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三十一章以身化狼
    “少爷!”随从看到这一幕,大惊失色,急忙跑到男子身边,扶住他那颤颤巍巍的身体,同时看向冷叶,怒喝,“小子,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哦?不就出手教育教育他吗?还能干什么?”冷叶很随意的回应,不屑之意表达的很明显。

    “我们是白家庄的人,你打的更是我们白家庄少主白菡,这件事你若不能给个交代,轩灵镇就等着承受我们庄主的怒火吧!”

    “恩,是得有个交代,说吧你们想怎么补偿我妹妹。”冷叶认同的点了点头,只不过意思却被调转了。

    那名随从听到前半句,还以为对方被他们的身份震住了,怕被迁怒,他不免有些得意,嘴角擒上一抹奸笑,可正当他准备谈条件时,冷叶的下半句却让他笑容瞬间僵住,面色阴沉的盯着冷叶,怒道:“你敢耍我,找死!”

    “呵呵,我没有兴趣耍狗,我是认真的,他用那双狗眼污染了我妹妹,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冷叶收起了玩闹的态度,一本正经的看着白菡,冷眸一眨,凌厉含威,让的刚有些许底气的后者顿时身体再次发抖。

    “呵呵,好大的口气,当我白家庄无人吗?”

    正当冷叶继续威逼时,一道雄浑之音宛如闷雷自空中传了下来,顿时,那名随从长呼一口气,心里压力降低了许多,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暗想总算赶来了,面对冷叶,他也有种无力感。

    而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那躲在随从身后早已惊吓过度的白菡更是欣喜若狂,一扫之前受到的心理创伤,直接站了出来,对空喊道:“茗叔,这个混蛋出手伤我,辱骂我们白家庄,完全不将我们白家庄放在眼里,你一定不能放过他!”

    “聒噪!”冷叶冷眼憋了他一眼,随后猛然甩手,这一次连带随从一起扇飞!

    “小杂碎,你敢!”一声暴喝传出,随后一道人影自空中落下,未曾落地,便伸出一指对着冷叶蓦然点去,顿时,恐怖的灵力充斥整片空间,让的方圆数丈发出阵阵声爆,一道庞大到极致,足有数丈宛如擎天之柱的灵力光束,自半空之中轰然落下!

    “轰!”

    硕大的街道,在这惊人的能量冲击下,开始土崩瓦解,街道寸寸断裂,一声声破碎爆炸声听得众人心中发颤,个个倒吸一口凉气,这般攻击势必要绝杀,无数道目光聚集在冷叶身上,好奇这击过后,他是否还能继续存活。

    “嗷!”

    在无数人的注视下,冷叶仰天长嚎,顿时,云雾翻滚,无数雷云瞬间凝聚,突如其来的空中异变,顿时吸引无数人抬首观望,等待他施展手段。

    不负众望,苍穹之上传出一声狼嚎,轰的一声,雷云被强行震开,一头庞大无比的巨狼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缓缓踏出,引颈长嚎,声震八方,一双兽眼俯视而下,散发着幽幽的凶光,一双后腿微屈,前腿伸出,顺势俯冲而下,速度之快,堪称闪电,眨眼便以临近那跟巨指,在旁人的错愕中,直接张开血口,生生吞下。

    “嗷!”

    然而,这并没有结束,巨狼再次怒吼,身体调转,目光凶狠的盯着半空那道已经呆滞的人影,用力一跃,宛如绝世凶兽,向其镇杀。

    “嘶,没想到,竟然是狼族,据说他是代表轩灵镇参加神塔选拔赛。”

    “唉,本来就是小辈之间的一场很普通的争斗,却不想会发展到这般地步。”

    “呵呵,活该,那白家庄白菡喜欢猎奇,不知祸害了多少姑娘,该教训教训了。”

    “恩,白家庄这次踢到铁板了,狼族,向来高傲与顽固,它们认定的目标,很少半途而废,除非被杀身亡或身受重伤,而光天化日之下,谁敢明目张胆的去杀狼族,那是找死。”

    这场大战,动静实在太大,吸引了无数人观望,当看到狼族出现时,对于这场大战的结局众人心中都是有了答案,只是对于白家庄如何收场还有些许好奇,方才依旧火热的交谈。

    沧月城中心处,灵师的信仰之地,一座百丈之高的宏伟宝塔稳稳矗立着,正是分塔之一,月之神塔。

    此时,在其塔身四周,飘出数到身影,皆是红发!他们静静的看着远处那惊天之战,看着那巨大的狼头与人拼命纠缠撕咬。

    “去还是不去?”短暂的沉默,终于有一人打破了僵局。

    站在最前方的一位男子凝视着,不予回答,现在他也很纠结,按理说他们应该过去执法,毕竟两方交战时扩散的能量破坏了城内建筑,影响了城内治安,但其中一人显露的身份又让他们犹豫不决,那是狼族!要知道帝后可是狼族公主,如果他们拿下此人,岂不等于打了帝后的脸面!这种事万万做不得。

    “算了,身份都已显露,就是借白家庄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怎样,回去吧。”为首一人苦笑的摇了摇头,便身化流光回到塔中,几人听后,也不在理会,尽皆消失。

    “狼族的朋友,先前多有冒犯,我白家庄愿意当众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你看如何?”空中那道人影,当知道对手是狼族的那一刻,心中便苦涩不堪,这种背景他怎敢得罪,只能选择低头。

    “发现我的身份,知道低头了?晚了!今日必见血!”冷叶冷冷的回应,同时一头撞开那苦苦支撑,不断倒退的身影。

    “此番是菡儿冲撞了令妹,老夫可代白家庄给予令妹我们条件允许内的任何赔偿,小友看如何?”老者无奈,再次开口。

    “哈哈,白茗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观战的不妨有熟人认出了老者的身份。

    “呵呵,这老杂毛挺精的,知道这灵叶不会善罢甘休,便从他妹妹身上做文章,寻找突破点。”

    果然,提到妹妹,冷叶不在动手,转头看向冷染,等着她的回答。

    “这位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的玉人想必便是小友的妹妹吧,果真是清新脱俗,娇俏佳人。”看到冷叶的表现,心里窃喜,知道有戏,赶忙将目光转向冷染,上去就是狠狠的一顿夸赞,接着再次表态,“这次我们菡儿理亏,菡儿,还不快给这位小姐赔罪!”

    “啊。”白菡站在一旁,早已傻眼,这戏剧性的转变让他还没有缓过神来,此时听到白茗催促,猛然醒悟,顾不得狼狈与羞耻,赶忙上前,不停的致歉赔罪。

    “呵呵,姑娘,菡儿已经知错,且受到应有的教训,你看我们化干戈为玉帛怎样?当然我门白家庄也愿意奉上无数珍宝任你挑选。”见差不多了白茗再次说道。

    “可以,待的选拔赛结束,我与哥哥会前往白家庄做客,到时候希望你们白家庄可以大气一些。”冷染很平静,眼中没有一丝波澜。

    “狼族朋友前来做客,自当不会吝啬。”冷染这做客的意思,白茗这老滑头自然清楚,无非就是索要珍宝,只不过说的委婉一些罢了,但只要能化解这场争斗,一切都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