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三十五章紫色三色堇
    “叶儿,刚才经历了什么?”凌月寒此时回过神来,还有些心有余悸,真怕突然出现让她难以接受的结果,深呼吸放松心情,看向冷叶,关切的问道。

    “母后,我想问你,你干嘛攻击我的灵魂?”冷叶面色苍白,略有不满的质问。

    “恩?”凌月寒显然没有想到冷叶非但没有回答她,反而还反问她,顿时柳眉倒竖,便要发怒,但一看到他那萎靡的状态,心中一软,还是选择解释:“母后看你身体僵硬,眼中骇然,又唤而不醒,担心那道光柱是某位大能藏在灵技中的残破灵魂,从而对你进行夺舍,自然不能迟疑,便果断出手。有何不妥吗?”

    听着凌月寒这不满的语气,冷叶也是感到郁闷,虽然知道这是关心,但凭白无故遭受重创还是及其不爽的,因为凌月寒说的那种情况根本不存在,他只是被震撼了而已啊!

    “母后,你是关心则乱,我刚才只是陷入了对这灵技的震撼中罢了,没有任何危险,你到好愣是将我整出危险…”冷叶嘟着嘴,一幅委屈的样子。

    “额。”凌月寒闻言有些尴尬,不过只是一瞬,便调整过来,继续问道:“是那道光柱传述了新的信息?”

    “恩,那道光柱中存有一丝虚像,留有一段讯息,说这本红灵技只是残篇,若是有缘,可寻完本,随后又讲述了此灵技的具体修炼之法。”冷叶面不改色的说瞎话,不是他有意隐瞒,而是这段消息着实惊人,远古五神!他虽没有听说过,但不代表别人没有听说过,很可能也是秘辛之一,他无权了解罢了,而牵扯太大,关乎神之传承,他不敢保证泄露出去会造成怎样的轰动!恐怕掀起大陆争端也合乎常理!

    当然除却担心这点,他也有私心,想要日后自行寻找,修炼此神通,所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将这个秘密烂于心中。

    “哦?残篇?”凌月寒有些讶异,因为品阶太低,这几本灵技她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如果不是因为冷叶灵技匮乏,她都不会想起自己的储物镯中曾经还收有这等东西,因此,冷叶说是残篇,她也只是疑惑,并不在意,毕竟现在就算想要了解也不可能了,都已炸开,一股脑的进入冷叶脑中,她总不能去强行窥视,没那必要,况且还是自家儿子,就更不会查探了。

    “算了,反正这个灵技已经印在你的脑中,你是非学它不可了,既然这样,母后也不加干涉,你就好好参悟吧。”凌月寒说完又嘱咐道:“母后此番出行不宜过久,得回去了,染儿难得出来一趟就好好放松放松吧,等过了选拔赛后就由月塔直接传送回帝都吧,至于叶儿,记住,即便残篇,依旧是红灵,难度还是不小,习时要全神贯注。另外记得修心!”

    “谢母后。”冷染雀跃。

    “恩,孩儿明白。”冷染也点头回道。

    “恩。”凌月寒又看了两人一眼,满意的笑笑,随后直接撕裂空间,一步踏出,没入消失。

    “哥,你还好吗?”看着面色依旧苍白的冷叶,冷染担忧道。

    “没事。”冷叶摆了摆手,说道:“染儿,不知你察觉到没有,母后这次不是一人来的。”

    “恩?”冷染眼睛微眯,她对冷叶的信任已经达到了一种近乎狂热的程度,因此哪怕怀疑的对象是母后,她对他的话也深信不疑,而且,他既然说了,那就一定发现了什么,眉头微皱,露出思索之意,认真回想之前的种种。

    但无论怎么回忆,都没有丝毫的发现,不禁问道:“哥是怎么发现的?”

    “嘿嘿。”冷叶忽然得意的笑了,而后伸出一根手指在鼻尖处蹭了一下,缓缓说道,“染儿身上应该是本命花的那种特有的迷香,能让人深陷沉沦,母后身上是与她性格一样冰冷的薄荷清香,让人耳目一新,而除却这两种花香,这间屋中空气中还弥漫一种恬淡的馨香,让人心旷神怡。”

    说完,冷叶还使劲的嗅了嗅鼻子,尽显陶醉。

    受到他的影响,冷染只是稍加一闻,便也嗅出了那第三种花香,开口道:“紫色三色堇,花语是‘沉默不语’,‘无条件的爱’,属性暗!”

    “厉害厉害。”冷叶鼓掌赞叹道:“不愧是以花聚灵,仅闻其香就能分辨出花种来,更厉害的是还能分辨出是那一种颜色!这就了得了。”

    “还是哥厉害,我都没察觉到的花香,哥竟然能嗅到,而且还是暗属性的紫色三色堇!”冷染是发自内心的称赞冷叶,因为暗属性的紫色三色堇正如花语所述‘沉默不语’,所以即便是嗅觉灵敏的人也很难嗅出,同样,她在不刻意的情况下也难以察觉,可冷叶却闻到了,她真的很心惊!

    “切,有你这么个妹妹,多年下来,我闻过的花香没有几千也是过百了,鼻子对花粉自然过敏的很。”冷叶撇了撇嘴,从妹妹决定凝聚本命花的那时起,每次去天山看他,都会凝出大片的花瓣,给他讲解,在那熏陶下,他对花香的敏感度也提升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即便妹妹也是有所不及。

    不过,即使他对花香在敏感,也仍然存在他察觉不出的奇特花种,冷染的神秘本命花就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种可以让他嗅觉失灵的奇花,他还清楚的记得刚与妹妹碰面就中招了的场景,当真玄乎可怕。

    “原来哥的灵鼻子还是染儿练就的呢。”冷染嬉笑道。

    “那可不。”冷叶耸了耸肩膀。

    “哥,你说母后带的那个人会是谁呢?什么身份?”

    “额。”冷染忽然问了一句,冷叶听后甚是无语,前一秒还谈论花香,下一秒就讨论身份去了,这神转折,也是没谁了,撇了撇嘴,吊儿郎当的说道:“我哪知道,不过有花香,肯定是个女的,说不定会是母后给我物色的伴侣。”

    冷染白了冷叶一眼,这都哪跟哪啊,太扯了,不在理会,而是重新回想最近母后的一切行踪,欲借此顺藤摸瓜,找出隐藏在暗处的神秘女子。

    而有了这件心事,冷染也是无心闲逛,正好冷叶也需要静养,两人便各回住所,相约选拔赛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