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五章黑灵师
    “呵呵,既然小友也曾听说神塔选拔赛,自然就明白如今局势为何这么紧张。”

    “可以理解。”

    “那不知小友对这选拔赛可有想法?”田猛再问。

    “当然有,那可是护国神塔啊!”冷叶向往道,当然这都是装的……如果他想,资源会多的恐怖,只不过他并不想那么做,他更想多历练历练。

    田猛闻言点了点头,随后苦笑,试探一大顿,结果对方看似年轻,却精明的很,让他毫无收获。

    随后,两人又简单交流几句,田猛便匆匆离开,去指导三个儿子,因为时间越来越紧,必须分秒必争!

    “灵叶可在?”

    就在田猛刚走不久,忽然一声暴喝传进田家,声音中夹杂着灵力,让的方圆数里皆可听到,且直呼其名,张狂霸道,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呵呵,来者不善啊。既然这样那就直接点吧”冷叶自语,接而冷笑,挑衅道:“我就在府内,不服来战。”

    门外之人闻言大笑:“哈哈,看来不过鼠辈,竟不敢出来一见,当真窝囊啊。”

    “不出去,是因为你还不配让我挪尊,另外,你不窝囊你进来,不然滚。”冷叶很强势。

    在两人隔府对轰时,田猛已经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他那三个儿子。

    刚见面,田猛就不解问道:“小友这是何意?为何不正面应战,莫非真怕了那徐帆?”

    “田伯,你看我像怯战的人吗?”冷叶反问。

    “额……”田猛语塞,还真看不出,但这被堵门实在让他心里不爽,还是问道:“那小友可有什么打算?”

    “等他进来,扔他出去。”冷叶轻描淡写的说着,很随意。

    田猛听后,脸色微沉,在他看来,冷叶太过自负,虽然他也不得不承认少年确实有些实力,但要想赢徐帆恐怕也是一番恶战,毕竟徐帆也是了得,八级灵徒!连他都要苦战片刻才能击溃,而这人竟说扔出去,哼!狂妄自大!

    “呵呵。”冷叶对此笑而不语,他懒得解释,不过他把目光转向了田豹,这位田家三兄弟之中最小的一位,同时也是最稳重的一人,此时他也在盯着冷叶,眉头紧锁……

    门外,徐帆驻足有一会儿了,现在他很头疼,进退两难,进,怕有埋伏,退,它日成为笑柄。

    最后,他眼神微眯,冷哼道:“我怎知进去之后面对的是你一人还是多人。”

    “哼。我田家还不屑做小人。”田猛立刻回道。

    “好,那便进去会上一会,又如何!”徐帆当机立断,大踏步迈进。

    “看,徐帆进去了,八级灵徒啊,我看那个灵叶多半要完。”

    “那可未必,我看那灵叶很有底气,恐怕有所依仗。”

    “也说不定田猛会暗中出手,到时候徐帆真栽在里面,谁还知道?”

    由于之前几人的交谈都夹杂灵力,导致声音扩散很远,让大多数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加上人们本就密切关注新人灵叶,现在有人堵门,自然是引得众人议论纷纷。

    徐帆走进田家,谨慎的看着周围,虽说有田猛的保证,但他依然不太放心,好在一路下来并没出现伏击。

    “喂,就你这小心翼翼的样子,你确定是来挑战我,而不是来像我求饶?”

    忽然,冷叶从前跳出,速度之快,着实让徐帆紧张起来。

    望了望四周,见并无他人,长呼一口气,阴狠道:“灵叶,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我,当真不怕我宰了你?”

    “呵呵。”冷叶无语,心想,若非你自己张狂,前来找事,我都不会知道有你这等人物,不认识,又何来羞辱一说?

    当下,无奈的摇了摇头,行动起来,还是早点结束战斗吧。

    虚无缥缈诀!

    身体瞬间虚幻,待着残影极速突进,一片叶子横空出世,骤然穿透空气阻碍,避无可避的刺在徐帆胸膛,霎那间,猩红热血如喷泉洒落。

    下一秒,冷叶到来,一腿抽出,灵力之强,形成一圈涟漪,让树木摇曳,巨石翻滚,而作为他的正面承受者,徐帆则是直接被轰飞,值得表扬的是,他进来时没有关门,出去时就免了一次撞击之痛……

    “搞定。”冷叶扭了扭头,转身就走,不过,想都不用想自然被田猛等人迎面拦住了。

    此时的田猛还有些没回过神来,之前为了避嫌站在靠后的位置观看,正暗想两人谁能获胜时,结果已经出来了!前后不过几次呼吸而已……

    再看看眼前少年,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谁能想到他能这么强!现在他明白了人家那句‘等他进来,扔他出去’真的不是自负随便说说,他真有那种实力,只不过扔变成了踢罢了……

    黑灵!绝对黑灵!否则怎么可能碾压徐帆,就算是他也做不到啊!可怕,着实可怕!要知道,他才年仅十余岁……

    “小友,你藏的可是够深啊!”田猛笑道。

    “哪里哪里,有过机遇,侥幸突破成黑灵。”冷叶周旋。

    “黑灵啊!你必通过选拔赛!”

    “哈哈,我也很期待。”

    “看没看到,年仅十几岁的黑灵师,你们几个还差的远呢,这几天借此机会多向黑灵大人请教请教。”田猛转头对着三兄弟说道,三人则是连忙点头应是。

    冷叶闻言哑然失笑,老狐狸玩套路,不过想到这几日田家确实待自己不错,便说道:“田伯,这几日麻烦田家照顾,选拔赛时我自当尽力帮。”

    冷叶把话说的很明白,他相信田猛会懂。

    “哈哈,那便多谢小友了。”田猛笑道,异常痛快,多一位黑灵师的帮衬,他们通过选拔赛的把握自然就高了许多,当下不在打扰,离去潜修。

    院内聊天不过片刻,可外界却炸了锅!

    看着宛如死狗一样趴在地面的徐帆,人们不在淡定。

    “什么情况?他不刚进去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还这么惨……”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会死了吧?”

    “难道那灵叶是黑灵师?”

    “哼!好一个田猛,口口声声称不会出手,结果就是这么不出手的?真当我们徐家好欺负吗?这件事没完!”一位徐家人自认此番定是田猛插手,才能如此之快击溃徐帆,当下,托起徐帆,怒斥田家,称不给一个交代,两家将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