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焚叶 > 第一百八十五章罪恶血城
    “嘀嗒、嘀嗒。”

    刀划血滴,莹白如玉的双腕,鲜红的血液逐渐渗出、滴落,融入暗红大地,化为罪恶的源泉,增养血城的恐怖。

    “嗡!”

    随着四人血液的不断洒落,城门下的大地变得越发鲜红,直至某一时刻,好似达到了一个特殊的临界点,腥红的城门轰然颤鸣,隆隆而启。

    “哧!”

    未等几人来得及观望城内之景象,四道血光便是自其内部蓦然传出、笼罩,秩序法则,一触即发,将人瞬间挪移进城,随后,地狱之门轰然关闭,至此,罪恶之旅正式开始!

    尸山血海,腥风血雨,惩戒杀戮,鬼哭狼嚎。

    这便是视觉、听觉、嗅觉带给四人的第一感受,心神冲击,颠覆三观。

    视线范围之内,随处可见杀戮与qiángbào,听力范围之内,也时刻可闻惨叫与痛吼,此乃弑móyù之生活常态,极端纷乱疯狂,罪恶堕落。

    “恩啊”男人的喘息,女人的shēnyín,**不堪。

    “撕拉!”野性的疯狂,血性的爆发,生撕活剥,血腥暴力。

    弑móyù,囚禁之地,罪恶血城,没有帝法的约束,人人都可随心所欲,肆无忌惮,乃强者的天堂,弱者的地狱。

    “砰!”

    愣神惊骇间,一只断臂被抛飞,滚落在冷叶的脚下,血肉模糊,恶心至极,令人观之欲呕。

    “还真是bàoluàn、堕落”北元痕动容,低叹道。

    “如此混乱不堪,帝国真的不管吗?”婉儿脸色煞白,眼前之景让她难以接受,又惊又恐,又羞又气,又伤又哀

    “罪大恶极之人,皆不怕死,逼成行尸走肉,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惩罚!”小幽冷看,一语道破。

    “小哥哥。”谈论间,一个小女孩怯怯的走到冷叶身边,抬头凝望轻唤,露出希冀的神色,恳求道:“筱筱怕,小哥哥可以保护我吗?”

    小女孩泪眼汪汪,小手轻拽着冷叶的衣角,轻轻摇晃,可怜的央求,让人看着心痛。

    冷叶心脏揪紧,异常难受,想说什么但却喉中发干,难以开口,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旋即抬手抚摸着小女孩的小脑袋,同时欲要蹲下将其怀抱。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身旁寒光一闪,一刀封喉,鲜红的热血喷溅,染其一身白衣,血花朵朵,绚烂美丽,但却也瘆人可怖。

    “小幽!”亲眼目睹了小女孩的惨死,冷叶懵了,足足片刻,方才回神,随后转头怒吼,双目血红喷火,“你连小孩都杀,你还是人吗!”

    “我不杀她,她就杀你!”小幽平静的对视冷叶,解释道:“泪中暗藏杀机,袖中隐藏bǐshǒu,只要蹲下与她平齐,一刀便可割喉断命!”

    此话一出,冷叶骤然一愣,旋即猛然回身扯其衣袖,顿时,一柄明光烁亮的bǐshǒu暴露而出,证实了小幽的说法,也敲醒了他自己。

    “弑móyù中除了婉儿,皆是有罪之人,包括你我,收起你的怜悯之心,否则,下一个,也许死的就是你。”小幽冷声警告,虽有些无情无温,但其话中之意,却隐隐约约透出几分关心,可谓甚是反常、难得,或许这就是影子对主的应有之情。

    “受教了,多谢。”冷叶起身,呼气,他是聪明人,一点即透,在这里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他不能因心软而蒙蔽了双眼,教训与经历有过一次,便应谨记!

    要么狠!要么死!

    这便是生存法则,比之暗影训言还要冷血残酷!

    “吆喝,怎么来了四个小娃娃,看这嫩样,也不像是犯了什么大错之人,为何会发配到这呢?”一个杀戮饮血的凶汉,偏头注意到了几人,当下玩味的笑道。

    “啧啧,那两个小妞,一个水灵,一个冷艳,真是尤物啊。”街角处,一个威猛壮汉,玩完了身下的一个颇为丰满的女人之后,将目光移向了婉儿与小幽,色mīmī的上下打量着,肆无忌惮,毫不掩饰,淫邪一笑,米青虫上脑。

    “要杀吗?”看着四周言语轻挑之人,小幽冷眼一扫,寒声请示道。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闻言,冷叶错愕愣神,对于小幽的恭敬,一时间有些不适应,当下眨眼问道。

    “暗影分为暗组与影组,暗主杀伐,影主守护。”归为影子,小幽将自己的身份摆的很正,“身为影子,主人在旁,当以命令行事!”

    “那你现在是真正的对我唯命是从了吗?”

    “是!”

    “这个回答,我很满意!”冷叶嘴角擒笑,收服了桀骜不驯的小幽,彻底的满足了他心中的征服**。

    “要杀吗?”简单的对话之后,小幽再次问道。

    “我自己杀!”如此轻挑,且**裸的色看两女,让的冷叶心中十分不爽,反感至极,当下冷眸一凝,杀戮上演。

    鬼魅般的游走穿梭,死神般的杀戮收割,十步杀一人,一刀一斩首,血液喷涌轻洒,都没有灵力,那便是单方面的屠戮,冷叶的舞台。

    “噗噗”没有放过任何一人,无论是冷眼旁观的,还是出言不逊的,无一幸免,皆被灭杀。

    因为,都有取死之道,留之也是祸害,倒不如干净利落,除之而后快。

    “你适应的很快。”小幽看向冷叶,点头说道。

    “看着脏眼心烦。”冷叶走到婉儿面前,杀气内敛,柔声笑问道:“怕吗?”

    “会吗?”婉儿回笑,同样也是两字,也是反问,但其意思已经充分表达,无需多语。

    “下一步怎么办?”北元痕看向冷叶,适时问道。

    “人生地不熟,原地等待,再来人,留个活口,逼问规则。”冷叶刚才怒火攻心,忘了留活口,不过,无所谓,弑móyù最不缺的就是罪人!

    “shārén虎兄你来,逼问交给小幽。”

    既然是来熬炼,自当人人都要参与,因此,作为几人默认的头领,冷叶一一安排,各取所需,也各取所长。

    至于婉儿,暂且顺其自然,不强求也不逼迫,毕竟她还不是灵师,shārén对她来说,未免太过残忍。

    况且,适应这里的bàoluàn环境与堕落生活,这本身就是一种心性的磨练和意志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