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340 他是圣主?!
    “要门票的,我们这种……哪里弄得到。”楚天歌大拇指点点那些黄牛,提醒她这是为什么。

    古清影还不知道想要进这拍卖行必须拥有拍卖行发放的入场卷,而这个入场卷基本是南部地区的人员才可能有,还是花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的。

    “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这时一拨白衣打扮的男女簇拥着一位玉面蒙纱的少女走过来,这位少女是隔着面纱隐约透过薄纱看见她微笑对他说。

    楚天歌回头一看,看见这不是刚刚别过的白莲圣女,也即是那什么白莲仙子。顿时明白对方果然盯上他了,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理由。

    “好巧。”完全是敷衍的回答她,根本不想和她有太多接触。

    “你居然都不告诉我!你竟然和白莲仙子认识!”古清影却是激动了,对她来说,看见美女是仅次让她打架的可以让她超级兴奋的事情。直接拽住楚天歌胳膊摇晃说,激动得不能自已。

    楚天歌悄悄把她拽住他胳膊的手拿开,如果有可能,现在真的很不想认识她,很想装作不认识这个疯妞。

    “仙子!你怎么能一个人来到这种地方,太危险了。”不过不等白莲仙子答话,一群打扮华贵的男青年赶了过来,完全就差在他们脑门上贴上“我们是护花侍者”几个大字的,看见白莲仙子和他这边搭话,立即对他这边投来了警惕的目光。

    楚天歌看见这些自命不凡的男青年出现,立即明白他的预感没有错,预感他如果和这个白莲仙子搭上线一定会给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没有其他事,我们先走了。”楚天歌知道他们这种追求者最不可理喻,为了不给自己惹上一声腥,他还是避嫌比较好。

    和白莲仙子打了一个招呼,根本不管她是不是什么南部地区第一美女的打算抽身就走,他还要考虑着怎么弄一张拍卖会的入场卷,进拍卖会帮药王得到那个天山圣莲呢。这关乎他的奖励,也关乎他能不能长期得到一个疗伤的大药。

    只是他想走,白莲仙子却不打算让他这么轻易离开的样子,笑着对他说:“当日一别,先生都不记得奴家了。”

    她这句话使楚天歌一下子停下了脚步,也让她的那些追求者对他这边投来恶狼般的绿光。

    她的这句话不禁说明了她和这个男人认识,而且她说这话时候还有点幽怨,似乎在抱怨对方不记得她,说明了白莲仙子心中十分在意这个男人!

    “你是谁?”楚天歌却是十分在意她的身份了,因为他不懂她说的当日是哪一日,还有她说和他有过一别,这一别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她和他到底是友还是敌?

    白莲仙子含笑不答。

    可是他这话落在旁人耳朵里就成为他故意假装不认识对方了,想要撇清这个关系一样。

    落在白莲仙子的那些追求者耳朵里,更加成为了他欲擒故纵的技巧,为的就是引起白莲仙子上钩,还好白莲仙子不上当的不答他的话。

    “我还要问你是谁呢!”

    那几名男青年里走出了一个,姿态嚣张的完全是鼻孔对人的对向楚天歌质问他。在他眼里,楚天歌就是一个50多级的灵守境修炼者,完全不像白莲仙子的识破了楚天歌真实实力,知道楚天歌真实境界是在71级,已经达到了狂乱境!

    楚天歌听到对方这样问,就知道麻烦找上门了,果真是祸躲不过。他已经努力避让,还是让这身腥惹上了他。

    不过对方摆明要对他挑刺,他也不是软柿子,反问对他说:“你家长辈没有告诉你,在问人之前,先要说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的?”

    话语带讽,根本没打算给这人面子。

    对于楚天歌来说,人家敬他,他也回敬。如果人家不给他面子,他也让对方知道什么叫做自己的脸被打得啪啪响。

    “你!我!”

    这个人还是心性差了一些,被楚天歌这么一句话就刺激的有点乱了阵脚。

    但他马上想起来他是一个什么出身,认为楚天歌不过就是这里的一个平民,属于最没有势力的散修,马上骄傲起来对他说:“我是这天山城雪蟒帮的帮主雪依山,你呢,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雪依山叫嚣的对他说,不认为他能够有什么身份能够比他还厉害。

    “我?”楚天歌要说出口,还必须承认他实力不差,但是他的身份势力都是在东部地区,在这里还真不方便说出来。但要说自己是一介散修什么,又似乎在这个人面前落了下风,保证会让这人嚣张到直接上天了。

    也是刚在思考用什么身份压死这人时候,突然一个惊喜的声音出现,对他这边喊着:“圣主!”

    使楚天歌看过去,看见一众白衣的苗女打扮的女孩快步朝这边跑过来,派头的是一大一小两个美女,不正是晓月和琉璃。

    “圣主?”

    “她们刚才刚刚喊的是圣主?!”

    楚天歌这边还没做出什么回应,刚才还鄙夷楚天歌的那些白莲仙子的追求者,特别是那个什么雪蟒帮帮主的雪依山都怀疑他们是听错了,怎么听到这些圣女教的人在喊圣主。还有那个跑在最前的小丫头怎么看怎么像圣女教的那个小圣女——琉璃!

    “圣主!(大坏蛋,哎呀!)”

    晓月带着圣女教的众女到楚天歌面前跪下。

    琉璃本来还想喊他大坏蛋的,被晓月赶紧压趴下,同样乖乖匍匐在他面前。

    突然这么一众白衣苗女跪伏在一名男人面前的一幕顷刻吸引了众多路人的注意,纷纷把目光投向这一边,都是怀疑他们是不是看错了,也怀疑他们听错了,因为他们都是听到了这些白衣苗女在喊这个男人为……

    圣主?!

    “咦?你们怎么都在这?”楚天歌是赶紧扶起了晓月还有琉璃,看着琉璃是立即开心的挂到了他身上像个树袋熊一样。他是问想晓月,同样惊讶她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天山城。

    “圣主还不知道?因为这里要举办的拍卖会啊。”晓月是回答他。

    楚天歌是立刻听出一个关键来了,马上有点激动的问她:“晓月,你们难道有拍卖行的入场卷?”发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是啊,月奴这里正好有,圣主是忘了拿吗?”晓月知道他可能没有,所以马上顾及他面子的说明他只是忘了。

    但她自称的称呼却是让旁边本来看呆了的众人更是要惊得齐齐喷出一口血,他们都是听到她在这个男人面前自称月奴?!

    没有认错她的话,她应该就是圣女教的前任圣女,也即是圣女教的前任教主——晓月圣女吧?!

    堂堂晓月圣女对一个男人只敢谦称月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