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334 最后一个修真者
    “是又怎么样。”楚天歌平静的反问她,反问朱莹莹。他承认他已经动手了。

    “你忘记你怎么答应诗姨的了?!”朱莹莹对他咆哮,怨他要违反他当年许下的诺言吗。

    “诗姨?”楚天歌却是一个惨笑,反问她:“你说的诗姨现在在哪里?这些年她又是在哪里?”

    言语间已经透露出他已经不想再遵守那个约定了,一个让他成了楚家十几年废物少爷的约定。

    “可是她是你妈!”

    朱莹莹怒其不争再次对他吼到。

    知道楚天歌这些年一直心中有恨。

    恨当年他母亲被人掳走,整个楚家却无力反抗。

    恨他因为遵守和他母亲绝对不学杀人之法的约定,成为楚家的废物却被排挤。

    她明白他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堂堂楚家的天才少爷,真正的修行天才,结果因为和他母亲的一个约定,在楚家这个杀手家族却不能学习任何用来杀人的技艺,要白白浪费他的天赋,反倒成为了一个可笑的经商天才。

    她可以肯定如果他能够学习楚家的技艺,他会立刻成为楚家最强的一个杀手,天底下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过他的猎杀。

    不过她也看出他已经变了,因为楚家覆灭的事情,还有母亲失踪多年生死未卜的事情,让他已经卸下了身上的枷锁,不用再去顾忌那些繁文缛节,不用再去在意什么约定承诺了,现在可以说已经没有人可以约束住他。

    “不学杀人之法就要被人杀,就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杀,我为什么不学?为什么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至亲至爱之人死在我眼前。”楚天歌语调低沉的呢喃,柔情望着眼前熟睡的黄小诗。

    他现在已经越来越明白力量对他的重要性。

    如果敌人都已经伤害到他的至亲至爱之人了,他为什么还要约束自己的力量,让自己不敢去杀!就因为对方是一个所谓的普通人?

    “诗姨,如果知道你变成这个样子了一定会很伤心的。”朱莹莹难过的对他说,难过他这一切都是被逼的。周围的环境逼迫他出现了这样的改变,使他这个曾经的杀手找回了自己的灵魂,已经不用再把自己的屠刀必须封锁在刀鞘里。

    “伤心?”楚天歌回想起那个柔美的,喜欢恶作剧他,还喊他小帅哥的女人。知道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知道她甚至不属于这个星球——即使当时的他一直认为是那些人在骗他哄他,坚定的望着黄小诗,对朱莹莹回答说:“如果让我找到抓走她的人,我发誓,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他的刀已经出鞘,作为凶器就不用害怕饮血,甚至渴望着鲜血。

    “你难道是想!”朱莹莹明白了楚天歌的打算,知道他无论是为楚家的事还是他母亲的事,都肯定会要去中域一趟。

    楚天歌没有回答她。

    他是已经知道因为地球上的资源贫瘠匮乏,在这个地球上已经没有真正的修真者,曾经在这个世界修炼成仙成神的人都已经离开这个世界,让他们的故事都成为流传在这个世界的神话传说。

    但是他不同。

    他是经历了千年之后最后一个重新可以在这个世界修仙成神的修真者,这也是舞天至尊都没有想到的一个秘密。

    他可以在现实掌握流风决,不是因为他单纯的把梦境宝盒把流风决的功法转移到了现实,而是因为他身上的血液来自他母亲,来自他母亲的血脉。

    在这个世界里,已经没有人可以再修真了,因为他们的血脉已经稀薄,在一代代的繁衍中为了适应这个贫瘠的世界让那个足以支撑他们修真的血脉灵力浓度降低到几乎没有。

    也所以有人出现了透视眼,出现了意念控物,相反被人们认为是异能,是超脱科学的能力。却不知道这些力量都不过是隔代出现的返祖现象,是这些人的血脉浓度稍微高于常人,使他们可以本能的使用稀薄的元力做出一些杂耍的事。

    可他因为他母亲的身份,使他从出生开始就可以修行修真,也所以对楚家的那些习武功夫本能的感到没兴趣,潜意识认为这种功夫修习起来也是浪费时间。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莹姐,希望你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不要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出去。”楚天歌是横抱起黄小诗,打算把她带回去休息。

    朱莹莹是目光复杂看着他,她因为和诗姨很熟,所以知道楚天歌从小和常人的与众不同。

    只是她知道过去有诗姨帮忙压住他,也帮忙掩饰着他,所以他一直像一个普通的小男孩成长的。

    可是现在诗姨不在了,又因为他的不断负面遭遇,使他终于决定动用这股一直隐藏起来的力量。

    在她看到他可以释放出那种类似炼器元火的火焰时候,她就明白她和他们已经不是一类人了。

    他甚至已经可以说不是一个地球人。

    他一半血脉来自另外一个更大世界,直接导致了他在这里具有的能力简直就和美剧里的超人一般。

    她一样是知道梦境宝盒,一样是知道天灵的物品转移到现实,但是她更是知道不是没有人研究过如果把天灵的功法转移到现实能不能够修炼使用,尝试让自己在现实修真。

    甚至她现在所处的组织就是专门研究这个的,因为他们明白他们正在面临的危机。

    但是任何实验的结果都是失败,没有一种功法是可以在现实修炼的,相反不知道是不是基础都达不到,还让他们的几个成员修炼的爆体身亡,被列为禁止再研究的科目。

    目前能够修炼成功的只有楚天歌一人,她也是唯一一个除楚天歌以外知道他可以修炼成功原因的人,明白他的这种修炼办法是除了他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模仿复制的,也奠定了他和其他人最大不同的地方。

    “这下真的只能拜托你了。”朱莹莹是充满担心的看向楚天歌横抱黄小诗离开的背影,看向被他横抱陷入熟睡的黄小诗。

    她在楚天歌没有回来的时候和黄小诗说了一些事,也知道在诗姨再次出现前,也只有这位和诗姨那么相像的女孩可以阻止楚天歌彻底因为他的憎恨和愤怒做出太过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