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一百八十章雪藏弑魔域
    假山玉石,竹林清风,俊男靓女,打情骂俏。景美人更美,堪称一幅风景画。

    “你不讲理!”婉儿气急,使劲的向外抽手,但却徒劳无功,白费力气。

    “那你能拿我怎样?”冷叶挑眉,死握着婉儿的玉手不放,强势又霸道,痞气十足。

    “你……哼!”

    “反抗无效,抗议也无效。”

    ……

    就这样,两人相互对峙着,一个瞪眼,一个皮笑,彼此僵持不下,直到那一直隐在暗中,浅笑观察的凌月寒再度出现,方才打破了这种僵局,令二人尴尬收手。

    “叶儿,我才刚走了那么一会儿,你就开始欺负婉儿了?”空间泛起涟漪,凌月寒蹙眉浮现,数落着冷叶。

    “母后。”被抓现行,冷叶略感窘迫,讪讪的挠了挠头之后,手腕一松,干笑着欲要放开婉儿。

    可是,接一来,让他意想不到,懵圈呆愣的事情发生了,那原本百般挣扎,极力想要抽手的婉儿,却是一改常态,玉手微微用力反转,竟成功的反握住了他的手,令其松之不开,情势调转。

    “你什么情况?”冷叶眨眼,彻底的搞不懂婉儿了,要松开的是她,不想松开的还是她,变化之快,让他甚是无语。

    “月寒姨,你错怪小叶子了,他是在劝我去休息,可我还想在多游玩一会,所以才僵持了起来。”婉儿欲哭无泪,睁眼说瞎话,没办法,自己惹出的烦心事,跪着也要去解决,否则若是让凌月寒误会加深,那就真的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说不出的悲催。

    然而,她想法虽好,但解决起来却很头疼,因为一个谎话脱口,需要十个谎话来圆,所以,她注定要心力交瘁。

    “你在说什么呢?怪怪的。”冷叶闻言错愕的眨眼,随后抬起另一只手摸其额头,一脸认真的问道:“你没事吧?怎么那么反常?”

    “叶儿,婉儿,你们两人没事吧?”凌月寒也开口问道,不过,她与冷叶不同,她是报着打趣的态度去询问。

    “孩儿没事,可婉儿貌似……”话还未说完,冷叶手上便是骤然传来一股拉扯的力量,瞬间将其注意力转移,及时的打断了他要继续说下去的话。

    “你先保持沉默,好吗?”婉儿转头看向冷叶,美眸扑菱扑菱的眨着,宛如繁星在闪烁,美丽又迷人,她轻晃着冷叶的手臂,嘟嘴卖萌,撒娇央求着,楚楚可怜,堪称必杀绝技!

    一招便可制敌!

    “好。”柔音入骨,俏脸入目,让的冷叶顿时就酥了、醉了,当下想都没想,便是直接点头同意,任由婉儿说啥是啥……

    “呼……”得到了这个让她安心的答复,婉儿顿时长呼一口气,解决了穿帮的这一大麻烦,那么接下来就都好办了,调整一下状态,转而看向那站在一旁,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二人的凌月寒,巧笑道:“月寒姨,我们两人很好,您不用担心。”

    “哦?是吗?”凌月寒挑眉,揶揄道。

    “恩!”婉儿用力的点了点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见差不多了,凌月寒便也不在戏弄婉儿,点头浅笑,表示满意。

    而此话一出,婉儿顿时感到如释重负,险些喜极而泣,泪流满面。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放心,怕话题重提,因此,短暂的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她便主动的开口,将话题彻底转移,“月寒姨刚才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忽然回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婉儿,其实,不管你与叶儿合与不合,这次,月寒姨都要送你回去。”

    “为什么?”话音刚落,两声疑问便是接连而传,异口同声,婉儿是惊讶慌神,冷叶则是疑惑不解。

    “大陆将乱,特殊体质拥有者与其家族,都将会成为众矢之的,而为了确保叶儿能顺利成长,家族一致决定将他雪藏,暂且销声匿迹,淡出各方视野,与世无争。”

    “那我可以陪小叶子一起!”根本没有任何的思考,婉儿便是直接脱口而出,其认真肯定的语气让凌月寒与冷叶皆是为之一愣,怔怔出神。

    “婉儿……”冷叶轻唤,略有变音,不论婉儿是否冲动,这一刻,他都被感动,且心动。

    如果说以前喜欢婉儿,那是因为二人体质的原因,命中注定,天地撮合,因此生情。那么现在则是,她已真心换他真情……萌动情开,彻底动心。

    “婉儿,你要想好,也许会很多年,与世隔绝。”凌月寒凝看着婉儿,认真严肃的说道。

    “月寒姨,我已经决定了,您不要再劝了。”

    “那也不行,雪藏叶儿之地,是极度混乱、暴力与危险的,并不适合你去生存。”凌月寒仍旧出言拒绝。

    “弑魔域!”冷叶很聪明,仅从只言片语之中便猜出了那雪藏之地,当下面色剧变,十分凝重。

    弑魔域:冷家三大超凡组织之一,被人称之为囚禁之地,罪恶血城,帝国牢狱!

    乃罪与罚的惩戒之地!是暴乱与血腥的专属代名词!

    在那里,几乎没有帝法,人性的黑暗处处可见,极度罪恶,堪称人间地狱,魔之天堂。

    “婉儿,回猫族吧。”这一次,冷叶也开口劝之,没办法,如此凶险罪恶之地,他不能让婉儿踏足,也不敢让婉儿踏足!

    因为,那里囚禁关押的都是穷凶极恶、罪大恶极之徒,让她与这些人打交道,于心何忍?绝对不行!

    “你能去得,我为何就去不得!”婉儿骤然转头看向冷叶,红着眼的哭道:“你不是说好要寸步不离吗?”

    “我……”冷叶语塞,莫名的心痛,深吸一口气,旋即手腕一翻,反牵其手,下一秒,用力一拉,当着凌月寒的面将其拥之入怀,抚摸其秀发,分外怜惜。

    “我不想再次孤单一人,也不想再看到你孤单一人,那种感觉仿佛被世界抛弃,让人绝望、窒息!”婉儿今日情感大爆发,也将压抑了自己长达数年之久的负面情绪,全部吐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