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道巨星 > 第二章 你居然给炖了?
    “哥哥,我饿了。”

    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打断了唐景的冥想。

    床沿上,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她梳着平刘海,皮肤白得像牛奶,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乌黑发亮,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漂亮得仿佛一个洋娃娃。

    只是,她穿了件皱皱巴巴还起了毛球的短袖,以及一条都有些掉色了的粉色小裙,看上去有点土。

    小女孩叫苏小瑾,今年七岁。她不是唐景的亲妹妹,而是唐景在孤儿院认识的。

    不知为何,苏小瑾从会走路起,就喜欢一直跟在唐景的屁股后头——尽管大多数时候性情冷漠的唐景都对她爱答不理。

    一跟就是六年。

    唐景冷漠,但并非冷血。

    苏小瑾可能是全世界唯一一个不认为他是魔头的人。

    如果说他的世界是黑白和冰冷的,那么苏小瑾就是他最后的色彩和温暖。

    所以他接纳了这个小女孩。

    后来孤儿院解散,苏小瑾被送到了附近一户人家那里,但是那户人家对苏小瑾很不好,动不动就打骂。

    唐景知道后,就把苏小瑾偷偷接出来,带到了天海市。

    “我还可以吃晚饭吗?”小女孩轻晃着两条小细腿,一脸期待地看着唐景。

    唐景看向了屋子角落的电磁炉,炉上有一口锅,那里应该有中午吃剩下的蛋炒饭,说好是作为晚饭给小瑾吃的。

    苏小瑾却咯咯地笑了起来。

    “傍晚的时候你不是让我吃了吗?大笨蛋。”她伸出小手拍了拍肚子,又说道,“可是现在又饿了。那……我还能再吃晚饭吗?”

    唐景被武道队开除后,学校也停了他每月900的训练津贴,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收入了。

    虽然他已经在某个武馆找了份陪练,也就是俗称“挨打”的工作,一个月有两千,但是并不是日结,要等月底才能拿到钱。

    为了省钱,每天的中饭要分成两份,一份中午吃,一份晚上吃。

    苏小瑾知道晚上的那份已经被自己提早吃了,所以就问还能不能吃晚饭。

    这样的要求,唐景无法拒绝。

    他摸了摸口袋里仅剩下的最后十块钱,对她说道,“等着,哥哥去买泡面。”

    “那买一包就好了,小瑾和哥哥一人一半。”苏小瑾开心地说道,“不要火腿肠,小瑾……现在都不爱吃了。”

    唐景苦笑着摸了摸苏小瑾的头,这小妮子明明是最爱吃火腿肠的。

    出了屋子,反锁上门,路过狭小的客厅时,唐景突然听到小阳台那里有一阵异常的响动。

    过去一看,竟然是一只斑鸠。

    很大的一只斑鸠,应该是不小心从半开的窗户飞进来的。

    说起来已经好久没吃肉了。

    唐景身形骤然一闪,飞速窜入阳台,随后伸手迅捷地一抓,就轻松地抓住了这只已经扑腾地筋疲力尽的斑鸠。

    来到公用的厨房,他迅速拧断了斑鸠的脖子,然后放血、去毛、清洗……

    回屋,他对苏小瑾说道,“哥哥给你做斑鸠汤。”

    苏小瑾欢快地跳了起来,然后问道,“斑鸠是啥?”

    “吃的,跟鸡一样。”

    “那它吃谷子吗?”

    “嗯。”

    “也是咯咯咯叫的吗?”

    “嗯。”

    “它打得过蜈蚣吗?”

    “嗯。”

    “那它跟鸭子是好朋友吗?”

    “闭嘴。”

    唐景把洗好的斑鸠在锅里,再加了些清水,滴了点酱油,盖上锅盖就开始闷煮。

    水慢慢沸腾了。

    肉香在狭窄的房间里飘散起来,小家伙蹲在炉子旁一动不动得看着锅子,深怕煮坏了。

    这时,敲门声响了。

    唐景开门,发现是房东的女儿赵颖。

    赵颖和唐景差不多大,但是还没脱离青春叛逆期。

    她穿着一条热裤,很短,修长笔直的美腿很惹眼。上身是一件画着骷髅的T恤,被圆润而挺拔的某处撑得有些紧。

    她身材火辣,皮肤很好,明眸皓齿,大小也算的上美女一个——如果不是顶着一头金黄的爆炸头,并且刘海处有一撮头发挑染了绿色的话。

    “你看到我的珍珠鸠了吗?”她提着一个空鸟笼,开门见山的问道。

    唐景回头看了眼电磁炉上正在咕咕冒气的锅,陷入了沉思。

    赵颖的鼻子微微动了两下,似乎闻到了什么,然后推开唐景走到了电磁炉边。

    揭开锅盖,香气扑鼻。

    赵颖咽了下口水,但是没忘记自己是来查实罪证的。

    她张开洁白的五指比划了下,觉得炖的应该就是鸟类。

    而不是家禽。

    证据确凿。

    锅里是一只鸟,锅外是一只禽兽!

    这只禽兽!

    “唐景!你把老娘的珍珠鸠给炖了?啊啊!炖了,你居然给炖了!”

    她指着唐景,暴跳如雷,声音尖锐地直刺人的耳膜。

    这是个身材和脾气同样火爆的女人。

    苏小瑾被吓到了,哭着跑到了唐景身后。

    唐景搂住苏小瑾,对赵颖说道,“多少钱,我赔你。”

    赵颖指着唐景噼里啪啦地说道,“赔?你赔得起吗?这只鸟我花1000块买来的,养了它这么久,没想到第一次带这里来就被你炖了!鸟钱先不提,这精神损失你赔得起吗?这么可爱的小动物,你居然说炖就炖了,你怎么这么冷血啊?”

    唐景无意争吵,想了想,认真地提出了解决方案。

    “这锅鸟归你,另外我再赔你1000。不过,1000块我要到月底才能给你。”

    “鸟归我?鸟都被你炖了!”赵颖气到发抖,恨不得马上掐死这个混蛋,“你意思是让我吃了它?这特么算吃你的鸟还是吃我的鸟?”

    苏小瑾哭着说道,“小瑾不吃了,都给大姐姐,大姐姐别生气了。”

    唐景抱起苏小瑾,语气微冷地对赵颖说道,“要是不够,你回去想好了再来,不要吓到小孩。”

    赵颖看了眼哭得稀里哗啦的苏小瑾,叹了口气,说话声终于小了点。

    “来,到外面说。”她指了指门外。

    唐景安抚了下小瑾,让她在里面待会,然后走到门外。

    赵颖说道,“这样,钱我可以不要,只要你帮我个忙,这事儿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什么忙?”

    “帮我去揍一个人,你不是号称武道队的吗?这不难吧?”

    “我已经退出武道队了。”

    “退出了没事,你武功总没被废吧?”

    唐景想了想,说道,“可以。不过,价钱加两百,现付。”

    赵颖杏眼一瞪,“我去,坐地起价啊你?”

    “你考虑下。”

    两百,意味着接下去几天他和苏小瑾的伙食费有着落了,这很重要。

    至于打谁,不重要。

    因为他本来就是“魔头”。

    赵颖无语地摇了摇头,“行吧,就当姐们儿给小妮子买零食了。”

    说着,她掏出两百块钱,却不给唐景,而是走进屋子塞到了苏小瑾手里。

    “小美女,记住啊,姐姐不是坏人,你哥哥是坏蛋,是他煮了姐姐的鸟姐姐才骂他的。”

    苏小瑾却把钱还给赵颖,然后摇摇头认真地说道,“哥哥不是坏人。”

    赵颖讨了个没趣,啪地一声把钱拍桌子上,说道,“今晚十点,东相大学西门外见。”

    然后气鼓鼓地出了门。

    唐景苏小瑾擦了擦眼泪,对她说道,“没事了,不哭。”

    苏小瑾果然不哭了,因为她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冒着热气的锅子上。

    咽了咽口水,一脸认真地问道,“哥哥,那咱……还吃吗?”

    “吃。”唐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