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318 你无耻!
    “无耻。”花非花却是咒骂了一声无耻,没想到他刚来这里一晚上就和女人搞上了,还看得出是一个十分美艳的少女。也不知她骂的是楚天歌,还是刚才出现故意配合楚天歌的黄小诗。

    楚天歌这下是真的怒了,瞪目她,震怒她骂谁无耻,也对她动了杀心。

    花非花却是不知道她已经犯了楚天歌禁忌,还是作死的继续把他视作嫌疑犯的瞪视他。

    “怎么啦!怎么啦!”

    恰逢此刻胡高歌应约出现,因为他昨天晚上和楚天歌约定好今天白天要在这个时候见面的,所以恰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却刚好看到了这里一大群人堵在楚天歌房门口的情况,不解这是怎么了。

    楚天歌是看见他立即像看见了亲人的模样马上委屈起来对他大声喊冤,说:“胡执事你来得正好!昨天这个女人就诬赖我是奸细就算了,今天大清早又猛敲我的门,说我盗窃了炼器堂!这就是百兽门对待一个新入门弟子的态度吗?!她这明显是不想我继续待在百兽门,在故意排挤我!好!我今天就退出百兽门!我如她的愿!”

    楚天歌作势就要宣布退出百兽门,把退出百兽门的事情搬出来,以退为进的控诉对方就是内部排挤,排挤他这个新进的闭门弟子。很干脆的打算收拾东西走人。

    胡执事也很配合的赶紧拉住了他,让他别激动,也知道他现在不仅是新进百兽门的大红人还是他最重要的靠山,他如果走了,他这么一个小执事还能怎么应对白虎堂的白长老那边。

    立即劝慰对他说:“别啊!别激动啊!你是门主的闭门弟子,我相信门主和诸位长老一定会为你平怨的!”赶紧为他说话,表面看上去是在哄他安抚他的,实际就是和他站在一派搬出了百兽门的门主大人,也点出了他是百兽门门主的闭门弟子的事情。

    胡高歌也大概听出来这里是一个什么情况了,板起脸摆出外门招收弟子管事的身份和花非花公事公办的说:“花师姐,林师兄可是昨天刚刚加入我们百兽门就被门主收为闭门弟子的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你这样做……不太好吧。”

    摆出架势敲打敲打对方,完全就是以一名招收新弟子的负责人态度和花非花说话,警告对方不要做的太过分,否则闹到门主那里不太好看,毕竟楚天歌伪装的这个林歌身份怎么说也是门主亲自首肯的闭门弟子身份。

    “他昨天刚来,今天炼器堂就失窃,怎么看他都是嫌疑最大的好不好!而且他还说他昨天在房里睡了一夜,说出去谁信啊!”花非花却根本不怕胡高歌的威胁,也悄然无视了朱雀堂刚刚监视了一夜的弟子呈报上来的关于楚天歌一夜的确没有出屋过的事实,就是坚信楚天歌就是贼手的,坚定一定要把他控告到底。

    “哼!”胡高歌是听见她对楚天歌的控诉不满哼了一声,不过听见她后面说的半句他又是有点尴尬的咳嗽几声,因为对于她说的楚天歌睡了一夜的事情他还真相信。

    经历了昨天晚上意外的撞见,承认他还真有可能“睡”了一夜,因为知晓他屋里有两个新宠的美娇娘,他的确会忙的没功夫出门,也不可能修炼,换作他胡高歌自己他恐怕到了日上三竿还不出门都一点不让人觉得意外。

    就在双方争得剑拔弩张的时候,恰在这时又是一个美女出现直接挂在楚天歌身上对他诱惑的索求说:“再来嘛~~~”

    不过比较刚才那个青春可爱型的,这个就是靓丽冷感型,气质看上有些偏冷,但拥有一种紫罗兰一般的神秘诱惑。

    她也是大胆的穿着一个肚兜就出来了,整个人像一条美女蛇挂在了楚天歌身上。使这里一些男性看得面红耳赤的,感觉血液有点下冲。

    胡高歌看见这个美女正是昨天晚上看见的其中一个,赶紧的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多看,知道她很深得这位新进闭门弟子的深爱。不想因此得罪了这位新贵。

    “你怎么出来了!”楚天歌却意外这时候出现的是古清影,意外她已经上线了,还牺牲这么大-色-相就穿着肚兜出来贴在他身上。

    “我还想要~~”古清影却假装没有听明白他真正提出来的问题,相反是大胆诱惑的朝他耳廓吹了一口冰凉喷香的冷气,说出任何一个男人都懂的话,故意表现出就是还没有满足但又发现男人一直没有回来所以干脆出来找了的大胆求爱模样。让这里的一些男弟子很干脆的夹紧双腿,已经都要有点忍不住。

    “无耻!!”这下花非花是红着脸扭开头彻底看不下去了,她开始还以为他屋里只有一个女人,现在才知道原来有两个!等于说昨天这个男人是在……

    “什么无耻,男欢女爱,你不会还是一个处吧~”古清影是霸气的斜目藐视她,把她从头鄙视到脚,都不在意她自己都是一个处,就是故意表演起来看上去是身经百战的,一下子把她那股痞子气都爆发出来了。

    “哼!”

    这下花非花彻底看不下去了,知道想诬赖楚天歌已经不可能。现在谁都看出这男人昨天晚上是一个什么情况,也明白换作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忙碌”一晚上,的确没有功夫干别的,需要全部精力对付这两个千娇百媚的美娇娘。

    --她是太羞急下都没有注意到这两个女子有些面生,不太像百兽门甚至南部地区的人。

    花非花也知道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计划不可为。

    因为她明白这“林歌”再怎么说也是新进的百兽门闭门弟子,而且她最重要也是最尴尬的状况是她自己也没有确凿证据,所以继续拖下去对她没有任何好处。

    最关键这个“林歌”处处表现他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是这件事情还想继续诬赖到他头上还真不可能。毕竟旁人的眼睛也不是瞎子,想以他现在表现出来的情况还诬赖他眼下发生的炼器堂失窃的事情是他做的基本是不可能。常人来看这件事情谁都有可能做,唯独只有他林歌因为“太忙”没有功夫和精力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