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六十五章破封进墓
    “虽然受了轻微的反噬,但好在无碍,况且此番也彻底证实了该走哪一条路,到也算是值了。”冷叶缓缓站了起来,目光幽幽,看向一处,轻吐一口气,说道:“接下来都紧张起来,这灵墓之行,提防的可不仅仅是周边环境,更多的还是身边的人!”

    语尽,冷叶便不在废话,直接迈步,朝着一个方向继续进发,至于身后之人,他相信,能成灵师,心智当远超常人,点到为止,足矣。

    而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在接下来的途中,除却雷杰几人依旧随意洒脱之外,那来自轩灵镇的一行人却是一个个神色肃然,身体紧绷,他们心中明白,冷叶的话其实就是在对他们所说,因为这群人中,也就当属他们实力薄弱需要提防周边人。

    至于为何提防,他们心中更是明白,面对众多宝物的诱惑,灵师的贪婪将会被无限的放大,疯抢、厮杀,乃至杀人夺宝,背后捅刀子,这些种种阴损的行为,接下来在红灵墓中想必会屡见不鲜!

    这一点,要数南风瑾最为清楚,因为就在昨夜,他是真真切切的亲眼目睹了一场为争资源,众皆疯狂,不惜陨落的争斗,当真让他心底发寒、感到恐惧。

    而在一想到,那帮人夺的不过是几株塑骨草罢了,便已然如此,而接下来可是红灵墓啊!其内宝物随便拿出一样,其价值怕是都能超过塑骨草了,到那时,争抢又应惨到何种地步?血流成河也不为过吧!

    想想就头皮发麻,不寒而栗,一身修为波动下意识的便释放出来,警惕周围的一切。

    对此,冷叶暗暗点头,心中满意,虽说他会全力保他们,但必要的磨练还是要有的,否则,全都靠他,焉能立足?

    ……

    山顶上,一座空旷地段处,此时聚集了大量的灵师,他们的眼中个个都带着一丝兴奋乃至疯狂之色,顺着他们的目光寻去,只见不远处的一座高约数丈的山脉其正中间,赫然安立着一洞巨大石门,显然那应该便是灵墓入口。

    “竟然还有封印?”冷叶等人刚来不久,此刻正站在一处并不起眼的古树旁,他目光凝视着,片刻后,眼露诧异,惊讶道:“这可是虚世界,神塔有必要这么做吗?还怕别人盗墓不成?”

    “虚世界,试炼之地,没有例外。”冷染对此到是觉得不足为奇,随意的说道:“如若没有考验,那岂不是让大家不劳而获?”

    “倒也在理。”冷叶闻言,点了点头,旋即再次看向石门前方那若隐若现的能量屏障,眉头一皱,说道:“这防护很强,想要破封有些难度。”

    “哈哈,叶兄,这灵墓的封印可不是要依靠蛮力破开。”看着冷叶愁闷的模样,雨剑晨大笑,继续说道,“如果让你强行打破,那每一届选拔岂不都要重新设置封印?如此麻烦,那帮老家伙恐会跳脚吧。”

    “哦?”冷叶眼眉一挑,觉得有趣。

    “只需每人献出一滴血,以示尊敬,便可进墓。”风绝尘说道。

    “这么简单?”冷叶讶异,旋即轻笑,“还真是有招。”

    “嗡…嗡嗡……”

    就在冷叶等人谈话期间,山顶上的灵师动了,面对这近在咫尺的红灵墓,一个个呼吸急促,频频出手,一滴滴纯元灵血自指尖弹射而出,直接没入光幕之中,宛若水滴落水,荡起层层涟漪。

    “哗哗……”

    一滴血并没如何,但数百滴灵血凝聚一处却是非常可观,霎那间便让那原本暗淡到近乎无色的屏障变得鲜艳夺目,血红无比。

    “蹭蹭蹭。”

    快则有,慢则无,根本无需多言,皆是纷纷闪身,踏入古墓,抢寻属于自己的机缘。

    “呵呵,有狼的野心,没狼的实力,再快又能如何。”冷叶见状,摇头嗤笑,“差不多了,我们也进去吧。”

    “嗖。”

    一滴蕴含极为精纯的血液在山中划过一道流线,蓦然投入血墓之中,随后,冷叶身体一晃,带着众人先后隐入灵墓。

    “呲呲。”

    就在他们前脚刚进去之后,墓府外,封印血墓竟突然发出阵阵呲响,随后在外人的声声惊呼下,崩裂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缝,最终‘砰’的一声,彻底打破。

    “噗噗噗!”

    随着封印的破碎,一场极其恐怖的风暴自山顶陡然爆开,疯狂的在天地席卷、摧残,甚至收割着……

    这股能量极强,只是一瞬,便有数十位灵师眼中带着不甘与不明,喋血陨落。

    “嗡!”

    有心里素质稍强的灵师,在预感不对的瞬间,毫不犹豫的激发了自己的传送灵珠,成功逃离。

    然而,此次危机太过突然,能想到传送灵珠的灵师太过少有,他们的第一反应基本都是转身奔逃,但这种方式,毫无意义……

    “封印怎会如此?”距离山门较远的一位黑灵师,以失去一只手的代价,施展秘法,成功逃离,此刻,他站在一处安全地带,望着那片危险的区域,身体不禁颤抖起来,双目血红,仰天嘶吼。

    “竟然打破封印了,狼族的血脉应该还不至于如此吧?”妖冥凝望着灵墓入口,脑海中晃过冷叶进墓的画面,眉头紧锁,好片刻后,仍无头绪,摇了摇头,不在思索,闪进灵墓。

    ……

    外界,月塔。

    一间密室,在封印破裂的那一刻,一个面目沧桑,仿佛被无尽岁月刻满了痕迹的老者,缓缓的睁开了那不知紧闭了多少年的双眼。

    “轰!”

    这一瞬,天地寂静,灵力沸腾,一双混浊而又深邃的眼目,微微一凝,变将虚世界洞穿,少许后,蓦然开口,“封!”

    一字之音,从老者口中脱出,仿佛蕴含了天地大道,镇魂荡魄,威力无穷,竟直接穿透虚无,出现在虚世界的上空。

    嗡!

    空间剧烈波动,灵力疯狂汇聚,海纳百川,秒间,一道新的无形光幕便重新笼罩在灵墓入口,继续守护。

    “小家伙,一出山就给老夫找麻烦,既然如此,礼尚往来,老夫便也干扰你一二。”做完一切,老者看向那正处在灵墓中的冷叶,独自嘀咕,旋即,大手一挥,暗暗改动着……

    对此,可怜的冷叶还全然不知,否则定会气出内伤,高呼一句,“怪我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