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一百八十二章唤醒沉睡的猛虎
    “想要变得更强,就要付出更高的代价,为了实力,我愿意赌命!”小幽神色平静,说话时没有丝毫波澜,内心强大的让人觉得可怕。

    当然,对于熟悉且降伏了她的冷叶来说,有的只是欣赏和满意!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冷叶笑了,他要的就是这种不怕死的精神,只有如此,才能在那个极度暴乱又复杂的弑魔域中存活、立足!

    “左膀右臂,还差一个。”冷叶眯眼,早在凌月寒说还可以带人之时,他的心中就已想好了最佳人选,一个就是小幽,而另一个则是圣光虎——北元痕!

    而之所以选他,那是因为,他与小幽一样,都是可掌控、可命令的,属于既是朋友又是主仆的一种复杂关系,而这种关系对于一个团队来说,极其重要!

    因为,若只是朋友,那么,他无权指挥行事,甚至还会因为一些琐事,彼此闹僵,反目成仇,这对于一个组织来说,绝对致命!

    因此,仅是朋友不行,还必须要对他服从、敬重!

    而符合这两点要求的人,整个月塔只有两个,那便是小幽和北元痕,他们两人,一个听命于他,一个听命于婉儿,此等关系,堪称完美!

    “虎兄,你在月塔呆了多久?”冷叶寻到圣光虎,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你问这个干什么?”北元痕闻言,肩膀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正常,旋即随手拿起面前的一坛美酒,仰头灌了一口,反问道。

    “想回去吗?”冷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问道。

    这一次,很直接,直奔主题。

    “哗!”四个字很简短,但却深深刺痛了北元痕的心,有家不能回,这其中的心酸苦楚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他的心伤,永恒的疮疤,烙印入骨。

    而冷叶现在要做的,就是刺激他将伪装褪去,激发他的虎性、血性,让其不在隐藏,不在深埋,直视挫折,跌倒在站起,正面面对未来。

    “看样子是想、而且很想。”冷叶看着洒落而出的酒水,点了点头,随后也拿起一壶酒,陪其喝道:“回的去吗?”

    “难,你还太弱,回去也是死。”冷叶自问自答,毫不留情的打击北元痕,伤口撒盐。

    “啪!”酒坛摔落在地,四分五裂,清脆响亮,北元痕一手抓住冷叶的衣领,双目喷火般的愤怒,凶看着冷叶,煞气滔天,灵力外放。他已成功被冷叶激火,随时都会爆发。

    “呵呵,你也就这点能耐了,不光实力弱,就连心灵也脆弱不堪,难怪,只能龟缩在此……”

    “砰!”

    忍无可忍,北元痕愤怒到了极点,一拳打出,直锤冷叶面门,怒吼道:“我在弱,那也比你强!”

    “呵呵。”冷叶讥笑,抬手擦干鼻血,不屑道:“跟我比,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砰!”话未说完,又是一拳,毫无保留,这一次,打的冷叶嘴角溢出丝丝血迹,略显凄惨。

    “力量很大,可惜打的不是陷害自己的敌人。”冷叶讪笑道:“你很懦弱,你不敢面对伤疤,虎中王者,称号可笑。”

    “闭嘴!”北元痕大吼,又是一拳捶打向冷叶,不过,这一次,冷叶躲避且回击了,敏捷的偏头,又闪电般的挥拳,猝不及防之上,直接将其打了出去,快准狠!

    “来,想打,那就陪你玩玩!”冷叶趁势而上,拳拳如大日,势大力沉,重如泰山,一点也不客气、留情。

    当然,也没有必要,因为北元痕是红灵强者,真动起手来,冷叶目前还不是对手,不过即便如此,也够其头疼、发狂。

    “咕嘟。”数个时辰之后,洞府外,两人衣衫褴褛,鼻青眼肿的各自大口灌酒,谁也没有率先开口,气氛十分沉闷、压抑。

    “我一直都想要重返家族,洗涮罪名,但不是现在。”

    男人之间,没有什么是打一仗而不能解决的问题,如果不能,那便在打一仗,直至心中怒火发泄完了,便可敞开心扉的倾诉,而这就是冷叶想要的效果!

    “那要等到多久,你要知道,你变强,你的敌人同时也在变强!”

    “没办法,想要报仇,就必须要先学会忍耐、自保!”

    “你能保证你就一定会超过敌人吗?大家都是圣光虎,凭什么你比他强!”

    冷叶依旧无情的打击,“你躲在神塔,常年不出,缺乏历练、血性丧失,棱角磨平。而你的敌人,他活在无尽兽域,灵兽征战,血伐沙场,虎性充分激发,越发野性凶猛。”

    “如此下去,就算同阶同级,你能赢吗?!”冷叶质问,实话实说,因为,这就是现实。

    “你想说什么?”北元痕反问,冷静下来之后,他知道冷叶突然来找他说这些,绝对不会是一时兴起,一定是另有目的,但具体如何,他不知。

    “给你一个机会,一个变得比敌人更狠,乃至更强的机会!”冷叶眯眼凝看着北元痕,眸光幽深,锐利如刀,仿佛能一眼看透人的思想、灵魂,深邃有神。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敢赌吗?”冷叶目光如钩,紧紧的锁定逼问道。

    “你愿意帮我报仇?为什么?”北元痕也凝看冷叶,虎目深沉如墨,他听出了冷叶话中的一丝意味。

    “一,在那个磨练之地,我也心里没谱,所以我需要帮手!”

    “二,多个朋友多条路,这个朋友不是指那种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浅友,而是指生死与共的死党,这里,你最合适、也最值得!”冷叶看着北元痕,认真的说道,真诚实意,神色坦然。

    “公主也去吗?”

    “去!”

    “多谢。”

    “客气。”冷叶自然知道对方谢他什么,既然婉儿也去,那他完全可以,让她以猫族公主的身份,对其命令,强行逼他跟随。

    但冷叶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真心相邀,晓知已情动之以理!

    因为,唯有如此,方得人心,否则即便跟随前往,也不会尽心尽力,那等同于木偶、行尸走肉,去之亦无用。

    然而,现在就不同了,北元痕的虎性已被初步唤醒,若随之前往,仇恨会让他全力以赴,大杀四方,必是勇猛无双,得力干将!

    “干!”两人相互对视大笑,纷纷拿起一坛酒,碰撞痛饮,彻醉方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