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349 就压你一头
    春燕大声宣布,她的话让现场许多人大声怪叫呼喊,知道他们一直在等的重头戏终于是来了。

    “终于到了,拿下这个东西我们立刻离开天山城。”楚天歌对晓月说。

    他知道他们在这里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不论是天雪圣莲还是辉月魂丹,还是这意外之喜的圣灵石,都让他没有继续待在天山城的理由。

    “听从圣主安排。”晓月是对他的话不做异议。对她来说圣主的话就是天神的真言,她是必须无条件服从的。

    “嗯。”楚天歌很满意她的态度,知道这样会让他剩下很多麻烦事。

    “现在拍卖开始,低价一万,上不封顶!”

    春燕也是在下方大喊出开始辉月魂丹的拍卖。

    楚天歌有点遗憾辉月魂丹只有一颗,却现在顾及不了那么多,全力把这枚丹药拿到手是最重要的。

    “五万!”

    “十万!”

    “二十万!”

    “五十万!”

    辉月魂丹的价格在一路飙升,眨眼就突破了一百万大关。

    但是这里参与拍卖的人不像刚才的楚天歌那么豪气,一开口就是一百万的加,所以现在都是五万十万的增幅,希望尽量的低价拿下这枚辉月魂丹。

    只是这样的想法从根本上就是无意义和愚蠢的,因为到目前为止七楼的包房就还没有开过价,事实上七楼的包房除了楚天歌开价买下两样东西以外,其他人都是积攒着财力就是为了争夺这个传闻可以激活神级天赋的辉月魂丹!

    “三百万!”

    开口的是一个老者,也是七楼七间包房里除楚天歌这间以外第一个开价的。

    楚天歌看过去看见对方包房围栏上的标记是神猎门,说明今天神猎门的人也过来了。

    “五百。”

    不过这名老者话音还没落,标记为天阴教的包房就出声了一名女子声音以五百万的价格参与了辉月魂丹的抢夺。

    现在七楼包房里纷纷开价开口,正式宣布了对辉月魂丹的龙争虎斗。

    这下刚才的喊价和这两位的喊叫比较真的是毛毛雨了,给人感觉不过是提前的热场而已。

    “八百,大家都给我一个面子好不好?”

    这时围栏上走出了一名红发披肩,面容粗狂俊朗,看上去狂野不羁的男人。他旁边跟着一紫衣男童,看上去有些怪异。

    但是仔细看他身后不远一白衣蒙纱女子,可以看出不正是刚才离开不见的白莲仙子。

    现在这个男人的身份也立即昭然若揭,正是魔刀宗的首席大弟子,那个名为天狂的男人。

    “咦?”

    楚天歌却是看到他身边的紫衣男童面容惊讶了一下,怪异的咦了一声。

    “圣主?怎么?”晓月察觉到他神态上的诧异。

    楚天歌是喃喃解释:“兵器化灵?”

    他作为炼器师是一眼看穿他身边的那个紫衣男童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小男孩,而是一样化灵了的兵器。

    实际他在真正掌握神炼术以后才天下之器都不过能分为凡、法、圣、灵、神、极。

    他们现在通俗讲到的灵器才不过是法器,而不是真正的灵器。

    真正的灵器是器具化灵,成鸟兽、成众人。

    而到了神,才是成仙灵、成众神。

    可以说真正的神器已经是一方天神,不用使用者出力,它们自己已经具有天神一般的力量。

    也所以他的炼天圣焰鼎还有金宝都才不过是圣器而已。因为它们都还没有办法化灵,从一件死物成为一个真正的活的生命存在。

    可是这个天狂身边的紫衣男童,他是一眼看穿了他的真实身份是一把紫色大刀,上面有天魔笑天纹路,不出意外的话正是魔刀宗有名的魔兵——天魔噬魂。

    这个天魔噬魂竟然是一样真正的灵兵。

    在天狂开口时候,他是把目光投向了圣女教包房这边,准确说是看向了正在包房中被晓月服侍的楚天歌,他也不掩饰表露出对晓月的贪婪目光。

    楚天歌明白这是他对他的挑衅,他也慵懒的根本不在乎他刚才开口的请大家给他一个面子云云,直接开口:“一千万。”

    都不去问晓月是不是有一千万,反正就是表明一个态度……

    老子就是不给你面子!

    他的开价果真让天狂脸色一阵难看,没料到这个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的,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个劳什子圣王居然还敢和他对着干。

    南部地区说是四大势力——圣女教、神猎门、百兽门、魔刀宗,但是实际上除开圣女教有些与世无争,其余三大势力哪个不是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

    所以天狂同样也是这样认为,他一直认为圣女教根本就不配称为四大势力之一,甚至百兽门、神猎门都不配,只有他们魔刀宗才是南部地区唯我独尊的天下第一存在!

    “一千一百万!”

    魔刀宗的发展模式不同于其他势力,所以他这一次出来带足了钱财,对这个辉月魂丹也是势在必得,底气十足的吼出一千一百万的报价。

    更是在气势上向这里全部宣布——这样物品,舍他其谁!

    “嗯……一千一百万零一万。”楚天歌语气故意表现出一份思考的,淡定的悠然说出他新的出价,让这里所有人都听到。他开出的价格不高,就是比你天狂多出一万而已!

    天狂咬牙切齿明白他就是在针对他。也是深呼吸一口气恢复了平静,和善抱拳对楚天歌这边所在包房方向笑说:“这位是圣女教的那个圣王了吧?您如果囊中羞涩就还是不要勉强了,以免伤了大家和气。”

    话语表面劝慰,实际就是讥讽,讥讽他开不起价格还故意要恶心他。

    “那这位疯子兄想要怎么玩?”

    楚天歌嘴巴上的功夫也一点不怕他的,直接把他的天狂理解为疯狂再简化成疯子,一句话功夫就把高高在上的魔刀宗首席大弟子简化成了一个精神病人。完全是怜悯他身为重症病人的,体贴体恤他的病情,不想他更严重了由自己让一步陪他玩玩。

    天狂目光一凶强忍了下去,他表面粗狂但绝对不是粗鄙简陋之人,否则他也不可能成为魔刀宗的首席大弟子还拥有了天魔噬魂这样灵兵,继续保持和善的和他商量:“要不我们定下一个最低报价不能低于一百万的价格如何?否则都是一万一万的加,不知道要争到什么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