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一百八十三章暗影
    夜幕降临,皎月高挂,繁星点点,璀璨星空,惬意美景。

    苍山古树,青石溪流,数人畅饮,不醉不归。

    “姬皓兄,千羽兄,紫楠姐,古力兄。”冷叶起身,随手拿起一坛美酒,挨个与其碰了一下,旋即仰头痛饮,直至滴酒不剩,方才继续说道:“师兄师姐,叶子走后,轩灵镇,还请各位替我照顾一二。”

    “叶子,你客气了,你的人就是我们的人,交给我们,你尽管放心。”姬皓表态,略有吹捧的意思,这也难怪他如此,谁让冷叶如今的身份不同了呢?

    当日,凌月寒亲传口谕,昭告天下,他与妹妹冷染,将来一个会成为冷家族长,一个会当为狼族狼王,如此一来,让得其身份与地位,直上青云,名声大噪,绝非此前可比。

    因此,凭借两大强族之一,继承人的身份,令的所有人再次面对冷叶之时,都自觉放低身段,客气面对,甚至讨好,这一点,就连姬皓等人也不例外,因为,强者的世界,地位为尊。

    而对此,冷叶也很无奈,身份变了,关系也随之而变,生生的距离感,很现实很悲哀。

    “多谢。”冷叶回笑,既然注定如此,那便由人而去吧,至于彼此交集,他自有把握。

    “小叶子,它日你若称尊,可别忘了紫楠姐哦。”

    在坐之中,除了婉儿与小幽,便当属洛紫楠最知其底细,因此,对于冷叶继承人的宣布,她早有预料,并不震惊,所以,该调侃还是调侃,该眨眼依旧眨眼,两人关系,不曾生疏。

    “紫楠姐,临走前,你总该告诉叶子,你究竟是如何知道我的真名?”冷叶传音问道,这个问题虽已不在重要,但他仍旧好奇,困惑。

    “染儿公主初来沧月城,家妹紫颜曾前去陪同游玩,期间经历,不是隐秘,了解之后,一猜便知。”

    “那怎能说明我与染儿就一定是亲兄妹呢?”

    “不顾被刺杀的风险,万里寻兄长,这种感情,若非血浓于水,未免不真实。”

    “原来如此。”冷叶点了点头,八分迹象,二分猜测。

    又推杯换盏了好一片刻,待的酒坛皆空,众人皆醉之后,这离别之前的最后一聚,便是彻底宣告结束。

    当下一日来临,耀阳高照之时,空间刹那一晃,整装待发的四人,便被瞬间挪移入空,随冷渊暗中前往帝国囚笼——弑魔域!

    “父皇!”望着冷渊的背影,冷叶传音尊道。

    “渊帝!”北元痕行礼恭敬道。

    “渊帝!”下一个,小幽开口,不过,令几人意想不到的是,她竟单膝下跪,右拳紧握,狠砸胸膛,行礼跪拜,可谓恭敬至极!

    而且,称呼之后,她竟没有立刻起身,依旧保持恭敬之姿,长跪不起,给冷叶三人的感觉,就仿佛二人是从属关系,下级在等待上级的命令,绝对服从。

    果然,下一秒,冷渊发话,证实了三人心中的猜想,“幽灵,你让我感到很失望。”

    “幽灵有辱暗影,请渊帝赐死!”小幽低首,声音置空,铿锵有力,落在三人耳中,顿时震惊万分。

    “小幽,你是暗影?”冷叶看着小幽,心中掀起无尽骇浪,万万没想到,她竟有此等身份。

    暗影:帝国第三大超凡组织,乃最神秘、最令人恐惧的暗杀组织,号称暗夜猎手,死神之影。

    因为,暗影之人,皆是杀戮机器,冷血无情,残酷狠辣,种种杀人之手段,更是虐暴血腥,惨无人道,称其为恶魔也不为过,大陆人人提名丧胆!

    当然,暗影组织,拥有钢铁一般的严律,其中一条便是,绝不准弑杀成性,若是违背,自刎谢罪。

    可即便如此,暗影之威名,依旧震慑大陆,无人敢轻言挑衅,哪怕金灵至强者也不例外,忌惮万分,生怕出言不逊,遇刺陨落,防不胜防。

    “身为帝国暗影,你竟向人屈服,其罪当诛!”冷渊声音沉凝,帝威摄人,他蓦然转身,神态威严,冷声道:“你自裁吧。”

    “等一下!”冷叶眼疾手快,刹那出手夺下小幽的匕首,旋即将目光转向冷渊,求情道:“渊帝,暗影训言,要么狠,要么滚,幽灵既然不够狠,那便让她退出暗影便可,罪不至死,望渊帝开恩。”

    “一日为暗影,终身为暗影!”未等冷渊先发话,小幽便一掌推开冷叶,执拗的开口,持刀自刎。

    “哧!”灵叶飞梭,一瞬弹开匕首,阻其行动,随后冷声道:“我已主人的身份命令你不许妄动!”

    “够了!”冷渊发话,不怒自威,金瞳一闪,虚龙成影,君临天下。

    “叶儿,你要保她?”冷渊看向冷叶问道。

    “是!”冷叶虽不明白冷渊唱的是哪出戏,但还是点头回道:“小幽已认我为主,她的生死,我不能不管!”

    “好,身为继承人,你有免她一死的权利。”冷渊点头,旋即看向小幽,淡漠道:“幽灵,从今往后,永不为暗,终生为影,不得背叛,你可愿意?”

    “暗夜之眼,如影随形!”小幽回道,深表决心。

    “叶儿,今日以后,你与她不在是主仆关系,而是人与影的关系,不可分离。”

    “影组吗?专属我的影子!”冷叶明白了冷渊的意思,一个是逼不得已的听从,一个是心甘情愿的跟随,二者之间,有本质的差别!

    “主人!”小幽转向冷叶,恭敬跪拜,成为其影子之后,在面对他,果然不同以往,虽仍旧桀骜不驯,但对于冷叶的态度,却是彻底改变,不在抗拒,绝对服从。

    “你还真是给了我一个惊喜。”冷叶托起小幽,摇头苦笑,难怪她一直杀人不眨眼,冰冷无情,高傲清漠,原来她是暗影的一员,这就一切都说的通了。

    “组织规定,不得对外暴露自己的身份……”小幽解释,不过话未说完,便被冷叶抬手打断了,因为,他只是随口一问,并无责怪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