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三十六章良人 良药
    帝都,塔域。

    一座古朴雄浑,高约万丈的宏伟宝塔矗立在苍茫大地。它通体黝黑,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去点缀衬托,巍然屹立,给人庄严雄伟之感。

    它便是守护帝国数万年之久的护国神塔——通天塔。

    据冷家古籍记载,通天塔早在上古时期就已鼎力在天地之间,它的来历无人得知,而也正因为它的神秘与不凡,导致人人觊觎,终于在各方势力的无数次的摩擦碰撞之下,一场惊世骇俗的惨烈之战应时爆发。

    那一战,众灵喋血,灵血洒遍山河大地,惨烈之至,无法用言语形容,让的记载也是无法详细描述,只能一笔带过,最后简单记述了结果,由冷家老祖与其八大挚友,九人合力杀出一片天,最终拿下通天塔,而后以之为根,占疆立国!

    随后,又经历了数万年的发展,成就了如今第一帝国之称!虽说这其中与通天塔并无绝对关系,但它却是立国之本!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通天塔就是金鹏帝国千千万万个子民的精神信仰,只要神塔屹立不倒,天就不会坍塌!

    “撕拉。”

    一声撕裂虚空之音,云端之中,凌月寒跨出,看着远处,重重云雾之中,塔尖若隐若现,凝望片刻,化为一道流光,悄然没入。

    塔顶,最高一层,直属她的静室,凌月寒迈步而进,随后玉手一挥,屋内封闭。

    “婉儿,此番默默注视,你对叶儿印象如何?”

    忽然,凌月寒偏头,对着一旁空旷无人的空地说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又配上她那淡淡的微笑,感觉分外瘆人。

    然而,很快一声婉转动听宛如叮咚泉水般的悦耳之音自凌月寒身侧传出,“说不清楚,感觉他虽是狼族但却并无狼性。”

    “恩,叶儿体内只流淌一半的狼血,外加他也从没嗜过血,狼性确实泯灭了不少,不过他天生傲骨,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透着一股狠劲,只需稍加刺激,狼性?想隐藏压制都不可能。”

    “那月寒姨是有计划喽?”

    “暂且有点想法,不过现在还不行,先让他在外磨练磨练吧,时机成熟,会对他进行一番刺激,到时候也许还会需要婉儿你的帮助。”

    “我?”藏在暗处始终没有露面的婉儿第一次表现出了惊讶,“月寒姨,婉儿的情况你是知道的,不成累赘就得庆幸,帮?不切实际。”

    听着婉儿话中那幽幽的哀伤,凌月寒眉头一皱,说道:“婉儿,你过于悲观,你的父王将你送来托付与我,可不是让你继续消极,解决问题才是关键。”

    “叶儿与你互为良药,这是造化,我会想办法让你二人有所接触,至于良药能否成良人,就看你们彼此之间的缘分了。”见婉儿不语,凌月寒自顾说着,然而这段话表达的意思却与冷叶之前的随口一说,巧合似的吻合了,真是母子连心……

    “良药?良人?”婉儿低声自语,随后开口道:“月寒姨真是费心了,如果可以,婉儿自当不会拒绝。”

    “你不排斥就好,行了,走了一趟,你也应该累了,送你回去休养吧。”

    静室中,冷叶盘膝而坐,此时他的身上灵气缭绕,显然他在自我调整状态,许久后,眼睫毛略微抖了几抖,而后缓缓睁开双眼,猛地一瞪,一瞬间,电光激射,对面的墙壁直接被洞穿。好在那边无人,没人受伤,否则又是一番麻烦。

    “满血复活!”冷叶得意,自语道:“这般恢复速度,连我自己都惊讶,应该也算得上是一种超强的手段。”

    说到这,冷叶忽然眼睛一亮,“说到手段,现在我应该钻研一下那来头大到惊人的灵技了。”

    迫不及待的搓了搓手,眼中露着渴望与期待之色,“神技改编的,定当非凡,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双目闭合,灵识一动,脑海中顿时浮现出详细的修炼之法。

    “嘶。”只粗略的看了一眼,第一篇,碎骨绝,冷叶就不禁倒抽一口凉气,惊喜没有,惊吓到是不少,五绝灭杀术,真是够绝的,嘴角不自然的抽搐,心里暗想,“真的能练吗?会出人命的。”

    “欲想碎敌骨,必先拆己骨!”只是十个字,冷叶就不再继续看了,睁开双眼,仔仔细细的将自己‘欣赏’了一番,摸了摸胳膊,轻轻一捏,脑中意想着画面,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他就不禁打了哆嗦,光是想想就疼的要死,真动手,不得废啊!

    奋力的摇了摇头,不行不行,练不起!冷叶毫不犹豫的就选择拒绝,不过很快,他又转念一想,那可是跟远古五神的传承有关的灵技啊,五神啊!神啊!啊!传说中的级别,诱惑太大,怎能不心动!

    “靠,豁出去了,不就拆几根骨头吗?”迟疑片刻后,冷叶咬了咬牙,决定试上一试,因为他认为,这是一扇通往另一个新世界的大门,为了日后达到那种让人向往的境界,如今飞蛾扑火又能如何,他认了!

    再次闭上双目,这一刻他不在犹豫,不在彷徨,将碎骨绝从头至尾的看完,而后,按照其上描述的那样,右手缓慢的在左腕处摸索着,把捏着,寻找感受着两个骨头的交接之处,按照要求,右手拇指,食指及中指合力握住左腕关节,拇指在内,食中指在外,同时左手握其小臂向下猛地一压,咯然一声,左手腕被卸,向下耷拉。

    同时一声如杀猪般的惨叫骤然喊出,其音,撕心裂肺,听得让人心中发寒,好在冷叶有自知之明,早在开始之前,就用灵力包裹了这间静室,现在无论如何嘶吼,外界都无人听到,他可以放心的拆,放肆的叫。

    而凡事开头难,有了第一次尝试,冷叶也就越发大胆,由卸手腕,到卸肩膀,卸膝盖,卸大腿等等,能卸的他几乎都尝试了一遍,当然惨叫声也是不曾间断。

    “啊啊哦哦,我去,我擦嘞,啊……”叫的颇为销魂。

    就这样,冷叶拆了按,按了在拆,反反复复进行着,熟练着。

    咔!一声脆响,最后一块骨骼成功接上,冷叶也是终于承受不住这种钻心的疼,虚脱的倒了下去,呼哧呼哧,大口的喘息着,汗水打湿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