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一百七十九章搬石砸脚
    “四屿天王齐聚,不知所为何事?”

    凌月寒当空而立,战衣猎猎,气势如虹贯霄汉,金发飘舞,金瞳摄威震乾坤,显露无上神采,展现绝世神姿。

    “月寒姨不愧是贵为帝后,威武霸气!”婉儿开口称赞,说出了此时塔域之内,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恩,强的离谱!”冷叶点头同意,这种程度的战斗,若非亲眼所见,很难加以想象,根本就不是现在的他若能比拟的,甚至就连战斗过程与节奏,他都跟看不上,差距之明显,犹如云泥之别,天差地远。

    “为二弟求情而来,望帝后高抬贵手。”东屿天王金手一抬,一股寒气冲天而起,冰寒冻魂,他轻轻一挥,寒芒一闪,一枚冒着森森寒气的天地灵果,便被其推送到凌月寒面前。

    “寒髓融魂果!”凌月寒眉宇一挑,明知故问道:“天王这是何意?”

    “一点薄礼,还请帝后笑纳。”

    “天王是想化干戈为玉帛?”既然对方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凌月寒便也没有必要继续绕圈子,当下顺其意,直接了当的开口问道。

    “二弟性情鲁莽,冲撞了帝后,望帝后海涵。”东屿天王金瞳闪烁,盯看着凌月寒,彬彬有礼,谈吐不凡,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不得不对其称赞有加。

    “身为四天王之首,竟还如此礼让,着实不简单。”冷叶眯眼评价。

    “此人能伸能屈,荣辱不惊,极度危险。”婉儿也心有同感的点头。

    “能忍的人,最为致命!”冷渊传音道:“犹如毒蛇蛰伏,不动则已,动则雷霆万钧,一招制敌!”

    “南屿天王方才传言,三大天王亲临兽域,欲要屠灭我狼族,敢问真假?”凌月寒凤眸一缩,杀意无形化有形,转移话题,喝问道。

    “二弟痛失爱子,情绪难免有些失控,疯话而已,帝后不必当真。”

    “是吗?那既然如此,今日闹剧便就此作罢,天王请回吧。”深深的凝看了东屿天王一眼之后,凌月寒杀意消散,灵力内蕴,挥手收下寒髓融魂果,随后转身离去,不在理会。

    月塔重落塔域,凌月寒傲立塔顶,俯视而望,安排下令道:“月塔塔使护送民众退离塔域!”

    “月塔长老,封界修塔域。”

    “预备塔使,回返塔界闭关潜修。”

    “遵命!”命令下达,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行动起来,各奔其活,秩序井然。

    而至此,月塔与四屿之间的交锋便是彻底宣告结束,完胜无损,神塔扬威。

    不过,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并不值得人们欢呼雀跃,因为接下来,大陆将会迎来一个新的时代,风起云涌,暗流涌动,摩擦与碰撞,随时都会再次上演。

    到的那时,结果如何,没人可以预料、保证……

    “乱世将临……”

    云巅之上,冷渊孤立望天地,帝眸深锁,忧虑感叹,足足片刻,方才回神,再现帝王之威严,晃身离去。

    “婉儿,在这生活还习惯?天生散灵体压制住了吗?叶儿没有欺负你吧?”

    冷叶洞府内,青石碧玉台上,凌月寒牵着婉儿的玉手,散步悠闲,寒嘘问暖,体贴又关切,温柔至极,让人很难想象和相信,这是那个威震天下的帝国女战神……

    “很好啊,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比呆在家族里有意思。”婉儿嫣然一笑,一一回答道:“天生散灵体已经被压制住了,不会再威胁到我的生命。”

    “至于最后一个问题嘛。”婉儿说到这,抬头看着远远走在前面的冷叶,美眸一眨,不怀好意的笑了,嘟嘴道:“月寒姨,你不知道,他天天欺负我,可嚣张了,甚至有一次还打我!”

    “哦,是吗?叶儿这么过分?”凌月寒凤眸含笑,没有揭露,而是顺着她说道:“没想到叶儿还有这样的一面,到是委屈我们婉儿了。”

    “是啊,他可过分了,仗着我打不过他,对我肆无忌惮,着实可恶。”婉儿是铁了心的要捉弄冷叶,白的说成黑的,没的说成有的,有的就添油加醋说成重的,一一列举,告状。

    “唉……”

    “月寒姨为何叹气?”对于凌月寒的回应,婉儿有些不解,当下侧头疑惑的问道。

    “你是天生散灵体,叶儿是天生灵体,这本应该是天生注定的良配,却不曾想你们二人之间,竟如此不合,唉,也罢,有缘无份,强扭的瓜不甜,过些时日,我送你回猫族吧。”

    凌月寒一脸遗憾的感叹,语气颇为可惜、神色也甚是认真,让的婉儿听之、观之,瞬间慌了、急了。

    “不是,月寒姨,我不是那个意思,没有您想象的那么严重。”婉儿一脸紧张,急忙的摆手说道:“我只是想让您敲打敲打他,惩罚一下就好,不需要那么决绝。”

    “唉,婉儿,既然不合适,又何必如此呢?”凌月寒摇头叹息,继续装道:“这般委屈自己,若让你父王知道,我该怎么向他交代?算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此事就这么定了。”

    说完,这次凌月寒没有再给婉儿任何解释的机会,身影一晃,一瞬消失,独留她一人站在原地,左右环顾,寻找呼唤,急切欲哭。

    “行了,别找了,我母后这种境界的人,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省省吧。”不知何时,冷叶出现在近前,劝道。

    “不行,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月寒姨说,而且是必须说!”婉儿抬起玉手,纤纤玉指勾动,欲要灵通传信。

    不过,就在一根金发逐渐浮现飘起之时,冷叶一手将其拉过,打断了灵通联系,旋即无语的说道:“什么事,至于那么着急?”

    “当然至于,急不可耐!”婉儿毫不犹豫的回道,她是真的怕凌月寒将事当真,送她回族,拆开两人,若是那样,还不哭死……

    “快松手!”

    “你先告我什么事,我在松手。”不得不说,有时候,冷叶还真喜欢欺负婉儿,那是一种别样的乐趣,始终不厌。

    “不行!”婉儿当场否定,笑话,若要让冷叶知道前因后果,天晓得自己又会被怎样的调侃、欺负。

    “那就免谈。”冷叶耸肩,给出一个很无奈的表情,气人且欠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