的匕首,至阴至邪,你说的话鬼才信。”听了它的话,冷叶非但没有一丝的放松,反而更加警惕,直接出言驳回。

    “我原本只是一柄普通的灵宝,是有心之人为了淬炼出器灵,方才走上了这条弑杀的道路,而这非我可以阻拦,也非我可以选择,更非我所愿!”

    “即便如此,我可是才杀了你前任主人。”冷叶仍旧不放心,实在是它的诞生背景过于黑暗,不得不防啊!

    “他已死,灵魂烙印早已消散,况且我已有灵,一切自当自行说算。”

    “都是废话,拿出诚意来,你若立下誓约,我便信你。”冷叶觉得还是天地罗盘靠谱。

    “我以兵之器灵向天地规则起誓,此生不与面前之人为敌,若有违背,兵毁灵散!”匕首毫不犹豫的立誓,让的冷叶都是未曾想到,怔怔出神。

    “嗡!”

    话音刚落,至高无上的规则之力便是笼罩而下,刀身一颤,誓约成立。

    “可以不?”

    “当然。”冷叶笑了,收回本命叶,随后问道:“刚才你说什么炼尸大阵?我怎么没有看到有阵法的存在?”

    “这片世界本身就是一个阵法,你怎会看到,也正因如此,在这世界之中,所有陨落之人方才都可被炼化。”匕首不急不缓,淡然说道,但其话中内容却是让人心生骇然,不可置信。

    “这……你怎会知?”冷叶颤声问道。

    “我虽才具备完整灵智,但此前也是半灵,在冥城,还是听说过一二,本次选拔之地,则是冥城红灵师之墓。”器灵再次说道,大有一幅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总是能让冷叶听得目光呆滞,震撼莫名。

    不过,当联想到一切之后,好像又都说的过去,很合理。

    “难怪此次冥城的实力出奇的强,妖冥更是远超另外四座超级大城的首领,原来是另有原因。”

    “难怪这座灵墓会有如此诡异的阵法,有如此众多的傀儡,原来,这位红灵生前来自冥城,这就对了。”

    冷叶越想越是了然,片刻后,他又问道:“那阵法能破吗?”

    “不能。”器灵很直接,“这阵法是神塔所设,凭你如今的实力,破阵等于做梦。”

    “那这尸傀岂不灭不完了?”

    “器灵,那湖潭水可以清理掉吗?”一直安静聆听两人谈话的婉儿,此刻,蓦然问道。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聪明,看的透彻。”器灵赞赏道。

    “湖水不干,尸傀不绝!”冷叶并非愚笨之人,此时闻言,略微沉吟后,眼神一亮,猛然醒悟,激动道:“这湖水能否干涸?”

    “呵呵,这湖水本是由死气凝聚,而我需要的也就是死气!”器灵颇为得意,“接下来就交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