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319 玩家与NPC的斗争
    当即气哼哼的走了,知道自己必须再找办法。她可以肯定做这件事情的人就是这个“林歌”!

    胡高歌是看见花非花带着朱雀堂的人走了,他也对楚天歌艳羡竖起大拇指夸赞了一下,看出来这时候不太方便,他也不敢再多看的赶紧转身离开,知道他要和他谈事最好再晚些过来比较好。

    楚天歌目送走两批人,明白这一场风波暂时平息了。也知道要演戏就要演全套,横抱起背后还演戏演上瘾在诱惑他的古清影,在她一声惊叫声中把她横抱着进了屋,用脚勾上房门,给继续监视在这里的人感觉他根本不在意现在已经是白天,继续要开始他的“大战”了。

    ##

    花非花离开后是气得肺都要炸了,驱散开那些朱雀堂的弟子以后她独自走在返回朱雀堂的路上,愤懑的自言自语:“我敢肯定这一切就是他做的!”

    她是不明白一个其他区域的玩家是如何成功混入南部地区,还成为了百兽门门主的闭门弟子,但是她知道玩家要比这个世界的NPC狡猾奸诈得太多,可以把这个世界的NPC骗的团团转,对方会这么做一定有他自己的目的。

    最重要他昨天刚出现,炼器堂就出现了失窃事件,她可以完全肯定绝对是这个人干的。

    只是她苦于没有证据,完全没有办法让这个世界的这些NPC相信,现在唯一相信她的只有一个人,可惜又没有什么太大用处。

    她是返回了朱雀堂,看见朱雀堂里的美艳妇人对她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还是让那小子溜了……”

    知道这件事情必须汇报上去才行,这关系到她们在百兽门的大计。

    ##

    “喔?还有这种情况?”

    楚天歌是抱古清影进屋关门,古清影是立即就羞急的从他身上溜下来,赶紧换好了衣服,对他占了她便宜的事情狠狠瞪了他一眼,认为她这一次为掩护他是真的吃亏吃大了。

    楚天歌却不急着在意她刮他的这一眼,更加在意她在他抱她进来途中说的一件事。

    现在古清影下线在现实世界过了一夜也不是没有好处,那就是她可以下线登陆上游戏论坛,看看论坛里面的帖子情况,也可以调查一些百兽门的情况,知道更多这里的状况。

    她也是从这些帖子里知道了几件很有趣的事情,而其中这些事情里面的几件对他们眼下来说很有用。

    “是啊,我都没有想到。”古清影是穿戴好衣服,有些羞涩的看向黄小诗那边,歉意她在她面前和她男朋友搂搂抱抱。

    黄小诗却是表情似笑非笑的看向她,似乎看出点什么,却又好像没看出来的微笑着,使古清影被她看得浑身不太自在,发现她身为二姐竟然第一次在她这个三妹面前居然感到害羞了。

    楚天歌的注意力是一直在古清影说的事情上,所以都没有注意到两女之间的目光交流,稍微思考了一下向她确认:“百兽门的朱雀堂和白虎堂堂主都是玩家?可是青龙堂和麒麟堂堂主是NPC?炼器堂不确定到底是玩家还是NPC?这个消息确认是真?”

    因为玩家在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就会自动在这里获得一个身份,扮演着自己在这里的新身份。所以一个大门派的门主也是一个玩家的可能是一样有的--即使这个玩家可以是曾经这个门主的子女或者闭门弟子通过晋升获得这个门主身份。

    但他现在最惊讶的事情是朱雀堂的堂主是一名玩家,还是属于一个骨灰级的老玩家,更重要最值得八卦的事情是朱雀堂堂主还会是花非花的亲妈!等于母女两人都在玩天灵,在还在天灵的百兽门这里玩出了很高地位!

    “是的。”古清影回过神,回答了他的提问,也对他说:“你还记得当初来我们东部地区的三人吗?他们过去就是白虎堂的人。论关系,那一次领头的人还是白虎堂堂主的亲侄子。因为这种裙带关系让百兽门里许多玩家很不满,还受到过双方的打压,所以这种事情一下子曝光在了论坛上了,成为这里有名的八卦新闻。”

    “原来是这样,难怪了。”楚天歌恍然大悟,恍然大悟朱雀堂和白虎堂为什么会那么亲近了。

    也明白了一点,问:“那么青龙堂和麒麟堂会支持我是因为……”

    “我没猜错的话,应该纯粹对白虎堂和朱雀堂不爽,他们要打压的,他们就要支持。你也一直在这种地区NPC和玩家关系向来不太好。”古清影深呼吸几口气从刚才的尴尬状态里平息下来,也耸耸肩膀回答他说。实际她在了解这些情况以后她最想说的一句话那就是“你们贵圈真乱”。发现百兽门这里的人物关系情况真是相当复杂。

    楚天歌明白古清影说的“玩家”和“NPC”分别是指他们这种游戏者还有这里的本土居民。

    毕竟天灵不同于过去接触的数据网络游戏,这里的一切都是活的,这里就是一个真实的小世界。他们这些“玩家”等于是异次元穿越者,说是入侵者都不夸张。

    这种状况在东部地区的大灾难必须共同进退情况下不明显,到了这种比较和平的地区,这种称得上种族摩擦的问题一下子就突显出来,导致了排斥变得十分明显。

    更别说玩家一般自带“数据统计系统”,等于天生就开了一种作弊器,比本土的修行者占据优势太大了,导致了本土修行者,也即是“NPC”的极大嫉妒。

    在这种嫉妒情感的驱使下,也使得本土修行者对“玩家”这种修行者的抗议声和排斥性更大。双方严重时候甚至会出现小规模摩擦打斗。

    “这下真的有意思了。”

    楚天歌忍俊不禁笑了下,想明白花非花为什么敢在百兽门这里有肆无恐了,原来她背后有一个堂主的老妈,恐怕一般只有门主出面才能真正威胁到她。

    更别说白虎门的那个白长老原来也是一个玩家,也就说白虎堂和朱雀堂私下是合作关系的了,早已经拧成了一条绳,直接是共同进退。再加上白长老本来就看他不爽,自然很乐意帮助朱雀堂一起对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