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暴走风神 > 317 闹上门了
    楚天歌说这些也不是哄她,是真的把她当作最强的一张底牌使用。

    只是现在还不是用上她的时候。

    因为黄小诗的最大战斗力量来自于她的战斗傀儡,她拥有战斗傀儡数量越大、等级越高,她能够发挥出来的战斗力也就越大。

    就和一个女皇一样,只有拥有的军队庞大了,她的地位才会水涨船高的,仅仅存在在那里,就是一个巨大的威慑力量。

    因为她今晚也不下线,搂抱住她一夜无话的温馨在天灵的世界里过了一夜,两人好好睡了一觉。

    次日醒来,天色不过蒙蒙亮。

    楚天歌却已经发挥了黄小诗在这里的一个作用,那就是不在场证人,让她证明他在房间没有离开过。

    他自己是利用了风影九重留下一个分身后隐身离开了房间,直接乘着天空没有完全亮摸去了炼器堂那边,确认百兽门的镇山法器到底是什么,到底放置在哪里,好提前做好计划把这个东西从百兽门这里盗走。

    这时外面那些应该是朱雀堂弟子的“眼睛”还没有撤离,不过他们实力还不足以识破他的风影九重隐身,使他们都不知道他们盯梢的目标已经离开了房间。

    楚天歌是最快速度赶到了炼器堂。

    由于经过了昨天的踩点,所以他已经初步了解了炼器堂这里的情况,一方面是尽可能收集他炼器需要的材料,什么值钱就偷什么值钱,什么高级就拿什么高级的。

    另外还去炼器堂堂主炎一叶的房间里溜达了一圈。

    炎一叶虽然是炼器堂的堂主,可惜他才不过一样的60多级,所以看不穿他的风影九重的隐身,使他这么一个大活人在他房间里翻翻捡捡,他都没有苏醒。

    楚天歌也在他房间里确认了炼器堂里没有镇山法器的线索,看样子想要知道镇山法器的情况还是要从百兽门的门主那边下手。

    等到他把这边狠狠搜刮了一阵返回房间,天空才刚刚亮起,也使百兽门直接炸锅了,彻底的炸锅了,楚天歌几乎是在他意料之中的发现百兽门就有人第一时间直接找上了他的门。

    砰砰砰!巨大的敲门声让人怀疑那可怜的门板是不是要被外面的人敲碎了。

    “谁啊!谁啊!”楚天歌故意假装睡眼惺惺的拖着一只拖鞋起床走到门口打开门,衣服都没有扣好,袒露出半边胸膛,可以看见他胸膛上居然也有鳞片的痕迹了。

    不过他刚开门就看到门外已经站了最少几十上百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就要把他一口吞了。

    “林歌!你认不认罪!”

    开口的这人是爆响了他尖锐的女音,是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似乎昨天就听到过,准确说就是在昨天刚刚听到过。

    楚天歌一听再一看,看到这人不是花非花还是谁。

    也是立即装作不知的被人大清早呵斥的恼火吼:“我说花非花你是不是有病,昨天冤枉我是奸细,今天大清早又这样猛敲我的门,你要来干什么!当我好欺负的是不是!”

    看见门口带头的人正是花非花,还看到和她这一次一起过来的都和她穿着差不多的红色百兽门服装,看样子都是朱雀堂的人。

    “你还问我为什么?!”花非花声音尖锐的叫起来,训斥:“你知不知道昨晚炼器堂失窃了?!在昨天之前炼器堂还是好好的,从来没有出过事,结果你昨天刚刚来到这里,炼器堂就发生了这件事情,说!炼器堂失窃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花非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要把一个屎盆子扣在他头上了,决定先把他拿下问罪了再说。

    “炼器堂失窃了?”楚天歌立即做出了一个惊愕茫然的表情,旋即反应过来她说的话是一个什么意思模样当即大怒,对花非花大吼说道:“老子昨天晚上在房里一直睡着,睡到现在才被你们敲门的声音吵醒,你是不是贼喊抓贼,明明是你自己干的,马上无赖到我头上!”

    完全是一副被对方大清早毫无证据就要被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扣在头上的愤怒表情,手指指着对方鼻子指责对方才是罪犯,所以才要赶紧转移视线的想把罪名扣在他头上。

    花非花要伸手把他的手指拍开,完全不信的讥讽反问:“你睡了一晚上?你以为你是普通人嘛?”

    她可也是玩家,对他说的睡了一晚上的事情根本不相信。

    也由于她对楚天歌一直持有怀疑态度,所以她是听闻了炼器堂失窃的事情,第一个就把嫌疑人的身份怀疑到了楚天歌头上,大清早担心他畏罪逃跑了,赶紧带了人来他住的地方抓他。

    可是她自己都没有料到开门看见他会是一副刚刚睡醒的,完全一脸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懵懂模样,这是她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并且看见他就是听到炼器堂失窃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听见的惊讶模样,使她都怀疑她是不是猜错了。

    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犯人绝对就是他,不然不会他刚来炼器堂就出事了,而她最大的证据就是她可以确定他不是南部地区的人,他是一个奸细!

    所以对于他自称睡了一晚上的事情驳斥,认为他完全是胡诌,虽然明白这句话可以理解为他下线睡了一晚上,但他的嫌疑还是最大!

    “亲爱的,怎么啦?好吵?”恰在这时黄小诗是罗衫凌乱、春光外泄的睡眼朦胧揉着眼睛凑过来,直接把香软的身体贴在了他背上,和他撒娇亲热着。也是这时才看到门外原来这么多人,呀的一声立即清醒过来惊叫赶紧又躲回了屋子里。

    她这一出现的一幕是把这里一些人的眼睛看直了,为得是她青春可爱的模样,也为的是她雪白诱人的身材。

    楚天歌也发现他的女人的宝贝身体被外人看到了,当即羞怒大吼:“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眼睛珠子都挖了!”

    令这里一些朱雀堂的弟子想看却不敢再看,明白这里怎么说也是一名闭门弟子的居所,这里住的是一名地位仅次于门主的闭门弟子,这个身份不是他们这些人惹得起的。