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一百八十四章血与痛
    浩浩长空,晴空万里,五道长虹宛若流星一般,一瞬划过,快到肉眼难以捕捉,可谓世间极速。

    苍穹之巅,耳边疾风呼啸,好似野兽咆哮,呜呜咽咽,阵阵不绝,此乃极速穿梭导致。

    “婉儿。”冷渊开口,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首次露出一抹笑意,“压制的不错。”

    “都是小叶子的功劳。”四人之中,唯一的一个不太怕冷渊的人便当属婉儿了,内心最无压力,说话时还嘴角带笑,轻松又活泼。

    “恩。”冷渊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旋即抬手一挥,一道金光骤然笼罩向婉儿,灵辉闪闪,好似护体光幕,将其全面保护。

    “这是一缕帝气龙威!可保婉儿在弑móyù中性命无忧。”

    “多谢渊伯伯。”婉儿心中自知,这是对自己的特殊照顾,当下巧笑谢道。

    “圣光虎,虎中王者,希望它日你能闯出一片天。”

    “谢渊帝玉言。”几人之中,最怕冷渊的就是北元痕,因为,相比于另外三人,他算是一个外人,因此,心中难免有些别扭、惧怕。

    况且,冷渊不怒自威,且气场无比强大,其帝气龙威,虽没有主动针对于他,但却仍然在无形之中,压迫的他难以呼吸,敬畏至极。

    “你确实被磨平了棱角,缺少了一份血性。”北元痕的紧张尽收冷渊眼底,当下沉声道:“弑móyù之行,乃生死熬炼,好好把握此次机会,唤醒你的王者虎性!”

    “谢渊帝!”北元痕知道,这是冷渊在有意引导与激励他,希望他能崛起,当下,虎目一凝,抱拳拜谢,气势陡升,流露出几分虎威。

    “叶儿。”三人都已说完,最后轮到了冷叶,冷渊转头,深深的凝看了他一眼,足足三秒,方才再次出言,且只有四个字,极其的冷酷无情。

    “自生自灭!”

    “那我会捅破囚笼,破天而出!”冷叶无所谓的耸肩,对于冷渊说的话,并不感到任何的意外,意料之中。

    “呵呵,小家伙,捅破弑móyù,此等惊世大胆的想法,老夫还是首次听闻,有魄力,敢想敢说。”

    冷叶话音刚落,空中便是蓦然传出一声大笑,来自四面八方,隆隆而来,入耳镇魂,久久不散。

    “好熟悉。”冷叶瞬间瞪大了眼睛,这道声音,似曾听闻,想必此人,他曾有所接触,当下,左右环顾,欲寻来人,认其身份。

    “小家伙,才短短数十日,便将老夫遗忘了吗?”声音再传,一道血影刹那呈现,煞气滔天,戾气冲霄,法则绕体,秩序缠身,抬手一挥间,掌天罚地,威震八方。

    “法老!”冷渊点头示意。

    “渊帝!”法老无面无身,血袍发音,沧桑古幽,令人惊骇。

    “四个小家伙,便交由法老全权处置安排,有劳了。”

    “渊帝慢走!”

    “弑móyù域主,冷家执法长老,权利大如天,法老!”冷叶震惊的望着眼前之人,不,准确的说是一身血袍,怔怔出神,心魂剧颤。

    “呵呵。”法老不置可否的鬼笑,瘆人可怖,“小家伙们,地狱与极乐,全在你等一念之间,去吧!”

    法音一传,法则遍空,顿时天旋地转,几人瞬间挪移进界,血红世界,罪恶之城,杀戮之界。

    “那是神塔!”北元痕双目瞪圆,凝望一方血红高塔,失声惊呼。

    “帝国之中,唯一的一座不归为神塔的神塔,不算为主城的主城,便在此界,弑móyù!”法老之音回荡在四人耳边,“落地,进城,生存,开始!”

    “好浓郁的血腥味。”几人落下,顿时一股极其浓郁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冲鼻入肺,让人恶心难忍,即便是经常嗜血的冷叶,也不例外,俊脸微微发白。

    至于北元痕,则更加不堪,险些呕吐,好在灵力及时运转,化解了血气。

    而婉儿,因为有了一缕帝气龙威护体,使得此地对她并无丝毫影响,有的只是视觉冲击、听觉冲击等。

    “不愧是暗影的一员,竟无丝毫波澜。”冷叶望向小幽,见其娇容依旧冷漠含霜,不受影响,当下不禁出言赞叹。

    “习惯了就好。”小幽平静无波的说道。

    “哗!”说话间,忽然,血茫茫的天空之上,骤然垂落四根囚禁神链,血纹遍布,秩序发光,瞬间封禁大地,任四人使用浑身解数,都难逃被捆绑的结局。

    “嗖嗖嗖!”

    并未结束,城门外,猛然飞射出数道血针,在几人避无可避的情况下,轻松刺入身体之内,顿时,血液顺体流淌而出,鲜血淋漓,浸染一地,为腥红大地再添一份热血。

    “秩序链,封灵针!”冷叶感受了一下,发现灵力全无,顿时了然。

    “看来不是灵师也是一件好事,无需承受皮肉之苦。”冷叶望向婉儿,嘴角擒笑,心有所安。

    “噔噔噔。”血红城门下,一队域使,驭风跨马而来,面无表情,杀气凛然,瞬息临身,二话不说,手中长矛一抖,猛然穿透三人的双肩,将人挑于高空,奋力一甩,丢于门下,至于婉儿,则是神链一扯,较为客气的扔走,并无损伤。

    “真他妈狠!”北元痕抽气忍痛道。

    “噗!”回应他的是一杆血矛,直接洞穿他的左臂,钉于地面,鲜血殷红流淌,血腥又暴力。

    “放血,进城。”其中一个域使清冷开口,无情无温,矛刃一斩,瞬间划破冷叶的四肢,顿时血液四溅,沿地蔓延,宛如条条小蛇、涓涓细流,游走流淌。

    “你,自己割腕。”轮到婉儿,域使扔给其一把bǐshǒu,同时神链褪去,还她自由身,让其可以持刀放血。

    “婉儿也要放血?”冷叶失血过多,脸色略有苍白,嘴唇发干的问道。

    “噗!”毫不客气,长矛穿臂,冷酷无情。

    “靠!”冷叶恼怒大骂。

    “噗!”不服,又是一矛,透其另一手臂,残忍暴力。

    “小叶子!”婉儿心疼惊呼,想要走过去,却被域使拦住,又丢其一把bǐshǒu,沉声道:“自割双腕。”

    “婉儿,听他们的,别多话!”冷叶忍痛喊到,他算是明白了,越是反抗,下场越惨

    “噗噗!”果然,多言多语,又是血与痛的教训,且这次,翻倍!

    四肢皆钉,惨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